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室(1 / 2)

会说话就多说点 苏鎏 1680 字 3个月前

两人一起回了房。

虽然还没正式结婚,但关徐两家似乎已经默认了两人的关系。

关家这么想关心能理解,虽说她不愁嫁,但能嫁高为什么要嫁低。至于徐家……

听说徐训的爷爷奶奶急于抱重孙,在大孙子生了个闺女迟迟不肯再生第二个之后,把主意打到了二孙子头上。于是才有了那场“选妃”般的相看会,那个匆忙的订婚典礼,以及如今明目张胆将两人安排睡一个房间的壮举。

也是,他俩如今也就差一张证,撇开那些传统的道德束缚,时下的年轻人未婚先孕已是常事,徐家长辈也不过就是与时代青年走在同一条路上而已。

但关心自己还有点小计较。

不是男人长得不够帅,也不是房间不够大床垫不够软,只是因为她……怕疼。

公主哪有不怕疼的。

房间依旧是订婚那天她睡的那一间。当时房里的一切摆设装饰皆按新房来弄,所有人都没明说,但所有人也都心照不宣默认了这件事的存在。

只有徐训六岁的小侄子童言无忌,看着婚房里铺着大红锦被的雕花床,蹦出来一句:“只有一张床,你们怎么睡呀?”

关心当时老脸一红。旁边有人逗小男孩:“哥哥姐姐一起睡呀。”

“可他们还没有结婚,订婚不是结婚对不对?”

发自灵魂深处的拷问,把所有成年人都给问懵了。只有徐训伸出手来,在小侄子的额头上轻轻一弹:“姐姐睡床。”

“那你睡哪里?”

“我睡地板。”

那晚关心确实睡在了床上,只是徐训却没睡地板,他直接睡在了飞往美国的飞机上。

时隔一年房内的摆设变化不大,只是红罗锦被换成了普通的素色床品,房间装点的红色饰品也被一一取下。房间渐渐恢复成了它原本的模样。

如同它的主人,清冷而坚硬。

关心不大喜欢这种风格,她住的房间向来明亮通透,处处透着暖意,饰品精巧雅致富有生活气息。不像这房间,冷冰冰跟个地窖似的。

她看一眼坐在沙发里同样跟块冰似的徐训,拿了徐家为她准备的睡衣进了浴室。等洗完澡出来一看,冰块已经从沙发挪到了床上,正靠在床头翻阅着什么。

从微湿的头发可以看出,徐训应该已经洗过澡。

“在哪儿洗的?”

“客房。”

“不想和我用一间浴室?”

徐训放下手中的资料抬头看她,开口时语气毫无波澜:“不,只是等得有点久。”

哪里久,不就两个小时?男人以为女人洗澡就跟他们似的,只是打一遍沐浴露那么简单?要卸妆要蒸脸,泡澡前后都要精油按摩,光是处理那一头长发就要半个多小时。

今天因为仓促来徐家,她很多东西都没带,只能临时借徐识的,已经简化了很多步骤。要搁在家里,还得叫来按摩师好好替她放松放松。

这一整天发生了太多事,可把她累坏了。

本想和对方好好辩两句,但看徐训一副“老子就是不想说话”的嘴脸,关心又懒得对牛弹琴。

她伸手戳了戳对方的资料:“订婚那天你说过什么还记得吗?”

徐训半点不慌,也反问一句:“今天早上你说过什么还记得吗?”

关心……

这人怎么可以没有绅士风度到这种程度!

压制着抄起高跟鞋往他头上砸的冲动,关心挤出一点笑来:“所以你就什么也不做,心安理得地睡下了?”

“我调高了空调的温度,还给你抱了两床被子。”

关心顺着他抬下巴的动作扭头望去,沙发上果真躺着两床被子。

徐训还顺手拿过身边的枕头递了过来:“要吗?”

要不是打不过,那一刻关心都想让他血溅三尺。

抢过枕头铺好被子,两人好长时间都没有交流。关心背过身去不理对方,徐训也不再看资料,关了床头灯准备睡下的时候,突然想起点什么,又问了一句:“我给你发的东西,都背了吗?”

黑暗里长久的沉默蔓延开来,就在徐训准备放弃寻求答案的时候,关心终于闷闷出声:“背了。”

不就忘了他花生过敏嘛,至于这么追根究底。两人本就不熟,为什么非得互背对方的生活习惯粉饰太平?

智商过高的人是不是都这么异于常人?

-

凌晨五点,徐训准时醒来。起身的时候发现床边多了点东西,开了床头灯一看,发现关心正四仰八叉地趴在床边。

一半身子挂在床上,另一半还在地上。脸朝着他睡觉的那半边侧着,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素颜的关心依旧美得耀眼夺目。

徐训思考片刻,伸手把她拉上床,随手扯了自己的被子替她盖上,转身上楼去了健身房。

半个小时后他洗澡穿衣准备出门,临走时接到了周局的电话。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