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淡黄色的连衣裙(1 / 2)

小女孩用筷子戳着肉丸子,看着李云腾画画,“叔叔,你怎么不吃饭啊”

因为穷啊!李云腾手头只有两百块钱,去掉返程的三十多块钱火车票的费用,可支配的钱就只有一百五六十块钱,这点儿钱要用到年底寒假回家,自然舍不得乱花钱,一路上靠着老妈买的两个饼也挺压肚子。

“哥哥上车前吃过饭了,现在不饿,你多吃点儿,以后个子长高高”,李云腾悄悄看了看单肩挎包里面油纸包着的酱香饼,已经碎成渣。

“老弟,锅炉房有开水了,你不去接点儿,排队的人太多了,再不去就没了”,空气刚散去的蒜味又迎面而来,胖大哥端着搪瓷缸一屁股坐下,“嗬,还在画那。”

还没等李云腾回话,老干部对小女孩说道:“果果,你别乱跑,爷爷去打点儿水”。

然后又反过头对着李云腾和胖哥说道:“麻烦二位帮忙看一会儿小孩儿,谢谢啊”,说完,屁颠屁颠端着泡着枸杞的保温杯跑向过道深处。

“这老头,有意思”,胖哥点上一根烟吞云吐雾。

小女孩趴在桌子上,“叔叔,你这个画的是我吗”。

李云腾忍俊不禁的笑了了,这个他是参照樱桃小丸子画了一个吃惊表情包,“对,是的,这个送你了。”

夜深了,喧嚣的车厢也慢慢沉静下来,李云腾将帆布挎包压在屁股底下,眯着眼睛,靠在椅子上。

朝阳初升,远处若隐若现的出现了高楼大厦的轮廓,一路走走停停,行驶了快二十四个小时的火车终于驶入帝度。

列车跟随信号灯指示减速进入城区,缓慢进入火车站台,“滋”,火车随着一阵刹车声,停稳了列车。

乘务员推开挤在车门要下车的人群,在门上插入特殊的三角钥匙,折开尾部其他功能钥匙,形成杠杆,用力一拧,拉开车门,急不可耐的乘客蜂拥而下。

各个车厢下车的长龙随着工作人员的指引汇聚到一起,人群快步朝出站口涌去,生怕慢一脚会吃很大的亏。

临到下车,胖哥硬塞过来一张名片,上面满满当当的写着经营范围,什么男装女装、五金日化、粮油副食之类的,合着就是一个行走的淘宝啊,“老弟,有事记得打我电话,帝都这地儿我熟的很,通了就说找赵大鹏”。

李云腾很无奈,自己都没跟他说上几句话,谈不上什么交情。

刚到出站口就感受到了开学气氛,出口两侧举满了写有学校名字的牌子。

“这就是八十年代的帝都啊!”,站在出站口的李云腾好好伸了一个懒腰,坐了这么久的火车,全身骨头都是又酸又麻,要不是怕被人当成神经病,真想大喊两声释放一下。

跟随引导的学长来到了站外马路边,前面到已经到了几个新生正蹲在马路牙子上。

等人数够多了,学校会安排大巴到接站位置统一接送新生到校,不过也有本地学生自行去学校的。

没多久,来了一辆斯柯达大客车,车况很差,看上去有二三十年了,李云腾还在红里泛黑的织物座椅缝上摸到碎成半截的麻花。

学校门口两边挂着十多条迎接新生的横幅。

李云腾和其他新生一样,背着鼓鼓囊囊的行李就跟行军打仗的士兵一般。

什么搪瓷脸盆,暖水瓶,凉席,大棉被,床单床罩蚊帐,还有春夏秋冬换洗的衣物。

最关键穿的土里土气,跟老生的穿着打扮明显不一样。

一下车就被两位热情的学姐领着去报道,顿时把行李分的一干二净,真乃“女汉子”。

“不用,真不用,学姐,真不用,我能提得动,谢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