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竞争对手(1 / 2)

新成立的电脑公司依然是“戴帽子”企业,借学校外国语大学的名义成立了一个纸面上的“电脑维修部”,每年只要一千元管理费。

“电脑维修部”的总部在中关村,《奇点科技》杂志社的楼下,也是就是老王耗材店店的隔壁,一个卖汉字编辑系统,一个卖电脑耗材,两者正好可以搭配推销。

两万块现金真不经用,门店就配了两台电话用于销售,就这一项就花了5600块,电话的初装费居然要2800元一台。

根据市面上的物价水平,李云腾把这套汉字输入编辑系统的售价,定为四千九百九十九元一整套,配备一个汉显卡硬件和一套编辑系统的软体,并且内置仿宋_1989字体、黑体_1989字体、楷体_1989字体这三款字体,连同驱动一起装在三张35英寸的软盘里,他把这套系统命名为“毕升汉字排版系统10”。

四千九百九十九元看着价格不低,但是一对比,不带编辑系统,只能显示汉字的汉卡都要卖三四千块,这价格就很香了,再说能买得起这种产品的单位都是国营大厂或是大单位,不差钱,只缺能满足工作场景的解决方案。

在开学的第二周的礼拜天,“电脑维修部”举行开业典礼,特意邀请了林博士以及学校校方代表出席,其余的与会人员就是班上同学和杂志社没事的员工,一起过来凑个人气,然后中午蹭顿饭。

校长兴致冲冲的过来,发现没有多少观众,也没有什么重量级领导,打声招呼寒暄两声就走了,就只剩下系主任吕主任。

邻居老王买了两麻袋鞭炮,整整响了半个多小时,炸开的鞭炮纸铺满一地,宣告着“电脑维修部”正式开门营业。

常年黑着脸的吕主任,这次却笑容满面,“李总啊,搞得不错嘛,当初弄校刊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有闯劲的孩子,明年全国学联开大会,说什么我也得把你作为优秀代表推上去,让其他同学好好向你学习”。

李云腾笑道,“这离不开学校的支持,没有您的指导,这个电脑维修部也不能这么快就办下来,哎,赵老师怎么没来,今天周末她应该也不上班啊”。

吕主任递过来一根烟,“你不知道吗,小赵她是在职研究生,现在又报了博士进修,这次的指标可以出国留学,啧啧啧,好像是美国,现在天天抓紧学习,要不是课堂上的东西早丢的一干二净,连我都有想法了”。

顾鹏一直在旁边竖着耳朵,“啊,那怎么能行,我们岂不是没有辅导员了啊”。

“嗨!还早着呢,又不是她一个人申请指标,至少要明年才会有结果,再说了辅导员又不是只有一个,你这着什么急”,吕主任笑了笑。

为了“毕升汉字排版系统10”能够一炮而红,特意安排了自家的《奇点科技》提前一个礼拜发刊,除了正常的广告位宣传之外,还安排了几篇教程软文。

如果是后世经历过互联网时代信息轰炸的人,肯定会对这种营销小把戏嗤之以鼻,这也痕迹也太明显,手法也太拙劣了。

只是可惜杂志的销量不大,全国才几万份,覆盖的面太小,好在杂志的定位属于科技科普类,也算是精准推广。

一个礼拜过去了,就只有一个打电话过来咨询的,这让李云腾心里有些七上八下,莫非价格定高了?

幸好大一第二个学期的课程安排比较扎实,新增了‘广播电视新闻采访与写作’和‘新闻舆论与心理学’这两门课,让他没有过多精力去想七想八,只能再等等看。

此时远离帝都千里之外的皖省省会城市,省统计局办公楼,有一个戴眼镜的青年,拿里攥着一封辞职信站在局领导办公室门口,来回徘徊,踌躇不安。

他想起在深镇读书时,参加的四通总经理万总的讲座,到底是自己捏泥饭碗吃饭,还是用国家的铁饭碗吃饭,这是一个问题。

如果放弃国家的铁饭碗,家里人会理解吗?

如果自己捏泥饭碗,这个饭好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