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俩百九十八(1 / 2)

妈咪是影后 韩祯祯 925 字 4个月前

雨,停了,一阵冷风袭来,扫来削骨的寒意。

林晗怀抱着这个小婴儿,沿着幽黑的路段,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感觉自己快昏厥般,脸色越来越苍白,饿得饥肠寸断,每走一步,都是那般苦苦的死撑,终于看到前方路段,街灯越来越明亮,似乎来到了某广场,她即刻流露疲累的笑意,重重地喘了口气,刚想迈步往前走,却发现双腿已经虚软无力,终还是情不禁挨着某建筑物的墙体,慢慢地坐下来……

金毛小狍即旋摇着尾巴,也会在她身边,可怜巴巴地看向周围的环境。

林晗咽了咽干渴的喉间,伸出手擦掉额前的汗水,即刻担心地腑脸,凝望着怀里的小宝贝,或许是因为哭累了,又或许是因为这般拥抱,舒适而有安全感,粉嫩的小脸无声地倾向自己的身体,沉沉地睡着,因足够的体温,那溢汗的小鼻子,正发出令人放心的呼吸声,好可爱……她笑了,情不禁伸出手,轻掂着那粉色襁褓,彻底地看清这宝贝的小脸,弧形轮廓竟极为好看,眼线那么长,鼻子尖-挺挺的,尤其是粉嫩的小嘴巴,仿佛带着某点执拗地紧抿着,内心滑过一阵暖流,不由主地拥紧怀里的小宝贝,看向前方汹涌澎湃的滨海岸线,感觉一阵阵风势,扑得人冷冰冰的,她便缓缓地伸出手,轻拍着这宝贝的背部,仿佛就为了安抚她的心,如同母亲般,轻轻地唱着:“那天的云,是否都已料到,所以脚步才轻巧,以免打扰到我们的时光,因为注定那么少……风,吹着白云飘,你到哪里去了,想你的时候,抬头微笑,知道不知道……”

这首歌是自己曾经对母亲最后的幻像,好像也有那么一点时候,似乎有过温情。

眼泪滑落下来。

这个女孩轻眨着泪眼,遥望着前方幽暗的海岸线,竟丝毫没有感觉到冰冷,心如死灰般的她,再用儿时那盼望的声音,轻轻幽幽地唱:“风儿,吹着白云飘,你到那里去了,想你的时候,抬头微笑,知道不知道……“

声音有点哽咽。

林晗强忍着眼眶的泪水,想起母亲曾经有那么一次,穿着高贵的服饰,陪着自己坐在秋千上,边晃动时,边一点一点好有耐性地教着自己唱这首歌,那个时候母亲的脸,仿如天空飞旋的梨花,一阵悲从中来,脸倾刻埋在襁褓中那点温暖里,抽泣声阵阵响起,眼泪颗颗滚落……

有对情侣,刚从影剧院走出来,顶着寒冷的风势,相互依偎地往前走时,看到一对母子靠在湿沥的墙角,那么凄然地坐着,母亲甚至那么可怜的哭着,仿佛正承受着巨大的悲痛,他们一时同情心突起,便直接掏出十块钱,轻轻地扔到面前……

“………………”林晗感觉到有点异样,双眼挂着泪珠,抬起头的时候,已然看到情侣离去,而湿沥的地面,居然摆放着十块钱,她的心一暖,感动地看向逐渐远去的俩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