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尤里复仇(1 / 2)

“不知道大师您都有些什么绝活啊,能不能让我们开开眼,也好写通讯稿”,李云腾一屁股扎到沙发上。

还没等张大师张嘴,在边上一直俯首听耳的徒弟开始自己当起了捧哏,“不是跟您吹,我师父本事儿大了去了,近的先不说,就说说远的,大兴安岭火灾知道吗?那就是我师父发功灭的,其他的像这个“透视”识字啊、徒手停风扇啊,还有什么意念发功烧衣服啊这都是小意思”。

张大师瞪了徒弟一眼,“呵呵,这个发功需要酝酿情绪,再说了你们这里场地也不合适,你们写文章需要观摩的话,可以下周二到贝展剧场,我在那里开讲座,会有气功展示”。

“哦,原来如此,这个意念发功我知道,苏联就有一位叫尤里的科学家,他就会意念控制,让人听他的话,听说他专门成立了一个叫“theavengers”的情报机构,用来策反美军叛徒”,李云腾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张大师朝徒弟问道,“这个这个热玩者是什么?”

徒弟抓了抓下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坐在办公桌边上一直没说话的夏成文说道,“theavengers翻译过来就是复仇的人,大概这么个意思”

“哦哦,复仇,尤里复仇,嗯,咱们社会主义国家吃了多少美军的暗亏,确实要复仇,不过他这个意念控制我也会,只是发这个功太消耗真气了,所以平时不展示,那么今天咱们就说到这儿吧,下周二贝展剧场见”,张大师不喜欢跟文人打交道,这些臭老九总是嘴上挂着让人听不懂的话。

“张大师您这就走啊,正好中午了,在这儿吃了再走吧”,夏成文挽留道。

旁边的徒弟连忙问道,“我师父吃饭的时候需要粘人气儿,要到人多的地方吃饭,比如饭店啊、餐厅啊这些地方”

话音刚落,张大师的脚步也放慢了,耳朵也支起来了。

这尼玛是黑山老妖还是练的吸星大法啊,还吸人气儿,李云腾强忍住笑意,“我们这儿的伙食,是和楼下耗材店搭伙,老板媳妇儿亲手做的,味道一流”。

“欸,我们怎么能够打扰别人呢,这不是让我破功嘛,呵呵,二位见笑了”。

送走张大师师徒二人,别的编辑都下楼吃饭去了,办公室里就只剩下李云腾和夏成文两个。

“你怎么看”。

夏成文沉思一会儿,“不好说,人体宇宙学这块我看到过一些资料,不懂,所以没有深入研究过,不过他这个灭火肯定不是真的,这是咱们武警消防战士和参与灭火同志的功劳”。

“嗯,改天去买台相机,到时候去会会他”,李云腾说完准备下去吃饭。

“等会儿,老板,我先给您汇报一下近期工作,新的一期杂志回款已经收回来了,核算完成本后,利润八千七百元,另外一个就是沪市那边的事情,也是因为我个人的情况,您在文艺出版社的《鬼吹》稿费只能按照原来的标准发放,最后一个就是赔给楼下耗材店电脑的费用,现在还差老王七千元,为了不影响杂志出版,我建议等下一期杂志发行后再付款”。

李云腾拍了拍夏成文的肩膀,“你办事,我放心”。

铁匠胡同位于南二环方庄附近,来源于民国年间几位跑反来帝都找活路的铁匠师傅,因为经常有内城商户过来打铁器,顺口叫铁匠胡同,名称就这样传了下来,原本的地名已经不可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