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一号(1 / 2)

“咯哒!”

石子被踢飞又贴着墙壁落地的声音突然响起,谢远野骤然回过神,下意识转头朝身侧看去,就见安怀正捏着包子倚在墙壁上,眼神满是意味深长。

谢远野不由自主地蹙眉眉头。

刚想说话,边上的人倒是先一步开口道:“安怀?你怎么在这里?”

安怀目光顿了下,终于转移视线朝系统说的“情敌”的人身上看去。

入眼的男人长了张白嫩的娃娃脸,不能说非常好看,但也称得上一句清秀。一双眼睛黑且圆,眼角微微下垂,仰头看人的时候莫名添了几分可怜劲儿。

个子不算高,目测最多也就一米七五,跟谢远野那一米九的身高站一块,直接矮了一个头。

但也正因为如此,才会衬出几分娇小。

这么乍一看,倒还挺登对。

而眼下,大约是因为突然被撞破暧昧现场,男人脸上染着几分红晕,抿着唇看向安怀的眼神带有几分躲闪,不经意间还朝谢远野的身侧靠了靠。

眼看再靠俩人马上就要贴在一起时,安怀突然低笑了声。

这地方没人,只有风,半点动静都格外明显。

对面俩人显然没料到他会突然笑,一时间均是顿住。

最后是谢远野率先开口:“你笑什么?”

“没什么,”安怀单手扶着下巴,目光促狭地在谢远野和情敌一号脸上一一扫过,若有所思道:“就是有点意外,你居然好这口。”

他这话说的格外暧昧,谢远野却仿佛没听懂,依旧冷漠地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就是想单纯过来吃个饭,没想到你们居然在这儿……”安怀停了下,似乎在想该用什么词,旋即才又说:“……谈情说爱?”

情敌一号的脸登时一下爆红了。

他立马支支吾吾地解释:“不是,我和谢哥、谢队,只是在商量事情。”

“是吗?”安怀半眯着眼,意味深长地看向谢远野:“我还以为你们挺闲情逸致的,准备在这尸潮末日里来一场旷世绝恋呢——看来是我误会了。”

谁知谢远野冷笑道:“你以为谁都是你?”

安怀无端被嘲讽了一番,也不恼,反而故意道:“这话确实。所以未婚夫,你要陪我来一场旷世绝恋吗?保证让你体验一把泰坦尼克号级别的生死爱恋。”

谢远野:“……”

他像是终于忍无可忍,憋出一句:“你要不要脸?”

安怀冲他一眨眼:“跟你还要什么脸呢?”

谢远野:“…………”

大概是过去生活环境以及个人性格缘故,谢远野虽然是军人,但嘴皮子却一直都不行。

先前安怀刚被空降到这避难所时,扯着未婚妻的名头疯狂在他身边蹿来蹿去,他因为厌恶便远远避开,索性对方找不到人,倒也做不了什么。

谁成想,如今的安怀不蹿了,却改耍嘴皮子了,并且俨然有比以前更不要脸的架势。

一条舌头活像成了精,光来膈应他。

谢远野没再继续反驳,脸色一沉,转身就要离开。

情敌见状,立时想跟上去,但又骤然想起安怀的身份,以及对方刚刚的那些话,一时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光在原地干着急地前后看。

结果一转头,就见安怀不知道时候往墙壁上轻轻一靠,正慢条斯理地撕了块馒头送进嘴里,他咀嚼很慢,明明只是个粗粮馒头,却生生被他吃出什么高档下午茶的架势。

情敌一号见状,不由得开口:“那个……安怀,这里是alpha和beta的食堂,你作为oga,是不能在这里吃饭。”

安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颇为茫然道:“什么?”

情敌一号却以为他是没听清,于是又拔高声音重复了遍,末了还又添了句:“oga是有单独食堂的,吃饭必须在那里,这是规定……”

话音未落,就听对面的安怀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情敌给他笑的一懵:“你笑什么……”

“小朋友,这年头人类的生死存亡都还是个未知数,保不齐明天你我就全被丧尸咬死在这儿了,还管什么能不能在一起吃饭?”

情敌:“可这是规定……”

“规定还说找对象不能出轨只能一夫一妻呢,不也没几个人能真的做到。”安怀意有所指似得看向谢远野,在对方冷眼看过来前,又问:“你是oga?”

情敌愣了愣,下意识回答:“……我是beta。”

“你觉得你不如alpha么?”安怀顿了顿,又说:“或者换个说法,你觉得你不如你后边这位谢哥哥么?”

无端听见这个称呼,谢远野登时眉头一拧。

而旁边的情敌则俨然没料到安怀居然会问这个,闻言,不由朝谢远野看去。

身旁的男人个高腿长,面容俊美,鼻梁挺拔,明明是很年轻的一张脸,却不知是因为性格、还是长年的军队生涯缘故,染上一层无法掩盖的肃穆与冷然。

强劲的alpha气息在空气中躁动,哪怕是作为原本无法感知信息素的beta,也若有若无地被这股强劲影响着。

情敌一号面色微红,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说:“对。”

“那有点不凑巧,”安怀慢条斯理地舔了下略干的嘴唇,一字一顿道:“我觉得我特别如。”

谢远野终于转过头来正眼看他。

对上视线的刹那,他看见安怀那双漂亮的桃花眼轻轻眯了眯,浓密卷翘的睫毛在眼窝处洒下一层薄薄的阴影。

狭长的眼尾微微向上翘起,仿佛在笑。

就听安怀轻轻低语:“是吧?未婚夫。”

「叮咚!您的攻略进度+05%,目前为05%!请再接再厉!」

“05%?”

等俩人都走后,安怀才倚着墙对系统道:“你这攻略进度居然还带小数点的?”

系统叹气道:「本来是有1%的,但谁让你非要耍那嘴皮子,明知故叫地冲谢远野喊未婚夫呢?那不就又被扣了05%嘛。」

它说完又重重叹了口气,用一副恨铁不成钢地口气道:「你不争气啊,怀怀,阿爸对你非常失望。」

“再舔着脸往自己脸上贴近试一下,”安怀慢条斯理地掰了块馒头送进嘴里,懒洋洋道:“我不介意让你现在就任务失败。”

系统噎了下,立马嘿嘿笑道:「这不开个玩笑嘛,安老大您吃,慢点吃,可别噎着了哈。」

结果安怀刚吃完馒头,边上突然就蹿出来个人。

“安怀?”方数小声地喊了声,确定自己没认错后,才又道:“可算找到了,刚刚在食堂就看见你了,结果冲你挥手,你没搭理我。”

安怀闻言,回忆了下先前食堂的情景,隐约记得余光处似乎是有个人在不停挥手,但那会儿他饿得不行,压根没搭理。

“一时间没注意,”安怀对这人印象不差,便问:“怎么,找我有事儿?”

方数道:“哦,就是刚刚谢老大……谢队!他让我跟你说,等你吃完饭了去一趟整备室,说有事找你。”

安怀唔了声:“整备室在哪?”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