安怀(1 / 2)

“听说上头给谢老大派了个童养媳oga下来,真的假的?”

锈迹斑斑的钢铁棚子后方聚着三五个人,他们每个人手里抱着一把步枪,歪歪斜斜没个正经样儿地倚着铁皮蹲着抽烟。

刚问话的那人年纪最小,长了张还算白嫩的脸,瞧着最多也就二十出头,抱着枪满脸天真地问完后,等了半天没等到回答,反而脑壳挨了一巴掌。

“段哥你打我干什么?”年轻人满脸无辜地摸着脑壳道。

被唤作段哥的男人叼着烟训斥道:“打的就是你!谢老大的闲话你也敢讲,你不要命了你,还是oga——你难道忘了谢老大最讨厌的就是oga了?”

年轻人满脸委屈道:“那不是无聊嘛,而且大家都在传,不也没什么事……”

他还没说完,就见段哥嗤笑一声:“那是他们不知道那个oga是谁。”

“谁啊?”年轻人满脸好奇:“我保证不说!”

段哥神神秘秘地冷哼一声,刚要开口,耳边骤然响起警报:

“警告!有一波丧尸群正朝着旧仓库外围过来,目测总共三十只以上,有待增加——所有战斗人员枪械预备!”

“旧仓库!?”年轻人猛地一惊:“那不就是我们这边吗!!?”

段哥叼着烟重重吸了口,旋即往地上一丢,用鞋底重重碾灭:“重大奖了年轻人,三十只,尿不湿垫好了吗?”

年轻人登时脸一红:“我才不会吓尿裤子!”

“不是说你,”段哥咔哒一声给枪换了个满弹匣,下巴一抬:“说你边上那位小白脸呢。”

年轻人这才注意到他边上还站着另外一个人。

被称作小白脸的男人带着一顶灰色的鸭舌帽,头发有些长,帽檐压得很低,只露出了下半张脸,皮肤白嫩,下颔线格外流畅漂亮,薄唇微微抿着,看不出神情。

听见段哥的话,他才微微偏过头,半是疑惑地问了句:“我?”

“对,你。”段哥猛地抄起手里的长枪,将黑压压的枪口对准对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旧仓库根本没你这号人吧?”

男人浅淡地看了一眼枪口,微微挑眉:“你确定这种时候要把子弹浪费在我身上?”

段哥冷冷道:“不浪费在你身上我怎么知道待会我会不会死在你这里。”

男人闻言,非但没躲,反而还轻笑了声。

他声音清冷,笑起来更多像是在出气音,直接把对面的段哥给笑愣了下。

“放心,我对杀人没兴趣,也不想杀你。”他说着,终于端起了手里的步枪,但却是架在了面前用木箱简陋搭起的窗口式枪台上,“如果你不信,大可让你旁边这位小朋友用枪架着我,我要是有什么轻举妄动,直接一枪把我崩了就行了。”

段哥还想说什么时,耳机里的警报声又一次响彻。

从窗口望去,只见丧尸群已经摇摇晃晃地朝着这边走来。

速度不算快,但架不住数量多,粗略一扫绝对不止刚刚播报说的三十只,而且看不见的地方还有新的在朝这儿过来。

“我操,这他妈也太多了吧……”边上有人哆嗦了句:“咱们真的打得完吗……”

年轻人也顾不上刚刚被喊小朋友的事儿了,这是他头一回上一线,没想到就遇到小型丧尸潮,登时脸都白了:“怎、怎么办啊段哥……”

段哥啧了声,终于顾不上管边上那位来历不明的小白脸了,端着墙三两步上了窗口枪台,蹙眉道:“不需要他——你要是敢轻举妄动,我手里的枪比你的眼睛还快。”

他说着摁下扣板,子弹准确无误地朝着最前方的一只丧尸飞去。

然而子弹飞过去的前一秒,丧尸却先一步倒了下去。

“恭喜你,在这物资紧缺的情况下浪费了一颗子弹。不过也不用太负罪,就当那颗子弹是弄死先前那个来历不明的小白脸的吧。”小白脸语气轻佻,但眼睛却眨也不眨地盯着窗外的丧尸,下一秒,一连串剧烈的枪声从他怀里响起。

砰砰砰砰砰!

年轻人下意识在心里数了下,总共五发!

“倒了五只!”边上有人吹了声口哨:“哪位兄弟这么牛逼!”

小白脸活动了下脖子和肩膀,咔咔两声,直接把边上被这操作惊到了的年轻人和段哥吵醒。

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小白脸终于微微偏过脸,略抬起的下巴终于让那张被藏在帽檐下的眼睛暴露在空中。

——那是一双带着漫不经心笑意的桃花眼。

“初次见面,我叫安怀,刚刚牛逼的就是我。”他说着,又抬了抬帽檐,目光促狭地扫过段哥,“现在d区有我这号人了。”

公历2033年,世界陷入前所未有的末日。

不知是哪个地方冒出来一株病毒,以极快的速度感染人类、再让人类陷入死亡,又在极短的时间里变异,死亡的人类仿佛失去操控、被病毒烧坏的电脑,开始出现攻击咬人的现象。

并且每一个被咬到的人类,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感染同化,成为往日里总在电影里出没的丧尸一员。

从开始到现在不过数月,整个世界已经一片狼藉。

而人类也从危机下的抱头鼠窜,发展到了聚集人群,组建基地、亦或小型避难所的地步。

此时安怀所在的便是b市唯一一处的人类避难所。

“介绍够了吗?”安怀半眯着眼将枪口对准远方的一只丧尸:“说完了就帮我把这个弹匣脱了,没子弹了。”

「我这不是怕你忘记世界观设定嘛,给你巩固一下知识。」一道与人工智能别无两样的机械音在安怀大脑里响起,它一边给安怀解开弹匣,一边忍不住道:「我说你又不是不会换弹匣,为什么非要我来?」

“懒得。”安怀说完,又漫不经心地从兜里摸出一个新的弹匣,瞄了一眼里头,发现这是个用剩了的弹匣,三十发的子弹此时就剩五发。

刚刚安怀统共打空了三十发子弹,只落空了五发,解决了几近三分之二的丧尸,其余的人虽然比不上他,但也有命中。

其中命中率最高的应该就是刚刚拿着枪口对着他的段哥。

安怀扫了一眼窗外:“还剩几只丧尸?”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