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意想不到(1 / 2)

一时间,西天城外沙尘四起,并在满天的火光照耀下,异常壮观。

“哈哈哈,这是个机会,传令停止投石车进攻,打开城门,率骑兵冲杀过去。如遇敌军主将,直接围杀。”赵泽一连串的命令道。

“是。”一传信士卒抱拳拱手,转身朝下城楼的楼梯走去。

嗡……吱呀呀!

偌大的城门,被数人快速的打开,发出略震耳的吱呀声。

当西天城门全部大开之后,就看到为首的司徒郎,以及他身后数不尽的战骑,都是手握长枪,满脸的自信。

“将士们,随我杀尽叛国之贼,振兴大武,冲啊……”司徒郎一声令下,双腿一夹马腹,首当其冲,面对数万敌军,没有一丝惧色。

虽然此刻那满天的火石弹已经停止,但是战场之上,依旧硝烟滚滚,大部分敌军,还处于不知所措的状态,东张西望。

“杀……”

“驾……”

“咚咚咚……”

随着司徒郎冲向敌军,一时间己方的喊杀声,冲锋击鼓声,都达到了极点。

拥有着强烈士气的西天城将士,在滚滚硝烟中,如割草一般,夺取敌人的生命,和那脆弱而不堪一击的敌军喉咙,鲜血四溅。

“东伯侯,这样下去不行,还是先撤吧!”北伯侯在两名护卫的掩护下,靠近东伯侯说道。

“从天而降的那些火球是什么?”东伯侯问道。

北伯侯却一拍大腿,“唉,没时间耽搁了去想那些了,我们还是赶快撤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你们那里也走不了!”二两闻声,一见司徒郎,顿时冷汗直流,掉转马头,欲要逃走。

司徒郎岂能容他们这样走掉,手中长枪空中一扔,借力一掷,那污黑的长枪飞速朝二人射去,直接就给两人从胸口,穿透了过去。

此刻,硝烟已经差不多散尽,厮杀的将士都暴露出了视野,司徒郎原地立正,环伺四周,“东伯侯,北伯侯已死,若是你们迷途知返,归顺陛下,陛下会不计前嫌,你们依旧是大武的将士。

但是,如果依旧顽抗,那么后果,就只有死路一条。”

司徒郎铿锵有力的喊着,声音回荡着,敌军慢慢的,听到的,都把手中的武器丢在地上,等待着司徒郎大军的收编。

……

西伯侯侯府正厅,赵泽端坐首位,一众将士开怀畅饮。

经过这一次,钱伯伦很清楚,这个陛下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与其自己提心吊胆的做帝王梦,还不如抱着强有力的大腿来的实在。

钱伯伦举杯敬酒,说道:“陛下,今日一战,我们大获全胜,不知道,下一步有什么安排。”

“额……”

“报,有两名信使前来。”未等赵泽开口,一士卒冲进来,说道。

赵泽问道:“两名信使?嗯……请进来。”

“是。”

只片刻,那两名信使就并排,一同进入。

“你们是卫权的人?”赵泽问。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