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ga(1 / 2)

“那俩双胞胎自称都是beta,身上确实也闻不到什么味儿,我刚刚看了下他俩带的东西,也没见到抑制剂——你怎么看?”

谢远野不置可否,捏着把小刀将面前废弃机动车的邮箱盖撬开,用手电筒照了下,估摸大约还有半缸油量。

他把塑料管插进去,重重吸了好几下,等油顺着塑料管出来后,他才顶着满嘴的汽油味儿说:“继续观察。”

周鸣御也撬了旁边一辆车的油箱,刚吸完,正疯狂呸个没完,听见这话蹙着眉抬头问:

“怎么,你怀疑他俩是oga么?”

“直觉,不一定准。”谢远野道:“但也不一定不准。”

周鸣御特别意味深长地啧了声:

“你那直觉不会是叫厌o雷达吧?——不过确实,希望他俩没撒谎,不然这里头其中有一个是oga就麻烦了,附近也没避难所没基地的,总不能把他俩半途丢下。但是直接带的话,自保能力本来就约等于零,要是不小心再来个什么发情期……咱俩这半个车的alpha和沿途的丧尸……”

他顿了顿,又说:“我孤家寡人的先不说,你这要是不小心被本能吸引……”

“滚。”谢远野冷冰冰地丢了个字:“你是不是很闲?有空废话不如去检查下那些有没有什么能用的东西或武器。”

“不是正在找嘛,”

周鸣御特别欠地半眯起眼,满脸看戏地说:“说真的,那个江意对你的小心思都快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你还不去赶紧去跟安怀解释解释?”

谢远野微微皱眉,动了下唇刚想说什么,脑中却不由自主地划过先前在车上时,江念将安怀撑在臂膀之下的画面。

青年半湿的头发贴在车窗上,外头暴雨连天,明明尚且刚过正午,却漆黑一片,直接将车窗幻化成一面昏暗的镜子。

谢远野透过“镜子”,恰好将安怀的神情半点不漏地收进眼底。

当时江念在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后,登时一路从脖子烧上发顶,整个人支支吾吾地道歉,说到中途甚至直接咬了舌头。

安怀当时不知怎的,就笑了下。

“不用这么紧张,又不是亲到了,撑一下不会把你生吞活剥了。”说罢他还抬手拍了拍江念的肩膀,直把江念的脸拍的更烫一层楼。

想到这里,谢远野脸色不自主地又更冻了几分,眼里甚至染上了丝丝连他自己都有些觉察不到的烦躁。

“……老谢?老谢!”

谢远野回过神,眼皮子也懒得掀地冷冷说:“有事就说。”

结果他没等来周鸣御开口,耳边倒是响起一道带着软气的,糯糯的声音:“那个,谢先生。”

谢远野一转头,就见江意正抿着唇,满脸紧张地看自己。

少年长了一张格外显小的娃娃脸,皮肤白皙,睫毛卷翘,要不是方才车上兄弟俩提前说过,是过来这边进行大学毕业的旅行,乍一看还真要误会江意是个未成年。

江意像是没想到谢远野会直接转头,对上视线的刹那,他登时不自然地别过目光,但旋即又转了回来,捧起一杯罐头递到谢远野面前:

“……之前多亏了您救我,要不然我现在恐怕已经死在那群丧尸的嘴下了。”他顿了顿,又说:“我身上没什么东西,这个水果罐头是超市里带出来的,还没过期,您要不介意的话,可以收下吗?就、就当做是我的一点点谢礼……”

入末世后,只要是能吃的都成了稀缺资源。

虽说他们沿途一路也搜刮了不少物资,但因为要去的目的地地处偏远,面对各地劫掠一空的商铺,能有干粮剩就不错。

像罐头这种东西可是很难得的。

谢远野本来不想接的,但看到江意一脸他拒绝就可能就要原地哭出来的模样,想了想,还是伸出了手。

“谢谢。”谢远野随口道。

江意表情登时一喜,仿佛送出去的不少水果罐头,而是什么宝贝,先前的紧张与不安都褪去不少。

然而不等他高兴完,就听谢远野又说:“不过我不爱吃这东西,你把他给……”

他还没“给”完,后方骤然响起“咔哒”一声。

谢远野下意识转头朝声源望去。

就见不远处的便利店门口,安怀正倚着一张破旧的、仿佛下一秒就能原地散架的露天塑料桌上,半垂着眼漫不经心地看着面前江念手里的东西。

“水果罐头?”

江念撕开盖子点了点头:“对,我从超市仓库带出来的,还没过期,这是黄桃味儿的,你要是不喜欢,还有其他。”

他说着又要转头去翻,结果还没动,手里的罐头率先一步被安怀拎走。

这罐头体积不大,一只手就能包裹全部,安怀为了避开江念的手,特意从上头呈抓状接了过来,然而哪怕这样,指尖也依然不小心地在对方手上划过。

江念当时就直接愣住了。

他不由自主地看向被安怀不小心碰过的地方,其实只是一触既离,但莫名其妙,就是觉得那个地方格外敏感的残留了安怀指尖的触感,温度,以及划过时的痕迹。

……指腹柔软,体温微凉。

「叮咚!您的攻略进度倒退2%,目前为18%!请再接再厉!」

安怀一口糖水刚咽下去,脑中骤然蹦出这么句播报,他不由得一挑眉,偏头循着谢远野的方向望去……然而望了个空。

原地徒留几辆被撬开油箱盖的机动车外,就只剩下捧着水果罐头,抿着唇,满脸沮丧地望着前方的江意。

江意大约是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不自觉转过头来,结果恰好就跟安怀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安怀目光扫过他手里的罐头,似笑非笑地问:“给谢远野的?”

江意似乎没料到安怀会问这个,过来的脚步登时一停,下意识就把手里的罐头往后一藏,然而做完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又觉得太过刻意,只好低着头满脸尴尬地解释:

“谢……谢先生之前救了我一命,我没什么能回报的,只有这个,本来是想作为谢礼,谢谢他救了我的,结果他不要。”江意说完,咽了咽口水,又赶忙说:“安先生您不要误会!我不是那种意思……那个……”

他支支吾吾了半天,反而把自己说脸红了,怎么看都有些此地无影三百两。

好在安怀也不在意,只是指着江意手里的罐头:“他不要,那瓶能给我么?”

江意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什么,连忙把罐头递了过去。

安怀接过来看了眼,发现这居然是草莓罐头,微微挑眉:“好东西啊,可惜了,谢远野不识货,这会儿便宜我了。”

说罢他对江意道:“谢了。”

江意连忙摇摇头,江念倒是问:“安哥你喜欢吃这个么?”

“还成吧,味道确实不错,”安怀把罐头往冲锋衣兜里一揣,将手上的黄桃罐头一饮而尽,捏扁,手一扬,薄铝制的罐头稳稳落入不远处的垃圾桶,旋即道:

“不过我主要是因为容易低血糖,所以有备无患。”

江念听见这话,不由一愣,惊讶道:“原来alpha也会低……”

他后半句还没说完,就听后方骤然响起一声“吁——”,旋即就见方数从后备箱里吹着口哨抬起头来:“安哥丢的漂亮!”

安怀闻言懒洋洋地完后一靠:“想学吗?”

方数立马原地一蹦:“想!您终于准备收徒吗安哥!?我的神枪手之梦是不是即将实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