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域(1 / 1)

岁涯 小莱福 474 字 5个月前

二、域

来自美国的私人飞机在北京时间12月13日16准时降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经济大省z省的省会z市。

梁致涯刚从舒适的空调中醒来,睡眼惺忪。他已经七年没有回国了,与其说是在外闯荡游历,还不如说是逃避。七年前一个夜晚,他受到了人生中最大的挫败,他需要找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疗伤。

美国是个好地方,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只要有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没有办不了的事情。

他有雄厚的家底给他挥霍,父亲是高官,母亲又是大学校长,家里的房地产企业世界前200强,钱多得任他吃十辈子都吃不完。他还聪明至极,耶鲁大学毕业后,又在哈佛拿了金融和法律的双学位博士,在华尔街如鱼得水,挥斥方遒、混得风生水起,全纽约没人不知道他thliang的大名。最重要的是他长得好看,身材高挑、气质出众,引得无数女人前仆后继,蜂拥而上。

上帝就是不公平的,他给了梁致涯一切。他有最好的资本,他是天之骄子,他什么都有,他想有什么就有什么,他想得到什么就能轻易得到什么。

唯独得不到梁挚雅。

梁挚雅是他的噩梦。

为了忘掉她,他刚到纽约时就开始疯狂麻痹自己,他在美国花重金找和梁挚雅相似的女人——如水的双目、温婉的眉毛、瓷白的皮肤、及腰的黑发……然后折磨她们,幼稚地认为他在报复梁挚雅。

简直可笑。可笑到极点!梁致涯后来想通了,他不在乎,他有大把的女人,梁挚雅和黄彦文算什么东西!他甘愿堕落,美金、烈酒、名车、美女……这些都是他的精神毒品,美利坚的七年不需要梁挚雅。

玩女人而已,年过花甲的老父亲叹了口气,谁没有年轻过呢,只要不触碰底线,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也是这样过来。

真的不在乎吗?不在乎他回国干嘛?他知道黄彦文死了他就高兴。他看到梁挚雅的戒指他就嫉妒得要死。他看到梁挚雅伤心他心里就刺痛。

上帝就是公平的,他给梁致涯那么多东西,却偏不让他好过。

睡醒的梁致涯伸了个懒腰,才慢慢下了飞机,坐上了久等他的专车,回到了他位于依山傍水的名唤骏景湾的高级别墅的家。他算过了,每年年末,省政府都会举行一个专门的追悼会,来追思本年的有杰出贡献的人物,顺便进行慈善典礼,政府高官、大企名流都来参加。今年典礼特别纪念黄彦文,而他的遗孀,梁挚雅,也必定会来接受荣誉嘉奖。

望着一栋栋高楼大厦飞似地在车窗外略过,不知道为什么,梁致涯在车中哼笑了一声,带着三分傲慢,又有三分不甘。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