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一山可容二虎?(1 / 2)

一双墨染黑眸久久的凝视她哀伤的侧脸,秦笙艰难的收回视线。

那颗敲开他心湖的石子,渐渐的沉了底。他又恢复了平静的模样:“你应该感谢孤儿院……”

“是呀,我一直感谢。我想多赚点钱,回去把孤儿院修一修。那样,就能多收养一些孤苦伶仃的孩子了。”

秦笙张了张嘴,试图安慰她,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他心里清楚,也许对于经历了世态炎凉的沈瑶来说,再多的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

“这真是个不错的想法……希望你能够早一天实现愿望。”秦笙嗓音暖暖的。

听得出他似乎想宽慰自己,沈瑶释然的笑笑:“其实我不喜欢别人用那种异样的眼光看我。我虽然是孤儿,但是我从来没有因为这个而感觉孤独和苦闷。因为,我比一般的孩子得到了更多的爱……”

他叹息着点头,轻轻的问:“你没去看过你的父母吗?”

“唉,我何尝不想……只是,没有机会了,他们两个在进了监狱不久,便纷纷离世了……”

她的语调淡得超乎想象,不似寻常小女子般柔弱着痛陈前情的姿态。

生命的话题似乎太过沉重,让两个人的心情都有点阴郁。

沈瑶苦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不愿把自己的痛苦剖析在别人面前,今天却把这一切都告诉了他。也许是他给人的感觉很可靠吧……

试图转移话题,沈瑶微笑着征求他的意见:“躺一会儿吧,坐得太久,对你的伤口恢复没有好处。”

“好。”秦笙也真的觉得伤口很痛。然而,隐隐作痛的不止是伤口,还有心上的某个被触动的角落。

……

一直蹲在窗户外面的女管家,喜滋滋的回去向秦夫人报告“战况”。

“进展的怎么样?”

“很……和谐!”管家满面笑容的把他们俩刚才的对话向夫人如实禀报。

秦夫人听完,喜上眉梢。

只是管家还有一点担忧,“夫人,少爷和沈瑶小姐的个性都那么强,真难想象,他们怎么能相处的那么好?这里边会不会有问题?”

秦夫人思索片刻,反问:“你说,什么情况下,一山可容二虎?”

管家皱起眉,摇头,“不清楚。”

“笨,因为两只老虎恋爱了!”

秦笙浅睡了一会儿,睁开眼,发现沈瑶站在他的床边,捧着那本《战争论》一页一页认真的看。

他诧异,喜欢看战争题材的女生可不多见!

盯了她半晌,发现她没有半分察觉,似乎看书看得很入迷。

秦笙也不打扰她,只是静静的打量着。

她容颜清丽不着半点脂粉,皮肤是透明的白皙。秀挺的眉目如远山接黛,清澈的眼神如秋波凝聚,鼻梁挺直像极了她的个性,薄唇红润如花般娇嫩……

外表分明是那般柔弱,眼神里却透着一份坚毅果敢,也最是这份坚韧,格外能打动人心。

越是看她看得久了,越觉得耐看。

她捧着书,安静得仿佛脱离了尘世远离了喧嚣……唯有那灵动的眸光闪着慧黠神采,俏皮的唇角总是向上弯着。

秦笙的心里不自禁的萌生了一个念头:女人似乎——挺可爱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