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恩爱(1 / 2)

会说话就多说点 苏鎏 1592 字 3个月前

男人声音平和,却透着迫人的压力,清冽的声音如一股凉风,吹散了被某些人带来的污浊空气。

关心眼瞧着潘真如的脸色就变了。

“凭、凭什么?”

“我们有证据显示,先前您在我们警员上门调查时,在某些方面给了假口供。所以这次特意请您去局里走一趟,将问题重新再说一遍。”

哇哦。关心在心里暗叹一声。

看不出来潘真如胆子还不小呢。给假口供,是为了陈嘉言吗?这深情简直感天动地。

不过她又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觉得刚刚的徐训,会有一丢丢的帅呢?

更帅的还在后面。

徐训给潘真如解释完了执法程序后,当着众人的面让方思围等人将她带出了会所。他却没有跟着一起离开,反倒朝关心走了过来。

全场的视线瞬间又落到了这两人身上。有些不清楚状况的便开始交头接耳,询问这两人的关系。

自然有人迫不及待帮着做科普。

“徐家二少爷,关大小姐的未婚夫啊。”

“他俩那可是绝对的郎才女貌强强联合。前一阵儿四季酒店结婚那两位,整那么高调请那么多名人政商,但说实话当真给这两位提鞋都不配。”

“人家结婚的时候,哪还用得着上门请人,能收到请帖蹭一杯薄酒就是上辈子祖坟冒青烟了。”

没排面的路人甲们八卦得起劲,身处暴风核心圈的几位塑料小姐妹这会儿都忍着上头的尖叫,眼巴巴地看着徐训走到关心面前,伸手便拿过了她手里的杯子。

关心被他整懵了。

“干什么?”

“话说多了,有点口渴。”

“你又肯定我这里的就是水?”

徐训笑了,将杯子重新送回关心手里,紧接着人也凑了过来,单手搂着她的肩膀,在她耳边轻语了一句:“当然,你列的那些注意事项,我可全都背了。”

一个“可”字,深意无限。

不就是忘了他花生过敏这个事么,至于斤斤计较到今天?早知道当初就不该仁慈,才列那么三四五张纸。就该整它一整套书,让徐训开开眼,了解一下公主到底是怎么养成的。

头一回觉得这男人真讨厌。

关心伸手推了他一把,本意是想发脾气,可这一举动在旁人看来,纯粹就是在洒狗粮秀恩爱。

在女生们此起彼伏的娇嗔中,始作俑者终于华丽退场,把这一个略显失控的现场整个儿留给了关心。

接下来的半场,一半人在讨论潘真如做伪证的事儿,忙着到处找关系打听小道消息。另一半就围着关心,尽情表达自己被狗粮撑着了的不满情绪。

caroline直接塞了杯香槟给关心:“宝贝儿,这你可一定得喝。你家徐少爷这么能撩,我可真是要嫉妒死了。你若不喝这一杯,今晚我可不依你。”

“对,我们也不依。”

关心平日里为维护形象饮酒不多,通常也没人敢硬逼她喝酒。但今晚大家显然是玩嗨了,关心自己也有点逆反心理。

他徐训不是自认了解她吗?她偏不如他的意。谁说她只喝水来着,她关大小姐喝起酒来也是不遑多让。

-

徐训把人带回局里后,亲自做了审讯,丝毫没顾念徐家与潘家的关系。

两家基本没有交集,徐家和潘家仅有的一点关系也是因为关家。他跟潘真如更是丝毫不熟,还是这一阵老爷子派到他身边的私人秘书在处理关心的一些事时,才频繁地提到这个名字。

从秘书了解的情况看来,这位关老爷子的外孙女潘小姐,对他的未婚妻十分不友善。片场找麻烦,背后请水军,谣言张口就来,实在算不上什么良善之人。

徐训不会公报私仇,但也绝不会给她好脸色。

潘真如原本还打着两家有私交的小算盘,没想到徐训丝毫不给颜面,几句话四两拨千金就撇清了与她家的关系。这下潘真如彻底死心,只能一五一十交待了撒谎维护陈嘉言的事实。

“警察同志,我真的就是随口一说。他是我未婚夫,他找我帮忙我总不能拒绝。而且我根本没想到他会跟杀人案扯上关系。我以为他就是不想惹麻烦而已。”

方思围不客气地顶了回去:“现在好了,他没有麻烦你就有□□烦了。”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刚刚不是全说了嘛。我那天一直到拍卖会快结束才见到他,除此之外我没碰见过他,真的,不信你们去查。”

潘真如的时间证人并不难找,事实上徐训带人找上门的时候,已经完全掌握了她那一整天的行踪。

眼下有了她的口供,就能顺理成章请陈嘉言再来警局一趟。

他立马安排人去联系陈嘉言。只是这人是个玩咖,一时间也不知人在哪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