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1 / 2)

会说话就多说点 苏鎏 1710 字 3个月前

关心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姜正川。两人既认识少不了要寒暄几句。

姜正川独自前来,说要给即将在明鹿山举办的画展置办几身行头。关心于服装向来眼光极佳,出于朋友的交情,便给了他一些建议。

交谈间姜正川趁机向关心发出邀请,请她参加画展。

关心却未立即答应,只客套地回道:“我回去查一查行程,看最近是否有工作。”

虽说演戏于她就是玩票性质,但既然要玩也要玩得尽兴才是。

姜正川是很识趣的人,立马便道:“我让stel与你的助手联系,若您能来将是我的荣幸。”

关心正帮他挑领带,听到这话顽皮一笑:“是怕错失我这个大客户吗?”

“不,是怕错失知音。”

关心很怕他跟自己来一通艺术家的演讲,赶紧就着领带的事儿转移了话题。挑完男装后姜正川又提出想请关心帮她挑几套女士晚礼服。

“是为我妹妹准备的,这次画展我想把她介绍给我的一些朋友。本来今天想带stel过来,无奈她家里有事。说起来,舍妹与关小姐的身材更接近一些。”

关心与姜正川在英国的时候便已认识,交情谈不上多深,但也听人说起过姜家的一些情况。知道他确实有个妹妹,和他母亲长居英国。至于他的父亲,倒没听人提起过。

不知怎么的,关心突然就想起昨晚在花房时,徐训对她提的那点“警告”。

“姜正川这个人,你最好不要跟他走得太近。”

关心天生反骨,尤其是对徐训。那番话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瞬间就被扔到了脑后。

她那天不仅帮姜正川抬了几套礼服,还和他一起在商场顶楼的意式餐厅用了晚餐。姜正川要了瓶红酒,就着餐厅的小提琴声和关心聊着艺术上的事。

末了又提出要谢她。

关心不以为然:“只是举手之劳,这顿饭便够了。”

“只请顿饭不足以表达我的感谢之情。我希望能用我擅长的方式郑重向关小姐道谢,我想为你画一幅画。”

关心拿杯子的手一顿,随即露出职业般的微笑。

“肖像之类的还是算了,我不太习惯,怕是成不了一个好的模特。”

“关小姐客气,我看过何集为你画的那幅画,虽是半成品,已足够称得上是艺术品。”

“那就是答应朋友的游戏之作,何况也只是一个背影。”

关心这人在面对不亲近的人时,会表现出相当的冷静与坚持。她没兴趣与姜正川一待一下午就为了画一幅画,她又不要做蒙娜丽莎。

但她也不会直接落姜正川的面子,当下便提了个别的要求,请他为自己涂鸦一幅小画。

“我水平不够,只能画个大概,想麻烦姜先生帮我润个笔。”

两人都没带纸笔,关心便问侍应生要了一份,先自己在白纸上画个草图,又请姜正川按她所画的内容重画一幅。

-

因为画画,关心那天回家的时候,已是暮色深重。

她坐的是姜正川的车,司机像是特意放了一路安静的钢琴曲,搞得关心昏昏欲睡。

归荑馆门禁森严,到了后关心也懒得刷脸让车进去,就在门口下车,从后备箱里拎出自己大大小小的战利品。

姜正川也跟着下车,又说要替她拎东西,还要送她回家。关心当时心里就有股说不上来的感觉。

她倒不是讨厌姜正川,只是隐约觉得不应该把个大男人领回家。徐训那个王八羔子虽说整日不着家,但难保他今日兴血来潮。

刚花了他不少钱,好歹给他一点面子。

结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关心还在那里装模作样地婉拒姜正川的好意,身后车灯的亮光由远及近照了过来,紧接着就是两下清脆的喇叭声。

关心一回头,就看见下午送自己去看医生的那辆xc90停在自己身后不到三米的地方。驾驶室那边的玻璃缓缓放下,露出男人冷漠克制的一张脸来。

关心真觉得那会儿的徐训像压着一团火似的。这让她十分莫名其妙。

她猜不透这人生气的点,难道他以为这堆东西是姜正川送她的?别逗了,他就不会查查自己的银行短信吗?

关心一把从姜正川手里拿回自己的东西,顺便和对方告别。姜正川心领神会没再多言,礼貌地微笑道别后,上了自己了的车。

徐训一直目送那辆车离开,这才冲关心招招手,示意她上车。

关大小姐却突然来了脾气,被人误会的委屈感让她变得十分矫情,不屑地冷哼一声,小白眼甩得飞起,扭着漂亮的细腰走着最标准的台步,穿过了小区的侧门。

小区前的横杆升起,xc90缓缓驶进小区,既不加速也不按喇叭,就这么不远不近地跟着关心的步伐。

徐训十分有耐心,看着前面关心渐渐变形的步伐,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

关心的矫情没能持续五分钟。她逛了一下午的街,两只脚这会儿都跟不是自己的似的,手里那些个东西买的时候喜欢得很,这会儿却累赘的恨不得丢掉。

她愤恨地回头瞪了徐训一眼,对方心领神会立马将车停在她身边,后备箱的车门自动打开,像是在诱惑关心一般。

关大小姐从来不会委屈自己,抬手就把东西全都扔了进去。然后拉开后座的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