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男人(2 / 2)

会说话就多说点 苏鎏 1732 字 5个月前

杏姐喝了水之后又道:“我是没记起车牌号,但这车的车牌有一点特别,我昨天一看到就又想起来了。”

“什么特别?”

“不知道,我饿了,早上出来得急我都没吃早饭。”

方思围恨得牙痒痒,却还是咬牙将自己准备当早饭的那袋小笼包递到了杏姐面前,还贴心地替对方掰开了一次性筷子。

杏姐吃饱喝足终于不再拿乔,将事情和盘托出。

“……就昨晚十点左右吧,我见这车停在了我们那儿门口。本来我也不在意,可前一阵不是跟你们提了卡宴的事儿嘛,我最近就对这车特别留意。后来看到车尾的车牌时我就想起来了。这车的车牌最后一个字母缺了一块儿。大概是倒车的时候不小心在哪儿蹭着了。我一看缺的那一块就想起来了,肯定是这车没错。”

“那人呢,人你看清了吗?”

“没人,当时车停那里,人大概在我们那儿寻开心吧。我也想帮你们盯着那人,可条件不允许,我也得工作啊。后来等我忙完一阵后再出去,那车早就走了。”

杏姐眼见方思围一脸遗憾,不由笑了:“行了小警察,你也别太难过,姐姐我还是很聪明的,车牌号我都拍下来了。”

方思围的年纪实际上还比杏姐大两岁,但这会儿也顾不得她占自己便宜,只要对方能给出车牌号,别说管她叫姐姐,叫姑奶奶也成啊。

-

半个小时后刑警队彻底忙碌了起来。在杏姐提供了车牌号后的第一时间,徐训就让人查到了那辆车的车主。

出乎意料的是,车主又是个熟人。

方思围盯着那名字喃喃自语:“姜正川……这名字好熟啊,我肯定在哪儿听过。”

说了几遍后突然吃惊地看向徐训,“徐队,是不是上回嫂子在的那间画室。”

徐训对嫂子这个称呼没有任何的不适,欣然接受后点头道:“就是那个画家,马上让人查一查这人案发那晚的行踪。”

因前几天案子陷入胶着状态而略显烦躁的众人立马又活了过来。都是些干刑侦的好手,但凡给他们一点蛛丝蚂迹,就能死咬着不放。

前一阵他们查陈嘉言也是这么股劲头,要不是最后对方的时间证人过于充分,估计能叫这帮人咬下块肉来。

眼下又冒出个姜正川,众人自然一拥而上,恨不得把他的老底全给挖出来。

很快关于他的个人信息就源源不断地送到了徐训面前。办公室的白板上贴上了姜正川的照片,同时写满了关于他的一切。

比如那辆牌照蹭掉一块的深蓝色卡宴车,还有他停在码头的一艘游艇。

那个码头就是案发那晚的那个,说白了姜正川和关心加入了同一个游艇俱乐部,都有船停在那里。

而关于姜正川的最新消息是,他这会儿人不在市里,今天一早他便启程去了明鹿山,据说很快要在那里的展厅开一个画展。

雷远有点着急:“这小子不会是要躲进深山老林吧。”

明鹿山是本市有名的一座山,它出名不是因为惹人陶醉的风景,而是关于它的一些似真似假的传说。

在那种地方开画展,是要招鬼来看吗?

徐训沉思片刻后道:“那地方确实有个庄园,庄园里有一座私人画廊,说是开画展也无不可。咱们现在还没有实质的证据证明姜正川和这个案子有关。既如此只能先从外围入手,接触一下他这个人。”

“怎么接触,咱们一起上山?”

“不是咱们,是我。我会去要一张画展的邀请函,扮成买家先与他接触一番。”

这话说得淡然,众人听了却是表情各异。通过这一整天的调查,大家对姜正川这个画家的逼格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人专盯着超级富翁下手,他的画展可不是随随便便普通老百姓就能去的。

可刚听他们队长的意思,拿一张邀请函就跟吃菜那么容易。

一时间,他们都很想给队长竖大拇指。

徐训安排完工作后天色已黑,他便离开警局回了家,一面让人帮他去弄邀请函,自己则回去收拾行李。

听说画展一开好几天,他得在庄园里住几晚才是。

家里空无一人,阿姨做完饭便回去了,关心则不知跟谁出去购物,除了手机不时的有消费提示短信发过来,他此刻对关心的行踪一无所知。

一个人没什么胃口,徐训便先去洗澡。刚洗完就听见外面传来了说话声,像是关心在跟人打电话的声音。

徐训没多想,在腰间系了条浴巾便走了出去。

客厅里,关心正举着手机做小仙女状,顺便挤出一脸全天下最为温柔的笑意,冲着手机镜头撒娇般地说着话。

“好了,大家也看到了,这里就是我的家。这是我家客厅,这是沙发这是茶几,这是……”

一个半裸的男人。

对,这也是她的,这是她的男人。

※※※※※※※※※※※※※※※※※※※※

关心:狗男人身材真的不错,赚到了。

徐训:所以你不仅馋我身子,还想向众人宣布你的“藏品”有多好?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