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倒飞机(1 / 2)

“昨天再三叮嘱你穿件军大衣出门,偏不听,排一晚上队买车票,能不感冒嘛”,母亲责怪道。

父亲笑了笑,“没事,咳咳,云云啊,你父亲我跟不上时代,不懂你说的什么大众创业,什么下海政策,我只知道你现在应该把心思多花在学习上,国家花这么大精力培养你,你可不能忘本,将来得报效社会,咳咳咳”。

“爸,我知道该怎么做,妈,你们快回去吧”,李云腾发现父母两鬓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许多白发,在他再三催促下,父母佝偻着身子,慢慢移向出站口,斜拉出高大的影子。

亲爱的爸爸妈妈,正在慢慢老去,泪珠止不住在眼眶打转。“嘿,老弟,咱们又碰到了,真是有缘啊”,一个汉子拍了拍李云腾的肩膀

李云腾悄悄抹去眼角的泪痕,回头一看,原来是第一次去帝都时,坐在邻座的胖哥。

“你是?肖大宝”。

胖哥笑了笑,“嘿,老弟记性不错,还记得我”。

只可惜两个人不是同一节车厢,李云腾的卧铺车现在在餐车后面,相隔好几个车厢。

“待会儿晚上七点,咱们餐车见,我请你吃饭,不来就是看不起我啊”。

唉,这大哥怎么这么热情啊

来到卧铺车厢,李云腾的床位是上铺,可是现在还没到晚上,躺上去也睡不着,刚好看到一位乘务员举着放像车厢的牌子在过道走过,于是跟了过去。

放像车厢,也就是俗称电视车厢,是为了满足部分乘客的需求而开设的服务,但是大部分的老百姓没有这么高的奢求,买全价票的乘客不多,空出很多座位。

李云腾交了钱,找到一个相对不错的位置。

虽然俗称是电视车厢,可是火车行驶区间跨度大,接收的广播信号质量参差不齐,所以大部分时间还是放的录像带。

现在电视上播放的是1965年版《地道战》电影,屏幕虽然小,可是看起来还是很带感,就差爆米花了。

李云腾好久没有看黑白电影了,发现老一辈电影人拍的电影还真有那个味儿,越看越有意思,一下忘记了时间,一盘带子最多只有62分钟时长,一部电影中途至少要换一次录像带才能收尾,乘务员好像已经放了好几部电影了。

换带子的空挡,突然想起和肖大宝的餐厅约会,慌忙拿出bb机看了看时间,还好,七点一刻,还不算晚,连忙起身去9号餐车。

肖大宝一个人占着一个小方桌子,就着一盘花生米自斟自饮,“哎,老弟啊,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服务员,菜单”。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在电视车厢看电影,一下忘了时间”,李云腾说明原因。

餐车没有开火,全部都是提前做好的热菜,存放在特制的蒸锅里面加热保温,服务员很快上好了加的菜,一盘焖腊肉,一盘芹菜香干,一盘青椒炒蛋,全部都是家常菜。

一杯大曲下肚,就着菜,两个人拉开了话匣子。

喝到微醺的肖大宝开始诉苦,“老弟啊,你是不知道哥哥我有多难啊,好不容易攒一批收音机,准备押到蜀省好好赚一笔,妈-逼的,居然碰到抢劫的,整整两百台啊,就一下子,我这两年白干了。”

李云腾劝解道,“别总想那些不如意的事情,鲁迅曾经说过,‘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现在你人是平安的,没缺胳膊少腿,困难总会过去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