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氓(1 / 2)

会说话就多说点 苏鎏 1996 字 3个月前

关心看到徐训的时候正巧站在沙发边,于是想也没想就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上。

手机面朝下掉落,屏幕虽然暗了,但直播依旧在继续。

关心浑然不觉,只关心一个问题:“你怎么在家?”

“下班了,我不该回来吗?家里藏别的男人了?”

那语气听上去一点儿没生气,还带了点戏谑的味道。直播间那头的沙雕网友们听得嗷嗷直叫,虽然看不到画面,但仅凭刚才那惊鸿一瞥和磁性到爆的声音,也足够他们脑补出一篇旷世奇作。

关心原本也不过几万人在线的直播间,在短短几十秒时间内人数爆涨。

关心还没意识到自己即将上热搜这个事儿,只顾着找徐训的茬。

“回来就回来,干嘛不穿衣服到处乱走。”

“洗完澡听见有动静就出来瞧瞧。”

“有什么好瞧的,万一来的不是我是个女流氓,直接就把你给办了。”

徐训轻笑两声:“嗯,幸好来的是你。”

网友们听得都快疯了,这都什么虎狼之词。原本关心粉丝不多,来看热闹的多是冲着她的美貌而来,结果谁也没想到竟有这么好的额外福利。

果然这世上漂亮的小姐姐没一个是单身的。

刚刚那男的一看就很帅。有些人手快录了视频,这会儿就献宝似的截了图,迫不及待发到网上吸引眼球。

还有人在屏幕上不停地刷礼物喊话,求关心再把镜头打开。

“看一眼,就让我们看一眼。”

之前关心那个角度其实只拍到了徐训整个人的一小段,也是最激动人心的那一段。上半身肌肉线条特别漂亮,配上腰间隐隐可见的白色浴巾,看得人都疯了。

唯一遗憾的是没拍到男人的脸,但就凭这身材这声线,想也知道绝逼是个惊世大帅哥。

多少人在那一瞬间陷入了爱河之中。

徐训看关心一副要爆炸的模样,走过去摸了摸她的脑袋。关大小姐傲娇地撇开脑袋,抱怨了一句:“别碰我,头发乱了。”

只这一句,又击碎了多少怀春少男的心。

但他们也只听到了这么一句,因为紧接着徐训便提醒关心,要她把直播关了。关心大约是债多不愁,拿起手机的时候脸上表情纹丝不乱,连声招呼都没跟粉丝打,毫不留情切断了直播。

她甚至想直接注销这个账号,从此消失在网络上。

经纪人大洪很不识趣地在这个节骨眼上打来电话,堪堪撞到了枪口上。他在那儿啰哩吧嗦说了一通,又是人气又是热度的,听得关心脑仁疼。

她也懒得跟人废话,一开口就截了对方话头:“我们解约,等我律师信。”

说完便挂电话,惊得大洪下巴都要掉了。什么情况,热搜蹭蹭往上涨,而他的艺人要跟他解约?

他立马回拨了几个电话过去,可都被关心无情摁断。没办法,只能等大小姐过两天气消了再说。

-

关心的气哪是那么容易消的。她当即回房就开始收拾行李。忙起来就不用去想那些尴尬事了。

活了二十几年,这绝对是她人生中最大的污点。如果花钱就能重置时间的话,她愿意倾家荡产只求把那一段给抹去。

到底为什么要听大洪的馊主意,走什么亲民接地气的路线搞那个鬼直播。仙女就该住在天上不沾人间烟火才对,强行崩人设是会遭报应的。

徐训那个王八蛋,一定是老天爷设置在她渡劫路上唯一的绊脚石。

关心越想越气,气到都不想再花对方的钱。她找出徐训给自己的那张卡,重重地拍在了书桌上。然后一扭腰继续收拾行李。

她在归荑馆的东西不多,远比不上关家大宅那跟整套公寓差不多大小的衣帽间里的数量。好在她这回去明鹿山也不过就住两晚,回头让助手再上自己家拿几箱子东西,配上这两箱日用品,大约勉强也是够了。

至于从明鹿山回来后还要不要再回这里住,关心目前还没想好。

总觉得再这么下去,再多的钱也弥补不了她心灵所受的伤害。

不知道现在解除婚约徐训会不会问她要回之前的那些花销,如果不需要……

关心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站在落地镜头做了个深呼吸。

关家大小姐想退婚就退婚,绝不会因为几个小钱就打退堂鼓。那些钱,大不了还他就是了。

打定了个这个主意后关心心情大好,全然没想过自己究竟花了徐训多少钱,又该拿什么来还他。她哼着小曲在房里走来走去,从衣帽间里搬出了各种心水的东西装进箱子里。

正忙活着徐训过来敲门,说有事要跟她谈。关心这会儿连看都不想看他,直接走过去将房门反锁,顺便回了他一句:“可我没什么要跟你谈的。不如这样,明天你也跟我的律师谈好吗?”

这话富有深意,徐训却只充耳不闻,径直讲着自己的计划:“我明天要出几天差,这几日我不在你自己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会给你个惊喜。”

说实话关心在听到“惊喜”二字的时候,很不争气地动摇了一下,想立马开门出去追问是什么。

但她还是生生忍住了,并且拼命给自己洗脑。

关家大小姐要什么没有,这世上根本不存在什么东西能被她称之为惊喜。豪宅名车包包,关家连私人飞机都有,家里房子大的保安和保姆谈个恋爱都要异地恋。

她根本什么都不缺,这死男人休想拿糖衣炮弹诱惑她,仙女姐姐不吃这一套。

-

关心琢磨着要怎么跟徐训退婚的时候,网络上关于两人的讨论却已是铺天盖地。

就凭着那一小段不到三秒的视频截图,徐训这个连脸都没露的男人几乎将热搜进行了一次屠版。

潘真如被这一切搞得莫名其妙。

她前一阵儿因为陈嘉言的事情丢了大脸,急于重塑自己的形象。正巧刚参加一个活动走了红毯,就让人买了个“潘真如粉色星光裙”的热搜。

原本今晚热搜风平浪静没什么热点,她这一条空降到第四也引起了一小波关注。结果关心那边莫名其妙来了场直播,还搞了个裸男出来,生生抢了她的风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