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在劫难逃(1 / 2)

秦笙的眸底闪过一丝赞赏的光芒。

对她的表现比较满意,他轻轻点头,面色终于和缓下来。

“你很喜欢那本书吗?我看你,已经看了几十页了。”

沈瑶耸耸肩,坦白道:“也不是很喜欢,说实话,这书有点枯燥。”

“那你,为什么还要看?”

沈瑶忽然坏笑起来说,“因为我想进步呀。你不是说过,不断的学习才能进步吗?”

“没想到你这么好学……”先是学他说话的语气,再是剽窃他说话的内容。

“那本书你一共看了多少?”

“三十四页。”

哦?连页数都记得这么清楚?秦笙兴趣大增,“谈谈你对书里内容的看法。”

“也没什么看法。”

秦笙皱眉,有些不悦,“你对战争的态度是这样的不屑一顾,我不知道是该悲哀,还是该婉惜。”

“那你还是应该感到悲哀,战争的存在就是一种掠夺手段,要挑起战争的人,无非是想得到别人的资源和金钱,大到日寇侵华,八国联军进北京,小到家长里短,张三抢了李四家的地,王二麻子抢了木头棍儿家的粮食。说到底,都是掠夺!”

“嗯?不错。你看了这几页就有如此见地,你这学习能力果然不一般!”

“石头先生,你过奖了。我的专业是学历史的,对战争还是有一点点初浅的见解。”

两个人天马行空的聊了一会儿,彼此的熟悉感又增进了不少。只是,一个很尴尬的时间悄悄的临近了,看着沈瑶微汗的额头,秦笙似乎已经猜透了她的想法。

“呃……石头先生,你确定,你现在的伤势,还能洗澡?”话一出口,沈瑶额头上的细汗瞬间凝成珠状……

秦笙眸底闪过一丝光,简单的答,“可以的。”

“可是……万一……你的伤口沾到水会感染的。”她试图说服他。

“有防水胶布。”

沈瑶眼巴巴的看着他,似乎在等他说那句:“你先回避一下……”

可是,期盼了半天,却没有得到她心里想要的那个答案。

看来,今晚,她是在劫难逃了!

沈瑶纠结了……他那么大的块头,要怎么把他弄到浴室去呢?唉!愁死了!

“我要是能背你起来就好了……”肠子都快拧在一起的沈瑶,皱起眉头问:“你多少斤?”

秦笙囧了,“称猪肉才用斤算呢……你能扛动五十斤大米吗?”

“扛不动。”沈瑶连连摇头,如实回答。

“那不就得了。就算把我的肉全剔了,只剩下骨头,估计你也背不动我。”

“哦。”沈瑶明白了,“原来……石头先生,您是‘谷物’而非‘禽兽’……”

==#秦笙这个汗呐,可不是嘛,还是自己亲口承认的。

沈瑶有点迷茫了,“涮猪肉洗大米”这差事,真不好干!她挠了挠头问:“现在该怎么办?石头先生,以前你是怎么洗澡的?”

“以前就站着用手洗……”

哥呀,你玩我!沈瑶恼了,“你故意曲解我的意思!昨天谁扶你去洗的澡?”

“昨天我还在医院,今天上午我才搬回家里来住。所以,我希望请一位男护工来帮忙。”

沈瑶郁闷的嘟起粉唇,不高兴的质问:“你性别歧视?”

秦笙耸耸肩,没有直接否认,而是淡定的看着她说:“事实证明,你确实没办法把我扶起来。”

“石头先生,你这样说,有失公允!女人能做到的事情,男人未必能做到!”她不服气的扬了扬下巴,“男人能这么细心的照顾你吗?男人能这么柔声细语的跟你说话吗?男人……呃……”

“接着说。”

又被将了一军,说什么?没词儿了!沈瑶羞忿难当。

她扁起嘴,胡乱抓了个理由堵上,“一个大男人陪你在小屋子里聊天,不觉得奇怪吗?除非你有同性倾向!”

她那闪亮的眼晴,羞红的面容,着实可爱。秦笙忽然来了兴致,“你说的这个问题很严重。就我的性取向问题……呃,不如……你跟我深入探讨一下?”

?!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