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1 / 2)

会说话就多说点 苏鎏 2511 字 3个月前

关心花了两个小时挑衣服化妆做造型,然后约了简曼宁一起去看画展。

华裔画家姜正川这一年回国发展,接了z大美院教授的职位,从去年到今年已在他名下的画廊开了好几次画展。

前几次都是对外公开展出作品,关心虽欣赏他的画风,可讨厌人挤人的场面就没来。这回这场是所谓的专场,只对曾买过他作品达到一定数量的人员开放。

关心前两年在英国进修的时候就去看过他的画展,也曾大手笔斥巨资买了好几十幅画,用来装点她位于慈西湖畔的一栋别墅。所以哪怕前几场国内的画展她分文未花,今日一来还是受尽礼遇,被姜正川的私人助理stel围着,好一番吹捧。

说是限定展,说白了面对的就是像关心这类有钱有闲的名媛。姜正川向来走阳春白雪高雅风,作品风格华丽大气,在英国的时候便是混迹于达官显贵的圈子之中。他的画每一幅都价格不菲,手里没点闲钱的人轻易不会入手。

即便有钱,像徐训那种性冷淡风的人,只怕也不会欣赏。

偏偏关心就喜欢姜正川这烈火烹油的画风,不理会简曼宁在一旁使劲冲她使眼色,反倒和stel相谈甚欢。

一直到简曼宁在她的胳膊里重重地拧了一下。

关心为着名媛风范硬生生没有变脸,唇角向下压了压,随即又露出标准的笑容。再和stel又聊几句后,她找借口和人分开,然后就被急性子的简曼宁拉到了一旁的角落。

“说吧,到底要干嘛。捏得我疼死了。”

简曼宁假惺惺地替她揉胳膊:“潘真如那个小□□买水军在网上黑你,你真不打算出手教训她?”

“怎么教训,也跟你似的见人就掐?我的手可干不了这个。”

“你关大小姐想出手弄死一个人还不简单,还用得着你亲自出手。”

“你也说了不用我亲自出手,所以这会儿安心陪我看画展就行。别的,再说吧。”

今天早上网上突然就多了很多关于昨天小粉红上发生的凶杀案的所谓报料。本来这种杀人案还没抓到凶手,吃瓜群众看两眼也就散了。偏偏网上不少粉丝不多的小营销号上蹿下跳,发布各种所谓的朋友圈截图或是匿名私信,直指此事和娱乐圈某十八线新人有关。

这事一搭上明星,热度立马蹭蹭往上涨。然后又有人装知情人出来,打着辟谣的旗号把视线往关心身上引。虽没指名道姓,但给出的线索都很符合她的形象。评论里更是有人直接点出了关心的名字。

还有人提起了她最近客串的那部新戏,绘声绘色讲述了关心在组里如何作妖耍大牌,欺负主演潘真如。一整套黑人流程一气呵成,最后在潘真如的粉丝和水军的喊打喊杀中,彻底把关心钉在了恶女人的耻辱柱上。

“再这么下去,你的人设可要倒了。”

“我有什么人设,公主吗?”

别人得靠人设和人气接资源,她关心哪里需要。有的是导演捧着剧组上门来找她,只为求她翻一次牌子。

再说她本来就是公主,只要关家还足够有钱徐家还能揭得开锅,她的公主人设就永远不会倒。

至于潘真如那个贱人,呵……

-

两人在画廊里逛了半天,关心不出意外又订了一批画。

stel一边跟在身边介绍其他作品,一边吩咐工作人员将关心定的画取下精心打包。

关心正跟简曼宁讨论眼前这幅大地向日葵该挂在哪个房间比较好时,旁边展厅里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我家honey年初去找大师算了一卦,就说他今年得有这么一劫。果不其然就来了。不过大师也说了,他有文曲星罩着,100percent能够逢凶化吉。”

关心和简曼宁听到互相对视一眼,后者小声道:“大师说的应该是紫微星吧。”

管他是什么,关心心想。反正陈嘉言找了这么个女朋友,只怕天王老子也罩不住他。

她和简曼宁有意往旁边挪了挪,透过中空的门洞果然看见隔壁展厅里潘真如正和几个姐妹花在闲聊。

“可是如如,那晚你家陈先生也在码头,警方会不会找他调查?”

