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1 / 2)

会说话就多说点 苏鎏 1572 字 3个月前

关老爷子八十二岁的生辰宴,就摆在关家位处东湖路的庄园里。

因不是整寿,老爷子也懒得大操大办,只摆了个私宴,来的都是亲近的家里人。

潘誉那个浑小子学习工作一点本事没有,嘴皮子哄人的功夫却十分利索,围在老爷子身边那话匣子就没停过。

关心一袭正红色的长裙耀眼夺目,站在不远处和舅舅曾明煦说话,明明没有众星拱月,却很自然地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关老爷子也时不时地看两眼自己这个最钟爱的孙女。

他一生顺遂,没遭遇过什么挫折,家财万贯有儿有女,外头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红粉知己,时不时红袖添香一番。

小辈子里有大出息的不多,除了女儿书慧做生意颇有点手腕,其余皆是平平。

但最令他痛心的还是关心父母当年的那桩祸事。除了他钟意的长子外,连带着亲手培养的长孙也一并没了。

如今只剩下关心这一根独苗。他一看到孙女就会想到儿子,若是关心的父亲还在,他今日也不必如此犯愁。

万和交到他的手上,那是再合适不过。

只可惜……关老爷子有时候也会发癔症,想这是不是就是老天爷对他朝三莫非四的惩罚。

但也不过转瞬便逝,一低头看着身边长相出众的孙辈们,他又止不住地得意起来。

到了他这个年纪,有些事情便不愿意再去细想。儿孙自有儿孙福,他只需在意眼前的风光即可。

潘真如夹在一群表兄妹中,半天不说话。眼睛始终看着站在一幅油画前的关心,只觉得她的美刺得人眼睛疼。

“关心真是漂亮啊。”

像是无意的一句感慨,激起了潘誉的不满。他姐向来和他一样不喜欢关心,今天这是怎么了,吃错药了?

关老爷子却很喜欢听:“是啊,关心穿这身确实漂亮。”

“不光是衣服的问题,我姐真是披个床单都好看。那天那么多警察围着,她也是纹丝不乱,见了尸体都没躲,心理素质当真是强。”

这话指的什么事众人心知肚明,关老爷子也一早听说了。只是事情太小他并未放在心下。眼下既有人提起,便索性把关心叫过来,细细问了几句。

关心刚才就听见潘真如姐姐长姐姐短地叫她,当真把她恶心坏了。这会她偎着老爷子,表情娇俏:“爷爷其实我也怕的。不过幸好,真如他们那晚在码头开派对,她一个朋友拍了段我的视频,向警方证明了我的清白。说起来我还想好好谢谢那位朋友呢,可惜……”

“可惜什么?”

关心凑近到老爷子耳边,轻笑着耳语:“可惜那位小姐姐最近因为一些事情,被警方给抓了。好像是……吸毒。”

最后两个字说得有点大声,潘真如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场面瞬间尴尬,人人噤声不语。关老爷子眉头紧皱,扫了眼前的人一眼,最后重重咳了两声。

“你们都给我注意点,别整天只知道派对玩乐,交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要真出了事,关家可保不住你们。”

说完站起身,任由关心扶着自己走开了。

唉,女儿再能干又有什么用,生的孩子一个比一个闹心。果然是随了他们潘家人,全是没脑子的货色。

-

一顿生日宴吃得风起云涌,一帮子面和心不和的坐在一起,明里暗里地较劲儿,搞得人全无胃口。

关心刚才发了记大招,成功爆捶了潘真如那个小婊砸,于是吃饭的时候就数她胃口最好。老爷子又疼她,竟还当着众人的面亲自给她夹了两回菜,又主动跟她舅舅曾明煦聊了半天生意上的事情,一时间关心简直是风头无两。

吃完饭喝茶的当口,出尽风头的甥舅俩在小偏厅里闲聊。曾明煦上下扫一眼关心:“你这丫头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还挺有杀伤力。平日里徐训没少挨你的冷箭吧。看看,把人刺得都不敢来了。”

关心表情略不自在,拿起茶杯抿了口:“都说了他工作忙。”

徐训那样的重量级人物,按理说老爷子是很盼着他来的。刚刚她甫一进门就被问起这个事。

关心没办法,只能给他按了个工作忙走不开的理由。

反正他向来忙,大家也是知道的。

可即便这样,在她没有出重击捶死潘真如这只出头鸟时,还是有人不怕死的拿这事儿暗暗刺她。

这个关家,盼着她跟徐训吹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

曾明煦见她不爽不由乐了:“小姑娘心事这么重干什么,你要真对他不满意就找他吵一架,我保证他立马过来哄你。”

“谁稀罕他哄了。”

“原来你不爱人哄啊,早说舅舅我就不掺和你们这事了。还害我白忙活半天,专门说动了我妈出面来哄你去看医生。这么一件破事惊动了两个人,回头看我怎么敲徐训那家伙竹杠。”

关心不傻,自然听出他这话的意思:“你是说那个心理医生,是他给找的?”

“除了他还有谁会管你这些鸡零狗碎的事情。他说担心你看了尸体有阴影,晚上睡不着觉什么的,给了我个医生的联系方式,还让我请我妈出山。你多大的面子啊小朋友。”

“谁说我怕了,我晚上睡得挺好的,要他多事。”

关心起身扭着细腰走了。

她走得虽急,但曾明煦还是清楚地察觉到了她嘴角浮起的一抹笑意。

女人,全是些口是心非的妖精。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