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1 / 2)

会说话就多说点 苏鎏 1945 字 3个月前

冬日,难得的艳阳高照。

开机仪式选在了第一场戏要拍的老式公房前,摄影师机上盖了红布,供奉着关帝像和香炉的案桌上也铺上了红布,各色供品摆满一桌,就等着上香揭布。

潘真如坐在阴凉处喝水,头顶上助理给打了伞,阳光一照不到她的脸上,她又觉得有些冷嗖嗖。

“到底什么时候上香,有完没完?”

她是这部戏的女主角,带资进组的关系户,导演向来对她客气。结果一个开机仪式等了半天没开始,她不过上去问两句,竟是被导演直接敷衍着打发了。

助理小心翼翼措辞道:“听说,好像还有一位老师没来?”

“谁?男女主男女配不都来了。演长辈们的老师们也都在,这戏还有什么大人物不成?”

助理摇摇头:“好像也不是多了不起,反正那名字我没听说过,是个女演员,叫关心,就演一个小角色。”

潘真如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谁,叫什么?”

“关心。您也不认识吧?”

潘真如的牙齿抵着保温杯的杯口,牙齿在上面嘶嘶地磨着。哪里就不认识了,根本是熟得不能再熟的关系。

关心,她最最最“亲爱”的表姐,万和船业关家的大小姐,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的角色,难怪开机仪式要等她。

潘真如气得想把杯口咬碎。

万和船业是她外公的产业,如今由她妈关书慧执掌大权。外人看来风光无限,潘真如也一直以关家人自居。

但她心里清楚,自己和关心完全不同。一个姓就决定了两人地位上的差别。她关心什么都不用干,天天在家花钱数钱。她妈每给万和挣一块钱,关心就能分到好几毛。

而她不过是拾人牙慧,连未婚夫都是别人挑剩下的。

-

关心其实并不想来开机仪式。

她在这部戏里就客串一个男主白月光的小角色,前后戏份加起来也就十来分钟。只是导演突然三催四请好话说了一箩筐,她也只能临时改了机票推了和闺蜜们的度假“拨冗”前来。

一来就看到潘真如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关心也懒得跟她扮姐妹情深,例行公事般和众多主创上香拜神,最后揭了红布客气地鼓了会儿掌。

因为潘真如的做作与矫情,仪式生生被拖长了半个小时。

关心抬手看表,心里不悦脸上依旧是滴水不漏的标准笑容。和导演打了声招呼后便带着助理蔓蔓离开了片场。

她今天没有戏,而她晚上还有活动。

导演对她殷勤备至,竟还亲自送到了门口。

助理蔓蔓今天第一天跟关心,还摸不透对方的脾气。但她看得出来关心很不喜欢潘真如。

“心姐您别生气,您一会儿没有通告,迟了半个小时没关……”

话没说完前面的女人突然停步,转身间气场全开,阴影如山般笼罩下来。

关心精致的眉眼一挑:“我不生气,可我晚上真的还有别的事。”

蔓蔓被极致的美貌攻击得瞬间失去了反抗能力,好容易回了一点血后挤出一句:“那、那咱们往那边走,洪哥派来的车停那边。”

说起这车,蔓蔓又觉得关心肯定不是普通人。洪哥那么抠搜一人,对公司不出名的艺人那是恨不得榨干每一滴血。可关心刚抱怨保姆车不舒服,转眼洪哥就把自己的x6送了过来。

这两人不会……

小助理还在恍神,关心早就拔腿下台阶,走向了相反的方向。不远处停了一辆车,助手anda立在后排门边毕恭毕敬,替关心开门关门动作熟练流畅。后排的窗户慢慢放下,关心冲蔓蔓微微一笑,示意她坐公司的车回去。

蔓蔓还沉浸在美颜暴击中无法自拔。她揉揉眼睛,盯着车头的小金人和下面的双r标志看了半天,直到那车的车尾消失在眼前。

所以她今天一直在伺候一位公主?

公主坐在车里闭目养神,anda在一旁汇报今晚要去的地点和活动:“这是您一早就答应的,徐三小姐举办的红酒拍卖会,地点在金汇的主厅。礼服按您的要求腰身改小了半寸,裙身的水晶全部改为钻石。另外您今晚要佩戴的首饰是orndochan以您名字命名的全新系列,项链的主钻为22克拉。此外您的鞋子……”

“行了。”关心懒洋洋打断anda的话,“我眯一会儿,到了叫我。”

anda知道她在剧组泡了一下午肯定很乏,没敢再打扰对方。车子驶入城市的霓虹之中,车灯明灭。

-

拍卖会原定八点开场,关心却姗姗来迟。金汇最大的正厅内席开十五桌,每张长桌都坐满宾客。穿着考究的服务生穿梭期间,不时为人倒酒上菜。

关心来的时候,潘真如正想给自己的未婚夫陈嘉言打电话。说好了一起来,结果放她鸽子不说,竟还迟迟未到。

结果被关心这么一打岔,电话到底是没拨出去。

她看对方的表情有些失神,随即又不屑地笑起来。

不愧是关心,不管出席什么场合都是精致到一丝不漏,永远带着一股“老娘就是来艳压四方”的气势。

潘真如从小被碾压,到如今依旧不习惯。

身边的小姐妹也在讨论关心:“这位到底是谁?”

“关家大小姐啊,你不认得?如如的未婚夫不是差点和她……”那位发现自己说错话,立马改口,“这位一向深藏不露,鲜少出席这种活动。今天要不是卖徐三小姐面子,她肯定不会来。”

另一位也跟着科普:“那是自然,她俩是姑嫂,小姑子的面子总要卖的。要不回头嫁进徐家,日子可不好过。”

“如今就一定好过吗?听说徐二少爷订完婚第二天就飞美国,一年了都没回来,连个证都不跟人领。这嫁不嫁还未可知呢。”

潘真如郁结了半天的情绪总算舒畅了几分。

一抬眼,发现关心正往这边走来。

-

关心刚到的时候就被徐识逮个正着,未来小姑子小嘴叭叭个没完,撒娇地埋怨她来晚了。

关心一扬头:“我这不得艳冠群芳给你挣面子嘛。”

徐识笑得更欢:“我二嫂天下第一美。”

她俩一过来,潘真如一帮人立马闭麦。

简曼宁正刷手机,看一眼跟前满身华翠的大美女,由衷赞叹了一句:“我现在去做变性手术还来得及吗?”

关心往她身边一坐,笑声柔媚:“当然,我这还没结婚。就算结了也得为你离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