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虎难下(1 / 2)

会说话就多说点 苏鎏 1760 字 3个月前

清晨时分,天刚刚蒙蒙亮徐训便起了床。阿姨也一并起了为他做早饭。

东西端上来的时候,阿姨顺嘴问了句:“先生,那些衣服怎么办,要洗吗?”

徐训脑海里突然闪过关心昨晚后来作的那趟妖,想了想道:“不用,扔了吧。”

阿姨有点心疼,边走边嘀咕:“挺好的衣服,一定很贵,也就弄脏了一点,洗洗也是能穿的呀。”

徐训端起面前的黑咖啡抿了一口,想着关心平日里矫情的样子。她穿一次不喜欢就扔的衣服还少吗?更何况还是脏的。

吃过早饭准备出门,徐训绕到主卧门口又向内张望了几眼。清晨的阳光刚刚露头,隔着厚厚的窗帘几乎透不进来,房间里除了一盏昏黄的夜灯外再无亮光,借着那微薄的光能看见关心四仰八叉的轮廓。

她也真有本事,再大的床被她一睡,也会显得狭小不够用。

徐训抿抿唇,暂时忘掉昨晚发生的那些不愉快,走进房替她把被子重新盖上。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听见床上的人正说梦话。

“来乖,张嘴,你再不吃我就捏你脸了!”

那些被喂饭支配的恐惧袭上心头,徐训未作停留,快步离开。

-

当天傍晚时分,雷远他们终于在一家酒吧的包厢里找到睡了一天的陈嘉言,并直接把他“请”回警局问话。

期间还发生了点小意外,公子哥脾气大,宿醉刚醒更是狂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直接就跟雷远动了手。

后者武力值比他高了好几倍,轻松把人制服的时候脸上却不小心被对方用酒瓶划了道口子。于是回了队里就上医务室找人要创可贴,直接就被简曼宁“嘲笑”了几句,把他轰去看医生。

“这得缝针啊雷队,创可贴可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

于是审讯陈嘉言的事儿就落到了徐训头上。他带着程栋进了审讯室,方思围则跟其他的兄弟们在外头摩拳擦掌。

当初之所以没有拘捕陈嘉言,一来他没有杀人动机,二来仅凭现场的物证也无法定他的罪。他虽承认与李美琴在游艇上发生了关系,却始终坚称完事后便走了。

码头上摄像头少,没能拍到他离开的身影,陈嘉言称他那天走后去找了未婚妻潘真如,后来又陪她去了酒店。

至于为何迟迟不在拍卖会上露面,他的解释是遇到个朋友。

警方找到了潘真如和那个朋友,两人都证实了陈嘉言的说词。于是陈嘉言便有了不在场证明。只是没想到……

“这个老小子,连咱们都敢骗,这下有他好日子过了。”

-

雷远从医院回来的时候,推开办公室的门一看,发现里面就没几个人。方思围正趴在桌上快速地写东西。

他过去敲人桌子:“什么情况,人都上哪儿去了?”

“忙案子去了。”

“搜证去了?”

方思围摇头:“不是,徐队派了几个人去了一个叫韩志峰的人家里,这人涉及一宗很大的红酒造假案,听说价值不小。陈嘉言说了,那人的豪宅地下室就是他的作坊,雷队你回头问队长要一些,咱们也尝尝这假酒跟真酒味道哪里不一样。”

雷远都懵了。一个杀人案还没结,怎么又来一个假酒案。

方思围就好心给他解释,把徐训如何审讯陈嘉言,后者如何吐露那天的实际行踪,到最后出卖朋友供出对方的违法生意,一气呵成说了个遍。

末了还不忘感叹:“真帅啊,以前就听人说徐队审讯功夫一流,今儿我算是彻底见识到了。那个姓陈的来的时候还拽得二五八万的,又要找领导又要找律师的。现在好了成了秃毛鸡,您是没看到他那样。”

雷远一惊:“徐训打他了?”

“哪能啊,这可违法纪律。连骂都没骂他一句,用程栋的话来说,就是唠嗑,特别掏心窝子的唠嗑,跟温水煮青蛙似的,让人心里总是觉得空落落的,特别想倾诉一番。那小子怎么说来着……”

方思围学着程栋的话给雷远学了学:“不瞒你说啊小方,我都想把瞒着我妈藏私房钱的事儿跟咱们队长说说了。”

两人正说着话,徐训从外头推门进来,边走边拧眉心,将一沓记录搁到了方思围桌上。

“抓紧整理出来。”

是陈嘉言的完整口供。

方思围如获至宝,正准备着手处理文字,又想起点什么:“徐队,那个姓潘的说带了律师来,想见见陈嘉言,咱们让她见吗?”

徐训目光一沉,冷冰冰吐出两字:“不见。”

那凶狠的眼神,吓得方思围一哆嗦。

雷远拦着徐训问:“那杀人的事儿怎么说?”

“他说不关他的事。”

“他说不是就不是啊,你是不是……”

雷远话没说完,也感受到了一阵凛冽的冷空气从脖颈处飘过,到嘴的话就这么咽了下去。徐训没再开口,与他冷漠地对视一眼后便走了。

剩雷远在那儿风中凌乱。

“怎么回事儿,吃□□啦?”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是觉得队长有点奇怪。好像没有前几天那么……慈祥了。”

今天的徐训,整个人都散发着肃杀的气息,像一柄透着寒光的刀。

-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