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烟(1 / 2)

岁涯 小莱福 718 字 5个月前

一.烟

夜雨朦胧。

2012年12月12日对于黄家来说是一个无比沉重的日子。梁挚雅坐在东林村的一个小祖屋里,这里刚刚办完丧礼,满地白纸与银灰,她丈夫的棺枋就放在幽暗的屋里,寂静无声。

梁挚雅已经筋疲力尽,无法思考了。这些天她处理了太多的事情:死讯的轰炸、父母的焦灼、亲戚的吊唁、媒体的骚扰、白事的处理……她坐在门槛上,双眼空洞地望着地上,凛冽的冬雨滴滴答答地从屋檐落下,又湿又冷。她长这么大,还没独自处理过这么多事,她很迷茫,很麻木。她感到彻骨的寒。

她一向是个慢热的人,到现在为止,她还觉得自己在梦中,似乎觉得明天一早醒来,她还会听到彦文,她的丈夫,一个脾性温和又淳厚的男人,端着热气腾腾的豆浆来催她起床,掀她被子,挠她痒痒……

梁挚雅和黄彦文年龄相同,他们住在同一条村里,从小一起长大。他们自小一起上学,一起到省城读书,他们约好以后要一起环游世界、一起养萨摩耶、一起白头到老,他们是真正的青梅竹马……半个月前的婚礼上,醒目的男人郑重宣誓,他要永远守护他的妻子,永远保护她,不让她受一点委屈!谁知誓后不到半个月,他就轻飘飘违背了诺言,连一句遗言也没有。

梁挚雅摇摇头,红事白事的接踵而来,让她觉得恍惚不真实,这都是假的!她的彦文会回来的!唉,梁挚雅叹了一口气,把头埋进了膝盖。她无法想象没有黄彦文的生活究竟是怎么样的。

生活就好像一把刀,直插进梁挚雅的心脏,让她不停地滴血,却因为不拔出来,不至于鲜血四溅,崩溃而亡。

黄父和黄母快六十了,一辈子都是农民,淳朴善良,家里的独子死了,白头人送黑头人,可怜的夫妇整整哭了几天,老眼都要哭瞎了,但他们现在还不忘来安慰他们他们这个孝顺温柔的儿媳妇,毕竟,像梁挚雅这种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才是最吓人的。

“雅雅,你不要太伤心,有什么事我们扛着呢,你想哭就哭出来,不要憋着啊!……快去休息吧,这里凉。”

梁挚雅勉强笑笑:“妈,你说什么呢,我没事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