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打靶(1 / 2)

“他怎么了?我没听清,要不要送到校医室检查一下”,赵老师满头问号。

“老师,我没事”,顾鹏在床上随便抓起一个毛巾捂住鼻子。

赵老师点点头,“嗯,那就好,我除了过来检查卫生情况之外,顺便跟你们说一声,明天正式开始军训,可是军训服装要晚上才能到,到时候需要你们帮忙搬一下物资,毕竟咱们班就你们几个男子汉哈”。

顾鹏连忙拍起胸口,“老师您放心吧,你就是我们的苦力,呃不,我们就是你的奴隶,让我们干啥我们干啥”。

众人神色异样,这台词怎么看怎么怪异,这哥们儿是怎么考上大学的。

学校是从去年开始把军训纳入到教学计划,今年实施的政策更加完善,和当地驻军合作,由某部摩步团来负责操练,直接在军营训练一个月。

第二天天不亮,辅导员挨个敲醒新生宿舍,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穿着没有红领章的绿色78式夏季作训服,卷起铺盖,精神抖擞的坐上了去军营的六轮大卡。

卡车上自然是没有座位,只能席地而坐,女孩子聚在一起热情的谈天说地,男生则更加憧憬军营生活,什么打枪打炮的,最喜欢了,尤其是李兵最为兴奋,“你们听说了吗,训练咱们的部队刚从边境轮战下来,都是以一当十的老兵”。

车尾两位穿着大五叶伪装服士兵背朝学生坐在车沿,一声不响,眼神看上去也不怎么友善,似乎学生们的议论和他们毫无关系。

李云腾若有所思,这次的军训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军训营地在远郊,离市区两个多小时车程,出发时天气还不错,气候宜人,此时太阳当空照,帆布车厢就好像一个大烤箱,坐在里面就跟蒸桑拿一般,同学们从最开始的兴奋慢慢烦躁起来,好在大家从小就是从苦日子过来的,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学校八八届新生有一千多不到两千人,正好编为一个加强团。以连为单位,配备了三名教官。

漫长的颠簸过后,车队缓慢驶入到了营房,等待着的,是汗与火的磨炼。

九月份,正是秋老虎肆虐的时候,夏日炎炎,宋维扬全身汗如雨下,他快要坚持不下去了,瞄了瞄旁边纹丝不动的女生,总不能被女孩子瞧不起吧,咬紧牙关依旧挺直腰杆。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响起了集合号,组织连队到食堂用餐,紧绷的神经总算可以松弛下来了。

高强度运动之后,吃什么都是香的,连李子云这个沪城人都爱上了食堂里的馒头白菜。

食堂的圆桌都坐满了人,高个子团长站在中间,“日落西山红霞飞,预备唱”。

-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胸前红花映彩霞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soso

-sodaore

一首饭前大合唱之后,食堂里就只剩下嚼馒头吧唧吧唧嘴的声音。

晚上宿舍,李兵还在哼唱战士打靶归来。

顾鹏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道:“连长大哥,能不能换首歌,我现在听着这首歌腿就打摆子”。

李兵因为对军训的热情最高亢,被大家选为了连长。

李云腾笑了笑,没去理会他们两个,趁着军训期间,好好研究了一番赚钱计划,英雄也为五斗米折腰,更别说第一桶金了。

“老大,借你的故事会给我看一看呗”,李云腾昨天就盯上了班长的故事会了。

八十年代的沪城文艺出版社的《故事会》跟二十一世纪的《故事会》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样子,此时故事会著名的说书俑标志还没有出现,不过内容已经很完善,有多个板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