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1988年的飞机(1 / 2)

一楼电脑耗材店,李总正在和老王侃大山,主要是想借他的三轮车使使。

有三轮自行车好拉货,方便去市场买些特产什么的带回老家

唠了老半天才蹭到老王的三轮自行车,一个健步跨上座位,位置已经确定,离的最近的是西单商场。

西单商场属于帝都四大百货商城之一,一大家子要是去逛商场,一天不用出门,大人可以打桌球理发什么的,小孩可以看书看杂耍,到中午饭点了,可以到风味餐馆就餐,甚至于还有电影院和曲艺场,基本上吃的、穿的、玩的什么都有,有点儿像二十二年后的万达广场。

回家的火车上怕不好带太多东西,所以李云腾买了两块最新的dw5600电子手表,这是给爸妈的,“福”牌乐口福麦乳精六罐,这是送亲戚的,一箱牛肉罐头,这是给自己的,还有十斤大白兔奶糖,这是给小朋友的。

搞定,三轮自行车塞得满满当当的。

回程还没骑多久,李云腾就气喘吁吁,“看样子自己还是不适合骑自行车,有钱了得买辆摩托车”。

还没到楼下电脑耗材店,就看到远处夏成文伸长了脖子张望。

“李总,幸亏您还没走,有个事我差点儿忘了,还需要向您请示一下,就是咱们大客户大领导这边,过年是不是也要拜拜年意思意思”。

拜年是次要的,主要还是需要借这个由头给大客户大领导送些礼品什么的,巩固维护客户关系。

此时民营经济环境下,正如今年上映的电影《傻冒经理》里面描述一般,送礼的目的不求办什么事,但求不找什么麻烦而已。

以杂志社现在的体量而言,还没法出淤泥。

至于给客户领导送礼品,又是一件头疼的事情,一是价格不能超纲,这样各方面都说的过去,二是客户领导指不定是男是女,所以不能太俗气,否则就没法体现送礼的意义,要不然直接给现金让客户自己去买不得了。

李云腾想了想,正好看到老王出门,喊停他,“老王,给你个新活,印刷一千份挂历什么价格”。

“嚯,我说小李啊,现在怎么什么生意都做啊,你挂历做了往哪儿销啊”。

“我这是打广告,免费送,到时候挂历上得印我们杂志社的新春祝福,嗨,什么价格你倒是说啊,我也好合计合计”,李云腾笑了笑。

老王回答道,“这样的话,我也不赚你差价了,做彩印标准尺寸挂历的话,成本大概两毛五左右,今年下半年原材料都涨价了,最多不超过三毛,你确定弄的话,我给你联系联系”。

“行,你弄一千份,挂历上的照片可别给我弄不穿衣服的姑娘,就放风景画就行”,李云腾回过头面向夏成文,“老夏啊,到时候挂历这边你掌控一下,到货了就给每个大客户送个几十套,里委那边别忘了,也送十套过去”

“哦对了,可能是年底了,出版社那边在清账,这几天一直在催我们交管理费,您不是和他们约定按季度缴费嘛,咱们就交了第一季度的,第二季度的还没交”。

李云腾摸了摸手里的支票,“走,你带路,今天就把事儿全了了,坏账不拖到明年”。

出版社在cy区,这个时候在抖机灵骑自行车那就是给自己找罪受,还是坐地铁舒服。

坐一号线到复兴门然后转二号线到建国门下,换乘车票也需要单独买,没有通票,总价三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