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自古无情帝王家(2 / 2)

“春瑾,红秀,扶起你家主子回宫去吧!”

摆了摆手,太后向着安嫔身后的两名宫女吩咐道。

“是!”躬身一拜,两名宫女扶起安嫔,转身离开大殿。

“唉…”眼见安嫔离去,太后叹息一声。

当今天下,可谓是时局动荡。

暂且不论后宫。

光是前朝那些繁琐复杂的朝政事务,便已叫皇帝心力憔悴。

无论是皇室纷争留下的后患,还是天下突发的旱灾战乱,都是一场场致命的风波和威胁。

好在当今皇帝励精图治,勤于政务,处事雷厉风行,才不至于引发更大的祸患。

但每每想起皇帝为了朝政日夜操劳,她这个做母亲的便心疼不已。

然而。

正在此时。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只见,一名太监快步走进殿门,躬身禀报道:“禀太后,陛下驾临慈宁宫!”

“皇帝来了?”

闻言,太后起身欣喜一笑。

很快。

在众多大内侍卫的拥护下,陈星河漫步走进大殿,面向太后行礼,恭敬拜道:“儿臣,拜见母后!”

“好了…皇帝,快起来坐吧!”

“近来,朝政事务繁多,皇帝日夜操劳,可要多多当心自己的身体啊!”

吩咐陈星河落座,太后关怀道。

摇了摇头,陈星河微笑解释道:“母后多虑了,儿臣也是武者,体质自是比普通人强健许多,这点辛苦,不算什么!”

“母后,方才儿臣听宫里的掌事太监说,安嫔来过了?”

眉头微皱,陈星河开口询问道。

点点头,太后不置可否道:“嗯…是为她父亲李荣昌求情来的…”

“那…母后的意思?”

对于眼前这位生母,陈星河一直都很尊敬。

若她开口,陈星河也免不了为难一番。

“大明祖制,后宫女子不得插手前朝政务,哀家没有答应,已将安嫔训斥回宫了!”太后微笑解释道。

闻言,陈星河轻松口气,“多谢母后理解,户部尚书之事,儿臣心中有数!”

……

二人话音落下。

片刻后。

太后开口,声音微颤道:“先皇后,定王母子殁了吗?”

“嗯…”随意的点点头,陈星河回答道:“她母子二人已被朕下令秘密处死…”

“那…晋王呢?”

顿了顿,太后声音低沉,继续问道。

晋王的生母德妃,生前对她极为照顾。

二人的情谊也要好的犹如亲姐妹一般。

在这残酷的后宫之中相互依靠。

她待晋王如亲生子嗣。

实在不忍心看到两兄弟反目,手足相残。

“晋王也得死…他的存在,对于儿臣的皇位来说,是个威胁!”站起身,陈星河冷声说道。

“可他…”

“他是你的弟弟啊…你忘了小时候如何疼他!如何维护他!被先帝责罚的事情了吗?”

望着陈星河那冷漠的神情,太后心痛道。

“弟弟?”

“呵…母后,自儿臣登上皇位的那一刻起!早就忘了还有什么弟弟!”

“若非儿臣心狠手辣!只怕,你我母子,早就在这皇宫之中,死无全尸了!”

眯着双眼,陈星河冷笑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