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1 / 2)

会说话就多说点 苏鎏 1649 字 3个月前

关心上了车。司机问是否回老宅,她在后排出了片刻神,抬头薄唇微启:“去游艇会。”

anda一脸不解:“这么晚去那里?”

关心却懒得再开口,慵懒地靠在宽大的座位里把玩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

anda见状不敢再多说什么,直接吩咐司机开车去码头。

关心摸着戒指独自出神。她发现自己竟有些想不起来,当初把这玩意儿套自己手上那人长什么样了。

也是,面目可憎的人在她这里向来没排面,只有美的事物才值得人细细回味。

今晚潘真如和她的塑料姐妹们可没少说她的坏话,这些话这一年来她听得多了。听多了就有点腻。

到底都是些小角色,接触不到他们这个圈子的核心秘密。订婚第二天就飞美国?谁这么没水平造这种五毛钱的谣。他徐二少爷明明订婚宴都没结束,就扔下她这未来新娘和一众近亲好友扬长而去。

那速度快的让当时的关心产生了一种错觉,第三次世界大战开始了,他这是要去拯救全人类?

车子缓缓驶进码头。关心是这家游艇俱乐部的顶级会员,工作人员也都认得她的车,殷勤献上代为保管的游艇钥匙后正要目送他们离开,关心却突然冲司机喊停。

“下车走走。”

她吩咐司机送anda回去,自己拿了钥匙甩上车门径直往前。空无一人的码头栈道,愣是让她走出了十万星光的红毯气场来。

夜色里,她的粉色游艇安静地停靠在那里,不远处传来派对生物们毫无节制的尖叫与笑声,被漆黑的夜色缓缓吞没。

关心上船后进了中层的客厅,找了一瓶酒出来又下了底层的主卧。在干掉半瓶酒之后她沐浴上床,就着船身微微的起伏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那个人的脸意外地变得清晰起来,看起来依旧很不讨人喜欢。

-

关心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的。

窗里透进来的微光告诉她,这会儿时间尚早。

按了按被红酒折腾得不太舒服的太阳穴,关心换了件外套打开房门,朝楼梯走去。边走边问:“是谁?”

那边的回答中气十足:“市刑警队,麻烦开下门。”

关心的第一个想法是,徐训这个狗逼男人带着他手下的人抢亲来了?

走过去开了门,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徐训不在,几个男人在楼梯上站了一串,有穿警服的也有便衣,眉眼都透着迫人的英气。

见多识广的关家大小姐也有点被他们唬住了。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

站她跟前的一位警员掏出证件向她证明身份,随即开口问:“你是这艘船的主人?麻烦出示下身份证。”

关心回房取来证件,顺便换了身衣服。她直觉肯定有事发生,但又猜不到是什么事。等警察验明她的身份后,她跟着楼梯上的几位一起走了上去。

几人径直来到顶层的露天望台,关心一见眼前情景,吓得腿一软直接后退了两步。高跟鞋跟踩在了后面的一位中年警官身上。

对方像是要瞪她,旁边突然多了一个年轻警察,附在中年人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后者脸色微微一变,眉头紧锁。

关心正想问他们躺那儿那具尸体怎么回事儿,就听岸边有女人的声音,轻飘飘软绵绵地钻进她耳朵里。

“……是,我们昨晚就在这里开派对。不止我一个人看到她回来……几点?那我可记不住,反正是晚上。不好意思警官,我们当时在喝酒,没人注意看手机。我们也想不到她会杀人啊。”

确实想不到,昨晚在隔壁船开派对的居然是潘真如。她昨晚没拍到那瓶酒气得不轻,拍卖还没结束就提前离场,也没参加后面的酒会。

原来上这儿寻开心来了。

关心毫不客气冷笑出声。刚才被踩的中年警官终于又找着机会想要瞪她,却再次被打断。

皮鞋踩着台阶缓步向上,来人说话声音不高,语速也如同他的步伐不急不缓。虽说是朝着望台上的人开的口,话里的内容却更像是在针对潘真如。

“人的记忆多有偏差,所以你的朋友用手机记录了下来。时间可以精确到秒。”

一番话说得四平八稳,从表情到语气看不出半点情绪的波动。可关心就是觉得这人沉稳的皮囊下面,带着深深的嘲讽。

好吧,只要他diss潘真如,她就可以和他做好朋友。

关心扫了来人一眼,心里有些吃惊。努力从昨晚的梦里把这人的脸扒拉出来,和眼前这分明的五官放在一起作对比。

美国那破地方有什么水土这么养人,王八蛋出去一年一点不见老,怎么还更嫩了?

背着她在外面偷吃寻开心了?

亏了,早知道她也养小狼狗,守什么活寡啊。

-

徐训刚和关心打个照面,就看出了她毫不掩饰的不屑。他不擅长哄女人,何况眼下这局面也不是哄人的时候。

他将刚拿到的手机递到了副队长雷远面前:“昨晚那群派对里有个小姑娘,录了一段关心上船时的视频。时间是凌晨十二点零五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