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北上(1 / 2)

滨江火车站始建于清末,翻修于五十年代,再过几年才会进行现代化改建,现在主体结构依然保留着很多朴素的苏式风格,此时火车站广场进站的长龙从候车室前坪排到了大马路上。

车站广播:发往帝都的k9527次列车即将发车,请还没有上车的乘客尽快上车

早几年,为了增加运输动力,铁路部门会临时将货车改为客车使用,字面上记为“代客车”,一般老百姓还是习惯叫“闷罐车”,不过现在铁路客运线上,已经基本由绿皮客运列车承担运力,舒适性不可同日而语。

这次北上乘坐的不是短途车,所以看不到老乡带着赶集买的鸡鸭、老母猪回家。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时候的火车票都是站点预留票,大部分车票上面是不标识座位号,有座票在指定车厢可以随便坐,当大站乘客过多时,直接在火车后面加挂一节车厢解决问题,简单而又粗暴,主要原因还是无法充分管理资源,只有用计算机连网售票后才开始印制座位号,内地最开始的互联网骨干网也是由铁道部门沿着铁路线建设的通信线路转变而来的。

李云腾把头从车窗探出去,朝站台上送别的父母说道,“爸、妈,你们快回去吧,我又不是小孩了”。

父亲李天和点上一根烟,“一定要好好学习,给老子争气,等毕业了回咱们厂当厂长,羡慕死你王叔叔和张叔叔。”

“行了,净说那些不着调的话,云云啊,记得到了学校,一定要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要听老师的话,千万别跟人闹矛盾,”,母亲王翠兰仔细叮嘱道。

一位推着手推车叫卖的小贩经过,母亲又连忙买了两个大饼塞到李云腾手上,“车上要是饿了,记得吃”。

火车引擎发出轰鸣,列车慢慢向前驶去,车速越来越快,远远的依然能从窗外看到站台上的父母朝火车招手。

“老弟啊,你这是去哪儿上大学啊?我这还是第一次跟大学生坐一块咧”

视线回到车厢,李云腾这才好好打量了一下“邻居”。

邻座是一位胖大哥,乐呵呵的从口袋里掏出双猫牌香烟递过来。

李云腾摆摆手,“谢谢,我不会抽烟,大哥您是去哪儿啊?”

大哥自顾自的点上香烟,呼出一圈烟气,朝过道的几个大包袱指了指,“不怕您笑话,从蛇口弄了点儿货,看帝都行情好不好”。

胖大哥是倒爷啊,李云腾对这方面有些感兴趣,正想继续请教一番。

对坐戴着眼镜的老先生重重的咳嗽两声,抖了抖手上的报纸,做派就是老干部。

老干部内侧坐着一个半大小女孩,趴在窗户上数着一闪而过的白桦树,看样子老先生是带着孙女私事出门。

胖大哥苦笑摇了摇头。

前后卡座一边斗地主,另一边在玩拱猪,一时间他们这里的气氛尴尬异常。

对于李云腾这个“返老还童”的多动症小朋友来说,甚是难熬。

于是从绿色帆布包里掏出信纸和铅笔,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一时手痒,照着车厢里面的人,画起了分镜头玩。

野路子出身的导演一般都不自己画分镜头,李云腾虽然在另一个位面也是野路子出身,但是后面发达后,特意花了八万学费在帝都电影学院进修过一年导演专业,艺术素养自然要高一些。

画分镜头的主要作用是为了让其他人员理解构图或是美术效果,画风自然是千奇百怪,君不见姜纹五年后的处女座作品,那个分镜头手稿,实在是辣眼睛。

胖大哥看了一会儿,觉得没有意思,还是看别人打扑克牌乐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