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1 / 2)

会说话就多说点 苏鎏 2525 字 3个月前

晚上的酒会在本市第一楼岚生酒店举行。

关心平日里鲜少来这种场合,因为懒得跟塑料姐妹维持友谊。但今天为了她的小粉红,她也只能委屈自己一回。

其实光跟人聊天也没那么闷,几个女人扎堆凑一起,聊聊包包聊聊高定,再吹嘘几句新看的剧和展,还可以说说古董投资和慈善,一晚上的时光弹指即逝。

可惜关心一边和人聊艺术,一双眼睛还得紧盯着场上的另外两人。

陈嘉言和徐训站在甜品台那边聊天,已经聊了快十分钟。可从关心的角度望过去,徐训似乎还没有得手。

大哥,不就是拿他一杯子一叉子的事儿吗,您一专业刑警还办不到?

关心有点着急,也没听清身边的女生说的什么,突然就站了起来。

“怎么了,亲爱的?”

“饿了,我去拿两块蛋糕。”

关心拢了下长长的裙摆,扭着腰枝离开。其余几人都有点被惊着。

“心心这是怎么了,她不是说蛋糕是女人的天敌吗?”

“她从进来就喝水吃沙拉,怎么这会儿改吃蛋糕了?”

“傻,没看到徐二公子来了吗?”

经人一提醒众人才发现不远处徐训的身影,于是吹捧又从关心转移到了徐训身上。一番吹嘘感叹之后,不免又要来一句。

“我们心心的命啊,是真的好。”

关心此刻一点儿没觉得自己命好。她就这么插在徐训和陈嘉言中间,忍着恶心和陈嘉言轻声细语地说话。

近距离观察这男人之后,关心愈发庆幸当初关陈两家没有结亲。虽然同为帅哥,但陈嘉言的颜值显然差了徐训十七八个档次,关键是这人实在太油腻了。

他们炒菜不必放油吧,拿他的脸在锅里糊一层就行了。

脸不行,说不定身材也不如徐训。今天在警局的那一抱,关心这会儿想起来竟还有点脸红心跳。

也不是没见过男人,泳装模特秀她也看过多回,在后台那些个几乎□□的男模们中间驻足流连,她也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怎么今天就……

陈嘉言注意到了关心的变化,讨好道:“怎么了小心,酒喝多了?”

这个称呼又把关心恶心到了,当着她未婚夫的面这人都敢这么撩,可见是个臭流氓。

她实在忍不住,把脚往后挪了几寸,找准机会在徐训的鞋面上狠狠地扎了一下。

快点儿,老娘要绷不住了。一会儿全吐你身上。

徐训压下唇角的笑意,借着给关心挑甜品的机会,将陈嘉言用过的叉子包进纸巾,又把关心用过的那支放回去,最后给关心拿了支新叉子。

整个过程不到十秒,忙完后他上前一步搂住关心的腰,故作亲密地在她耳边轻言几句:“你的姐妹们在找你了。”

说着把装满小甜品的碟子塞进了她的手里。

关心终于长出一口气。

-

酒会还没结束,关心就以蛋糕吃多腻着了为由,提前离场。

徐训自然与她同进同出。

关心走出大厅的时候还在抱怨徐训给她拿了太多东西,害她吃多了回家还得跑两个小时步才行。

“还有我那叉子怎么回事儿,好像是新拿的。”

徐训就把调包的事儿说了一遍。关心一听说自己用过的叉子居然被换给了陈嘉言,气得差点没飙脏话。

这个狗逼男人故意恶心她是不是?让陈嘉言吃她的口水,亏他想得出来。

“干嘛不用你自己的!”

“我没吃东西,没有叉子。”

理由冠冕堂皇,关心无力反驳,气得她想抬脚踹人,又听身后有人在那里说风凉话。

“我劝你还是对他好一点,万一把人打跑了,你上哪儿再找那么个冤大头去?”

关心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来了。除了她姑姑家那个不成器的表弟潘誉,潘真如的亲弟弟,平常人也不敢在她跟前这么张牙舞爪。

潘誉是典型的纨绔子弟,身边跟着的也是一帮酒肉朋友。这会儿大约是喝了点酒,准备领几个女生回去hy。

其中一个被潘誉搂在怀里,怯生生的模样似乎要哭,身上还穿着关心母校的校服。

关心不由冷笑:“你还有闲心管我。怎么,想跟人轮流发生关系,第二天去吃牢饭?”

潘誉一愣,突然意识到未来姐夫是什么身份,又琢磨了一下那几个女生的年纪。

全t是未成年,这要被她们反咬一口可是划不来。

可到嘴的鸭子又舍不得让它们飞了,他看一眼怀里瑟缩的小美女,又看一眼徐训,满眼不甘心。

徐训不知何时已搂上了关心的肩膀,随意地扫了眼面前的这帮人。

“阿誉,听你姐的。”

声音不高,潘誉却听得一个激灵,不自觉地松开了那姑娘。正准备撤的时候又被关心叫住。

“我警告你。”关心将女生拉至身后,“再让我知道你找人小姑娘玩,我就让你姐夫打断你的腿,听见没有?”

潘誉……

艹,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

离开酒店后,几人各奔东西。

关心坐在来接她的车里,想着关家的前尘往事。

万和船业由爷爷一手建立,如今由姑姑关书慧负责主要的经营事务。关家在她的上一代一共三个孩子,除了她的父亲外,还有一个姑姑和一个叔叔。

她爷爷这人性子有点奇怪,明明就是个暴发户,偏要充斯文立规矩,信奉嫡长子那一套。当年如果不是她父母和哥出事,万和船业如今应该会直接传到她爸手里。

关心从没想过一家独揽大权,钱那么多大家分着花都能过得很不错,何必争个你死我活。

可惜有些事情的发生,打破了一切的平衡。如今姑姑掌权万和,自小体弱多病的叔叔也在集团里担任要职,关家三兄妹只有关心这一支游离在了权力之外。

但万和究竟会交到谁的手里谁也说不准,爷爷对此三缄其口,奶奶自然更怜惜她,所以才会为她订下和徐家的婚事。

有了徐家的庇佑,将来不管财产怎么分,她总不会太受委屈。

想到徐训,关心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膀。

刚才那个男人搂上来的时候动作还挺自然,装得跟她恩爱无比的模样,也算是在人前给足了她面子。

所以这是他的礼尚往来?

关心撇撇嘴,觉得自己亏了。回头还得再敲他一笔才行。

-

第二天,徐训带着方思围去陈嘉言的公司找他。

两人一早出发,却没有直达城南的建瓴地产,反倒先拐个弯去了找了富丽夜总会的领班杏姐。

干这一行的人都晚睡,徐训他们到的时候杏姐还在睡梦中,硬生生被吵醒整个人状态十分不好,蓬头散发倚在出租屋的大门边,边打呵欠边回答徐训的问话。

即便如此,她也不敢跟徐训翻脸。一方面碍于他的警察身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人实在长得太帅。

夜总会里的客人基本都是男人,还都是些脑满肠肥的老男人。即便有年轻的,也没有这么正气干净又英气勃发的。那些被酒色侵蚀过头的皮囊,从里到外都透着令人作呕的气息。

不像徐训,跟块宝玉似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扑上去蹭一蹭。

方思围看出了她的意图,从头到尾就横在两人中间,生怕他们的队长吃一点亏。徐训倒是处变不惊,脸上始终带着和善的笑。

“所以你当真想不起那辆卡宴的颜色和车牌号?”

“警察大哥,您就饶了我吧,能想起卡宴就很不错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