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一出好戏(1 / 2)

贝展剧院的大厅,人潮涌动,过道的人群按照发的票根找到指定座位,眼看着座位要坐满了,可还是不断有人从门口挤进来,贝展剧场可是能坐小三千人啊。

一帮人在贵宾室和张大仙东拉西扯半天,直到徒弟通知师父可以开始了,众人才从后台入场。

进入观众席,李云腾这才发现原来所谓的法器就是一口铁锅,这究竟是闹哪样,莫非是要把铁锅当卫星天线使用?

“宇宙大气里有看不见摸不着的电磁波,这个电磁波能够间歇性激活大脑的任督二脉,这个法器的作用就是把原本分散的电磁波聚齐到一起”不得不佩服张大仙的口才,台下的观众居然心甘情愿像傻子一样把铁锅举在头顶。

李云腾哭笑不得,对拿着夏成文说道,“快,你多拍几张,特写也要几张,主要是全景”。

三千多号人,在张大仙的指挥下,嘴里念念有词,这是在发功,接收宇宙信号。

李云腾走到一位全神贯注的老头面前,“大爷,你现在能感受到天人合一的感觉吗?”

老头连声道,“能啊,可能啦,我的妈呀,大师太厉害了,现在我双手感觉到一股力量向我顶过来。”

一个小时过去,中场休息十分钟,接下来是群众们喜闻乐见的大师发功表演环节。

“现在社会上总有人对咱们气功有误解,今天有幸请到咱们这个、这个杂志社的记者朋友来见证,大家掌声欢迎记者朋友上台”。

张大仙发话,观众放下头上的铁锅,空出手鼓掌,李云腾几个也在稀稀拉拉的掌声中登上了舞台。

“小李记者,你可是第一个离我这么近看我发功的哦”,只见张大仙叫徒弟端上一个脸盆,首先拿干毛巾擦了擦脸,然后把毛巾在旁边的脸盆打湿,把两只胳膊擦拭一遍,对台下观众解释道,“在发功前,需要净身,因为只有心诚才能发功成功”。

说完,有模有样的扎下一个马步,全场几千双眼睛就盯着张大仙,一分钟过去,再然后两分钟过去了,没有任何变化。

李云腾移到旁边放脸盆的桌子,低头朝里面嗅了嗅,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三分钟过去,扎马步发功的张大师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不过眼神悄悄移到李云腾这边。

“哎呀,我滴妈呀,大师你起火了!”

大师没有起火,不过全身在冒烟,有些像冬天里涮肉时老北京铜火锅冒出的热气,烟雾不浓不淡。

李云腾瞅了瞅脸盆,嘴角上扬,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瞥见桌子后面的一摞表演用的红砖,心生一计。

“这个怎么还冒烟,这也太玄了吧”,夏成文问道。

李云腾摇了摇头,笑道,“且看”。

从夏成文手里拿过相机拍照,假装构图取景,脚步一退再退,一个踉跄,把桌子上的脸盆撞倒在地,水全部泼到了红砖上。

正在表演发功冒烟的张大仙,脸色憋得通红,等到身体不在释放烟雾,“啊哈呔”,一个花式收功。

接下来的表演则是常见手劈红砖,红砖一头放在桌子上,另一头悬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