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东厂破不了的案子,由我西厂来破!(1 / 2)

翌日凌晨。

陈星河将手中奏章批阅完毕后。

便在几名宫女的侍奉下换上龙袍,前往奉天殿进行早朝。

如今的大明,实属多事之秋。

每日朝会,文武百官都有上不完的奏表,理不清的政务。

因此,每次早朝都会进行到中午,大臣们才会无事可奏。

……

此时,京城内。

早朝的时间一到,文武百官们便迅速穿戴好官服,齐齐赶往紫禁城午门。

大明的早朝,每逢春秋时节,都会在奉天殿外进行。

如此。

不仅方便群臣参奏政务,皇帝传达旨意。

更可令视野开阔,空气清新,头脑保持清醒。

很快,连绵不绝的开朝鞭声响起。

紫禁城午门大开,文武百官依次通过两旁的御道,进入皇宫奉天殿外。

当文武百官尽数到场。

陈星河也在贴身太监刘瑾及众多太监侍卫的拥护下,踏上龙纹高台,坐在龙椅之上。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见皇帝落座,文武百官齐齐躬身,高呼参拜。

陈星河面色平静,望着下方诸多文武百官,淡然开口道:“众卿平身!”

“谢陛下!”

正起身形,文武百官齐声拜谢。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陈星河身侧,太监刘瑾尖声嘶吼道。

话音落下。

只见,一名身穿官服,相貌俊朗威肃的中年男子出列,语气焦急道:“陛下!臣有本奏!”

闻言,陈星河望向此人,正是兵部尚书杨廷越。

“杨爱卿有何事启奏?”微微皱眉,陈星河开口询问道。

“启奏陛下!昨日,河南总兵上表兵部!称河南省地,爆发大规模的农民军起义!足有十万之众!声势浩大!”

“现如今,贼众已连破三城!形式危机!还请陛下速速发兵镇压平乱!”

什么?

闻言,场中的文武百官顿时一惊。

往日,天下各地虽常有农民军起事,但也只是小规模的爆发。

犹如星星之火,一扑即灭,无需朝廷,当地官府便可派兵镇压。

因此,朝廷也并未放在心上!

可如今,竟突然爆发这等规模的农民军起义!甚至,已经连续沦陷了三座城池!

“此事,从何而起?为何不早做禀报?”

眉头紧锁,陈星河望向下方群臣,沉声质问道。

沉寂片刻。

百官之中,户部尚书李荣昌骤然出列。

面向高台之上的陈星河。

神情中带着无尽的自责与悔恨,跪地痛哭道:“陛下!老臣有罪!老臣辜负了陛下的信任!老臣罪该万死!!”

目光望向李荣昌。

陈星河面色微寒,好似猜测出了什么,冷声开口道:“哦?李爱卿何罪之有?”

跪伏在地,李荣昌痛哭流涕道:“陛下,两个月前,河南省各地爆发旱灾,粮食颗粒无收!陛下下旨,命老臣负责赈灾一事!”

“由于户部事务繁多,老臣便将运送粮草至河南一事,交给了侄儿!”

“不成想,那畜生竟玩忽职守,延误期限!致使我河南数十万百姓饿死街头!”

“是老臣辜负了陛下对老臣的信任!老臣罪该万死啊!!”

李荣昌话音落下!

整个场中瞬间一片死寂!!

文武百官们噤若寒蝉,一双双震惊的目光望向李荣昌!

神情中,带着暗叹惋惜,幸灾乐祸,兔死狐悲之意。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罪过了!

延误了如此长的期限,数十万百姓饿死街头!

迫使百姓造反起事!引发战乱!

种种滔天的罪行加起来!

就是死上一千次,十万次也无法弥补!

时间悄然流逝,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然而,就在百官以为陛下压抑着情绪,即将大怒之时。

陈星河却是神情漠然,沙哑的声音开口下令道:“将户部尚书李荣昌压入天牢!”

“李荣昌之侄以凌迟之刑处死!!即刻执行!!”

“是!”

听令,守在不远处的侍卫们齐齐动身向前,将跪伏在地的李荣昌押解起来,带离此处。

“秦星寒!”

目光一转,陈星河看向武官之位,低声喝道。

“臣在!”

武官群中,一名身穿官服,丰神俊朗的男子出列,躬身拜道。

“秦星寒!朕封你为河南总督,加封征南大将!赐你统兵之权!”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