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足(1 / 2)

会说话就多说点 苏鎏 1690 字 4个月前

关心也有点好奇:“谁?”

“司莹,法医部新来的高知美女法医。”简曼宁像是想到什么,“北城司家,你应该知道吧。他家如今的家主叫什么来着?”

“司元良。他太太秦阿姨是我妈妈的闺蜜。”

“就是小时候见的那个特爱喂你吃糖的阿姨?这个司莹应该是她的侄女。”

关心和司元良的太太秦念薇走得比较近,但对司莹这个人物却不怎么熟悉。只知道司家高门大户,走的是跟徐家差不多的路子。

女法医?倒是很符合司家大多数孩子的职业定位。她以前倒是没想到,原来徐训好这一口。

那他当初为什么不直接娶司家姑娘呢?

一边跟她联姻,一边又跟人亲热到口红印都沾在衬衣上。本以为他还算有点特别,原来也是俗人一个。

简曼宁见关心半天没出声,拿手肘捅她:“怎么了,吃醋了?”

关心一脸“她有病”的表情:“能别这么恶心吗?”

“可我觉得你跟我们科室一小姑娘挺像的。她上个月被男朋友劈腿,当时也跟你一样这么不以为然,后来我们才知道,她天天晚上回家躲被窝里哭。”

“哭多没意思,要是我……”

“你怎样,找人揍徐训一顿?”

关心:“打人多不文明,咱们得用言语感化对方。好歹得叫他知道,以后做事情得更小心些,免得让别人撞到伤了我的颜面。顺便再说几句委屈的话,让他赔架飞机或是赔栋古堡什么的,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简曼宁抬手摸她额头:“没发烧啊。”

“发什么烧,哭多了才会发烧。出轨是男人的天性,是刻在他们基因里的东西。你若想要走进婚姻,就必须接受这一点,就像你得接受他们年过四十就大肚秃顶性能力变弱一样。你若接受不了,趁早就别打结婚的主意,小鲜肉们的身体不够满足你吗?”

“所以徐训不在的这一年,你吃了多少肉?”

关心笑着白她一眼,转身就走。简曼宁一边追一边嘴里还在逼逼:“徐训如今这年纪应该还能满足你吧?你不如抓紧时间赶紧多多享用,过了四十胖了秃了,再下嘴可就难了。”

一直到电梯门关上,简曼宁才想起正经事来:“医生不看了?”

“改天再来,给足他面子回头飞机也好古堡也罢,要起来就更方便了。我是不是很贴心?”

简曼宁……

您这不是贴心,是贪心好吗?

-

徐训原本和医生约的看诊时间是一个小时,局长亲自批的假,就差派人把他押过来,所以他也只能走这一遭。

只是他跟医生聊了半个小时后对方便笑了。

“心理评估这个事情不急于一时,我想我们还是多见几次面来得更好。你今天若是有事,不妨下次再来。我们换个环境换个话题,可能你会愿意说更多的东西。”

徐训一眼扫完程栋发来的信息,起身冲医生伸出手:“抱歉,今天确实有点急事,下次我一定跟您好好聊聊。”

“是得好好聊,我对你在美国发生的事情也相当感兴趣。”

徐训没接他话茬,礼貌地和人道别之后快步离开。办公室的门关上的一刹那,医生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这显然又是一位不愿意跟医生敞开心扉的病人。而且和以往的大多数病人不同,这人智商情商皆高,想从他嘴里挖出东西来,当真是难啊。

医生为难地摇摇头,长叹一声。

-

徐训一整个下午都在忙,连晚饭都没顾得上吃。傍晚时分富丽夜总会的杏姐还主动找上门来,提供了一些新的线索。

还是关于那辆卡宴的信息。

“我这几天仔细想了又想,还去找了催眠大师,终于想起来那车的颜色是深色。”

当时雷远也在,听到这消息一脸纠结:“大姐,你确定这是你想起来的,不是那什么大师暗示你的?”

杏姐显然对这个称呼十分不满,瞟了雷远一眼:“这位警察叔叔,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我们年轻人记性是很好的,这点你不用怀疑。”

包围方思围程栋在内的几个活宝都吃吃地笑了起来。

雷远瞪他们一眼,又问杏姐:“那你倒说说,具体什么颜色。”

“那我真说不清,那会儿天又暗,马路上光线也弱,那天还有点下雨的样子。我就知道是深色,我这人有一说一,才不会瞎编一个颜色来搅乱你们警方的办案方向。这点觉悟我是有的。”

说完冲徐训抛了个媚眼:“徐警官,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其余人一早就看出来了,这个杏姐明摆着就是冲徐训来的。要不然这么点事情打个电话也就说清了。不过对于她提供的这个线索众人倒也不敢忽视,立马就又有人去核查起来。

时至今日李美琴入行这么久以来所有维持过亲密关系的老板已被一一筛查出来,他们名下有没有卡宴也都统计完毕。如今又多了深色这一选项,排查范围就可近一步缩小。

只是不管怎么查,陈嘉言名下依旧没有查出这么一辆车。警方甚至查了他的父亲和未婚妻,除了他爸有一辆白色之外,再无别的线索。

夜色下黑色蓝色甚至红色都有可能是深色,但这白色就……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