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1 / 2)

会说话就多说点 苏鎏 1580 字 3个月前

关心被徐训的一篇“罪己诏”搞得有点头脑不清,后来也不知怎的就听了三婶婶的撺掇,带着人逛园子去了。

这庄园原先是一片有名的花卉培植基地,老爷子后来将它买下改成了如今的模样,但还基本保留了当年花圃的规模。又另聘了园林艺术家植物鉴赏家等专业人士,将整片花田打理得井井有条,以供他疗养之用。

园子里这会儿没别人,两人并肩走在石子路上,夜风包裹着花香袭来,透着些许暧昧。

徐训双手插兜步履沉稳:“明天下午我请半天假,带你去看医生。”

“不看,我又没病。”

“病不病的得医生说了算,听话。”

他今天这个样子有点反常,一改往日死性凉薄的欠抽样,人情味多的关心有点吃不消。

她狐疑地看对方:“你不会真跟那个姓司的女法医有一腿吧?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想补偿。”

“你的逻辑我还真有点跟不上。”

话没说完徐训突然出手,拽过关心的胳膊往旁边的花田里快走几步,随即闪进了一座花房里。

虽说是自己家,关心还是被他搞得有点紧张。她伸手去开灯,只拧开了一盏小吊灯,惨淡的光照在两人的头顶上,愈发渗得慌。

关心接连后退几步:“怎么,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你可别打歪主意,这是我的地盘。”

“知道,”徐训冲门外一扬头,“不想让人看戏罢了。”

关心立马明白过来,还是警察的反应更为敏锐,她刚才可一点没感觉到身后有人在偷窥。

徐训关上花房的门,朝她走了过来,边走边解释:“别误会,带你去看医生只是为了谢你。谢你当年的喂饭之恩。”

“就为这个?”

“难道不该谢?”

那倒也不是。她当年也是出了不少力的,徐训这家伙从小就是个死硬派,给他喂饭可不轻松。关心那会儿使出了十八般武艺,撒娇威胁恐吓掉眼泪,一顿饭喂下来累掉她半条命。

坚持了一个星期她终于忍不住想要放弃,幸好这位少爷突然自己想通了,开始吃饭了,才避免了一场关大小姐痛扁徐二少爷的事故。

话虽这么说,关心还是不信:“你这又是什么套路。别人谈恋爱送什么同款项链心形石头,你这特别点,泡妞就送心理医生诊所门票?”

“所以你觉得,我是在泡……不是,追求你?”

关心……

这人疯了吧。

“其实我跟司莹是局里安排去看的医生。不过我刚刚已经答应过你,以后会尽量和女性保持距离,避免同框。”

他说这话时表情异常严肃,不如于以往的刻薄死板,竟让人觉得有一丝……真诚。

“真的?”

“是。”

关心突然觉得脸颊有点烫,跟鬼上身似的哪哪儿都不对劲。她不由又后退几步,最后直接撞上了身后的工作台。

这下退无可退,尴尬的气氛愈加浓厚。关心受不了这个,赶紧换个话题。

“你这么晚还不走,李美琴的案子破了?姓陈的真的是凶手?”

“暂时还不能向大众公布,但他目前是不是被拘留你应该知道。”

关心当然知道,陈嘉言那晚跟那个造假酒的韩志峰在一块儿,商量着怎么继续骗未婚妻的钱。

人应该不是他杀的,不过他依旧是个杀千刀的。

“其实我也觉得人不是他杀的,潘真如又不是不知道他的那些事。上回画展的时候,潘真如还说李美琴找过她,说是怀了孩子要赔偿。结果却拿不出诊断书,直接叫潘真如给骂跑了。你说就这么个人尽皆知的关系,有必要搞到血淋淋?”

说到这关心突然笑了。

徐训好奇:“笑什么?”

“笑潘真如啊。你是没看见她说起陈嘉言的那个表情。我也是不懂,她看上陈嘉言什么了?虱子一样的男人,讨厌死了。”

徐训知道陈嘉言和关心过去的那点纠葛:“所以你不喜欢别人追求你?”

这是在重提刚才的话题吗?关心假装听不懂,手在工作台的木质台面上轻轻地抠着。

“这事也分人,碰到喜欢的叫升仙,碰到讨厌的那叫渡劫,搞不好还得元神俱灭。”

“这不像你会说的话。”

“嘉羽说的,你也认识吧。”

徐训点点头:“她这么深的感悟,看来也遇上了一样的事。谁,那天姜正川画定里那个画画的男生?”

“你说何集?那又是另一桩孽缘了。她喜欢人家似乎正在追,不过何集好像只对画画感兴趣。三角恋什么的,最麻烦了。”

关心说完话一抬头,才发现徐训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两人四目相对,他淡声问:“那你觉得我是会让你升仙,还是渡劫呢?”

他声音清冽又透着压力,每说一个字便往前挪一寸。关心已是无路可退,只能将身子慢慢向后仰。可徐训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像是一定要追问出个结果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