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军歌大赛(1 / 2)

“我在这儿那”,正当大家要报告给教官的时候,李兵兴致冲冲回到队伍。

“看”,李兵从口袋伸出双手,向外一摊,手里抓的全部都是黄橙橙的子弹壳,“我央求营长让我当报靶员,你们打完枪,我去捡弹壳去了,来来,人人有份,一人一粒子弹壳”。

“班长万岁”

回程不需要步行,坐六轮大卡回去。

军训最后一天的晚餐是猪肉炖粉条和必不可少的咸菜,每一桌还有半边西瓜,饭菜很丰盛,可是每个同学都很失落,心里好像被什么堵住了。

席间,连长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李兵去哪儿了,有人看到他没”,张任问道。

李子云往碗里舀了一块肥肉片子,“不知道,你发没发现,今天吃饭的人少了不少”。

营地深处,一栋挂着国徽的苏式小楼前,停了一辆黑色伏尔加汽车。

小会议室,近百男女学生正襟危坐,其中就坐着再一次失踪的李兵同学,随着门口脚步越来越近,神经更加紧绷到一起。

一位穿着黑色polo衫的中年男性推门而入,后面跟着一位同样服装新潮的妙龄女郎,随后进来的是几个抱着泡沫保温箱的大盖帽军官。

中年男性走到发言席,摘下墨镜,“各位同学,不要紧张,放轻松,ada各位同学发可乐和汉堡包,我请大家吃晚饭,咱们边吃边聊”。

妙龄女郎不声不响的从泡沫保温箱里拿出玻璃瓶可乐和锡纸包着的汉堡包分发给同学。

严肃的气氛顿时一松。

“这是啥?”

“土包子,这是汉堡包”。

“笨蛋,错了,这是啃德基家乡鸡”。

“那鸡在哪儿?”

中年男性笑了笑,“好不好吃”。

“好吃”,同学们异口同声道。

“那你们知道这是来自哪里吗”。

“肯定是美国”。

“不一定,也可能是德国”。

夜已经很深了,明天就是回学校的日子,可是宿舍里的天天盼望着“回家”的小伙子却都睡不着觉。

“你说李兵是不是破格直招当士官了”,李子云在床上翻来覆去。

顾鹏从枕头里掏出一把花生细细品尝,“你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等回学校了我请各位下馆子,西域斋的豆腐脑,大栅栏的爆肚冯,还有老张家的豆汁儿,啧啧,想的我都流口水了”。

李云腾看了看李兵空着的床铺,“或许命中注定他的走的路跟我们不同,也更加艰险”。

“呼嘘,呼嘘,呼嘘”,张任的呼噜声越来越大。

宿舍外面响起了一阵集结号,“滴滴答滴答滴答滴”。

“什么情况,最后一晚上都不让人消停”,顾鹏连忙把没吃完的花生又塞回枕头里面。

众人赶紧穿好衣服来到训练场,已经有不少队伍集结完毕,只见队伍中间,一排拆掉车厢挡板的大军卡组成的高台,远处另外几辆军大卡打开大灯将光线投射到这边,二者巧妙组成了临时舞台。

“赵老师”,顾鹏兴奋的朝辅导员挥手。

半个多月不见的辅导员们这时候也露面了,衣着靓丽的站在舞台一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