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麻烦给我来一打82年的拉菲(1 / 2)

“喂喂!能听到吗!喂我老吴啊,找你帮个忙,我这儿一朋友明天出去,可是买不到火车票了”,吴主任捂住话筒,朝李云腾问道,“你要去的地儿是哪儿?”

李云腾连忙答道,“滨江市”。

“滨江,对,对对对!哎,介绍信,嗨,这个能叫问题嘛,行,谢谢哥们儿,改天聚”,吴处长撂下电话,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继续说道,“明天上午八点到国际机场,拿着介绍信报我的名字就成,走吧,到饭点儿了,咱们吃饭去”。

吃饭的位置最后没有在出版社的食堂解决,吴主任开着出版社的上海牌轿车载着众人来到了东城区,马克西姆餐厅。

据说是帝都第一家西餐厅,83年开张的时候还上过新闻联播,是首都数一数二的高档餐厅。

推门而入,装潢确实很别致,漂亮的巴洛克风格墙绘和地毯,柔软的高档皮质沙发,让李云腾恍如隔世,以为自己回到了三十年后的高档私人会所,摇了摇脑袋,清醒几分,回过神来心跳骤然加快,摸了摸口袋,不知道这里收不收支票,现金可没带多少啊。

“你们先点菜,我去个厕所,那个服务员儿,洗手间怎么走”,周主任拍拍屁股去了厕所。

“先生,您看你们需要些什么?”服务员问道。

餐桌上三个人大眼瞪小眼,正主走了这该怎么点菜。

李云腾望向坐在对面的周小姐,小姐姐从包里拿出化妆镜补妆没有搭茬,夏成文也把脸撇向一边,看样子打定主意要当透明人了,他只好接过菜单摊放在桌子上。

嘶,cao,已经想到了价格会不便宜,可是却没想到会这么贵,菜单是中英文双语,可能是为了衬托英文版本的文字长度,中文菜名也跟着拖着老长一截儿,基本上能从菜名上看出这道菜的主料和做法,再一看单品的价格,一小杯咖啡都要五块钱,这都能买大半罐雀巢速溶咖啡了,雀巢喝完了好歹还有个玻璃缸可以当茶杯用。

都说啃德基西餐卖的贵,跟这里一比,明显的美利坚资本主义拖了法兰西资本主义的后腿啊。

菜单翻过一页,一页比一页贵,李云腾根本没法点,这跟拿着刀子割自己肉一样啊。

服务员已经见怪不怪,说道,“先生,我们这里还有套餐,158元一位的西式商务餐,还有198元一位的法式正餐”。

“那就198元的,四位”,既然来的是法国餐厅,那肯定是吃法国餐啊,心在滴血啊。

李云腾默默算了一下,四个人需要花792块钱,还要加10%的服务费,外国人叫小费,真是的,都入乡了还不随俗,把资本主义收小费的陋习还带过来了。

这一餐的物价水平大约相当于后世三万七千块钱,从价格上看不愧是帝都第一餐厅,唉,就当给手下的编辑一次性开了五个月工资。

周小姐指着摊在桌面上的菜单说道,“哎,这上面画的小人画蛮有意思的,咦,你们有没有发现,那边墙上相框里也有这个小人画,好像四处都有这种风格的画”。

一般顾客第一次看到菜单上画着的漫画,都会以为有什么可歌可泣的背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