“是啊,万一在案发现场找到什么……我听说警方都会查dna,要是陈嘉言他……”

“bullshit,我家老陈跟那个死人没半毛钱关系,警察有什么好查的。想拿他的dna作比对,那也得有证据才是。陈叔叔和我爸爸都会请最好的律师,告得他们倾家荡产。还有那个该死的女人,当初骗我大了肚子跑来要钱,连个诊断书都拿不出来。这种人早死早超生。”

潘真如大概是在美国待久了,一番美国大片里的无脑发言之后,终于注意到了正看好戏的关心。

她居然还有心情出来逛画展,网上都把她骂成什么样了,她不是应该躲在被窝里哭才对吗?

关心没受任何影响,她的水军可就白买了。

潘真如愈发来气,冷哼一声指了指展厅里的几幅画,冲stel高傲道:“把这几幅拿下来,我要了。”

stel跟这种人打交道惯了,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变:“不好意思潘小姐,姜先生临走前有吩咐,这展厅里所有的画作都得先让关小姐挑选过后,才能向其他人开放购买。”

潘真如一愣:“他去哪了?”

“去了日本,过两天就回来。”

关心早已习惯了潘真如这种听话抓不住重点的性格,抬手看了看表:“这样吧stel,全都替我收起来,回头送我家里就行。时候不早了,我先吃个午饭。”

“您忙您忙,那个展厅里所有的画作,今天下午一定送到府上。”

在stel溢于言表的喜悦中,关心刷卡走人,扔下了目瞪口呆的潘真如一行人。

简曼宁也有点吃惊:“你连看都没看就买了一个展厅的画,回头不喜欢怎么办?”

“那就送给徐训啊,反正是他花的钱。”

她刚刚刷的那张卡是当初订婚时,徐训走之前留给她的无限额信用卡,关心这一年已经用它买买买了不少好东西。每次刷它心情都特别愉快。

虽然她不缺这点钱,可是花别人的钱总要比花自己的开心得多呢。

-

刑警队的茶水间里,徐训正拿着手机翻看短信。

一整天他的手机就震个不停,但他忙着办案没时间看,这会儿拿出来一翻全是一堆的消费提示短信,都来自于他给关心的那张卡。

自打回国用回了原来的手机号后,他每天都要收到少则几条多则几十条的刷卡提示。对关心每日的行动路线了解得一清二楚。

今天这几笔看起来有点不同,金额比较大,有一笔更是达到了惊人的八位数。看来还真得努力工作还卡债才行。

徐训拿了杯咖啡往外走,还没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就见雷远急匆匆跑了进来,将一沓资料扔在了桌上。

“好小子,到底让我抓住把柄了吧。案发游艇上找到的那条领带,就是陈嘉言那小子当天戴的那条。我问了他公司的保安,人家说了陈嘉言那天四点左右离开公司,戴的就是这条领带。有个去他公司送外卖的小哥也说,那天四点去送外卖时看见了陈嘉言,他肯定他当时戴的就是这条领带。”

方思围听见便凑上来问:“两个人都这么肯定?”

“对。姓陈的那天从公司大厅离开,没叫司机自己开车走的。他这条领带花哩胡哨,一般的上班族没人会戴。也就他是老板没人会说什么,又是去会情人。”

富丽夜总会的领班也证实,陈嘉言这一阵子和李美琴打得火热,这在她们那里已是公开的秘密。

现在李美琴被人杀了,他的领带又出现在了案发现场,陈嘉言自然就成了第一嫌疑人。

徐训没说话,先翻看了那几页资料,那上面是证人的口供。看完后他开口问方思围:“李美琴指甲里有没有找到人体的皮屑组织?”

负责跟技术科对接的程栋接嘴道:“有,还找到不少,技术科已经连夜在提取dna,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徐队,咱们现在只需要让陈嘉言配合咱们取一个dna的鉴定样本,到时候跟李美琴指甲里的皮屑dna一比对,就能知道……”

“怎么才能让陈嘉言配合咱们呢?”

方思围正说得兴奋,突然兜头一盆冷水浇下来,顿时无话可说。

是啊,目前除了证明陈嘉言是李美琴的嫖客之外,别的什么证据都没有。一条领带千千万万,怎么就能证明案发现场那条就是陈嘉言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