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颖(1 / 1)

岁涯 小莱福 541 字 5个月前

七、颖

表彰大会结束后,梁致涯并没有立刻去找梁挚雅。他先是飞去北京参加了几个大大小小的经济高峰论坛,又在大学城做了几场演讲,紧接着就开始处理他在旭涯集团的cfo接手工作,各大财经新闻的头条都透露出了房地产巨头旭涯集团的太子爷梁致涯要开始掌舵了。

梁致涯的办公室位于42层,有着的奢华的空间和整洁透亮的落地破窗,站在那里,一眼能纵览整个高楼林立、华灯璀璨的cbd。正斜坐在办公椅上的梁致涯一边玩着打火机一边神游。

他在想,对于梁挚雅那种脑子缺根筋的人来说,一般的追求手段是行不通的,否则七年前他也不至于闹出这么大的笑话,让他丢脸丢到太平洋彼岸,简直可以称得上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污点。

得另找办法对付梁挚雅才行。

“滴答。”打火,熄火。

“滴答。”打火,又熄火。

这个199元包邮的银壳杂牌打火机是他骗梁挚雅买来送给他的。

高三那时他偷偷在操场后面的小树林抽烟,被梁挚雅发现了。他威胁她不准说出去,又骗她说如果她送他一个打火机,他就不再欺负黄彦文。听说这个被他视为伪劣产品的打火机整整花了梁挚雅半个月的生活费,但是当时梁致涯很满意,天天揣在校裤兜里,时不时拿出来把玩。

当然,不欺负黄彦文的话肯定是在放屁,那时候的梁致涯有个原则是:饭可以不吃,但想要他不捉弄黄彦文,没门。

……

突然一阵手机的震动声打断了他的呆思。“喂?”

“哥哥,是我……”原来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徐欣颖,“我放学了,你还来接我吗?”

对哦,他答应过妹妹要去实验中学接她回别墅过元旦三天假的,梁致涯看了看他镶钻的机械手表,已经六点了,梁致涯立马动身。

说起这个17岁的妹妹,也算是梁致涯最亲近的人之一了。梁致涯的母亲本来是他爸的情妇,他作为私生子一直养在外头,谁知正室老是生不出孩子,迟迟才憋出一女儿,还天生有严重心脏病,差点夭折。年近四十的梁国豪赶紧把长得有板有眼的梁致涯带回家,把正室气得一命呜呼,临死前还坚决要离婚,女儿必须跟她姓。梁致涯的母亲顺利小三上位。

徐欣颖从小是个药罐子,还因为幼时被后母恐吓排挤,从而又患有轻度自闭症。父亲也对她不上心,只有梁致涯总是处处照顾她,维护她,长大了一点后,梁致涯还在外给她安排了房子和佣人,免得她不得不在家对着后母的脸色。所以徐欣颖最信任她哥哥了,就连梁致涯在美国的几年,徐欣颖也常常飞过来找他玩。

价值三千万的银色布加迪跑车不一会就到实验中学门口了。

“哥哥!”徐欣颖高兴地向他招招手。

梁致涯微笑地点点头,下车帮她拿行李,还帮她关好车门,说:“你又长高了点。”

梁致涯启动车子之前,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他回头看看那块古旧的、刻有“实验中学”四个大字的牌匾,弯弯嘴唇:“实中是个好地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