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 恶人自有恶人魔(1 / 2)

阮文成带领一群人前呼后拥的回了府。

他并不怕父皇会对他的行为有什么惩罚,因为有母妃在,无论他做了什么事都能哄得那个老家伙乖乖听从。

回了府将鞭子扔给旁边的随从,迈步进了内院。

内院门口有一群打扮妖艳的少年列队规规矩矩的站成一排迎接他。

他先前一脸的冷色立刻换了一副面孔,笑眯眯的走到最前面的一位高个少年面前。大手抚摸他的面庞道:“小宝贝,你今天也在这里等爷了,走咱们里面玩玩。”

说完不理其他少年,拉着他的手就往内室里走。

那少年脸上闪过一丝嫌恶,不动声色的跟着他往内室走。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冲进一个侍女,急匆匆道:“王爷,大事不好,水仙姑娘上吊了。”

阮文成面色一沉,喝道:“想死就死,给她张破席子裹着扔到后山便是了!”

那位侍女并没有挪步,跪下道:“水仙姑娘的弟弟上门闹了,让赔钱!”阮文成不耐烦的撒开那少年的手,对他轻声道:“宝贝晚上收拾好了等我。”

说完便跟着那侍女去了侧院,那里是专门供他享受的女人们住的院落。

那少年眼神阴郁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又回头看了那边还不敢走的少年,道:“都回去吧。”

其中一个少年面容瘦削,依然挡不住他艳丽的面容,如同女孩子一般的美丽。

他走到高个少年身边,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他道:“容哥哥,我想和你说说话。”

容哥道:“那走吧,去我的院子。”那少年应了一声,便兴冲冲的跟着一起去了他住的前院。

其他少年见两人走了,互相对视一眼也散去了。

“容哥哥,今天幸好出了事,能躲过这一劫。”那少年松了口气。

“柳弟弟,这是我姐姐的功劳。”容哥缓缓道。

“青姐姐也真大胆,竟然敢这时候闯进来,不过那水仙姑娘死的也太巧了,前几天不是还哭着闹着争宠的吗?”

容哥眼神冰冷道:“那人混身上下没一处干净,我连看一眼就嫌弃脏了眼,还争宠活该她死!”

“就是!那人就不是人,连畜生都不如,真想一刀宰了他!”柳云愤愤道。

容哥忙拿嘴巴捂住他的嘴巴,皱眉道:“小声点!被人听见了咱们的小命就完了!”

柳云才不甘愿的闭上了嘴巴。

“晚上你怎么应付过去?”柳云小声问。

“放心吧,今晚他必定会事务缠身脱不开身来!”容哥淡定回答,眉宇中现出一抹狠色。

水仙的弟弟可不是善茬,是个混不吝的主,好赌偏又力大无穷,最重要的是他是楚廉副将的一员猛将。

水仙是被当侧妃抬起二皇子府的。当时阮文成看上她的美色,纠缠很久,但她弟弟一直不同意姐姐进二皇子府。

最后阮文成是求了夏贵妃在皇上面前说了不少好话,才硬硬的纳她进了府。

水仙的弟弟水益当时就敢在成亲之日大闹二皇子府,就是仗着楚廉副帅在军中的威望,特别是他的父亲是越国第一大将军。

阮文成再横也得让他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