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难产(1 / 2)

锦绣池 沐慕沐 1006 字 4个月前

夏夜,小小的院子里摆了两个大缸,里头是几朵含苞的莲花并莲叶,白天院子的女主人可以站在廊下赏莲花,可今夜,两个大缸成了累赘。

奴仆们来往都要从水缸之间穿过,所有人行色匆匆,时不时有人撞到一起,让场面愈发混乱。

“老爷,您总算回来了!”花姑姑惊喜万分,连忙拨开面前的奴仆冲了过去。

魏远知才走到门口就被人拦下,难免不快。可借着月光看清是自己夫人的心腹,便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询问:“柔儿怎么样了?不是在生产,为什么没有听到柔儿的声音?”

花姑姑的眼泪止不住,哭诉道:“夫人生了一天一夜,已经累得昏死过去好几回,现下更是没有力气发出声音。求老爷想想法子,能不能去请个太医来给夫人瞧一瞧。”

魏远知和夏雪柔青梅竹马,年少时便两情相悦。听到此他眼眸湿润,可想到他一个小小的国子监典薄,没有权势和人脉,哪里请得动太医?

他脑海里浮现一人的身影,那人尊贵无比,勾勾手指就能使唤得动太医。那人对自己和颜悦色,如果去求她,她肯定会应下的。

要是夏雪柔事后知晓,他又去见了平阳公主,肯定会和他置气的吧。前段时日他和平阳公主几番偶遇,便让夏雪柔生气了许久。

魏远知拿不定主意,干站在院子门口,倒是堵住了奴仆们出去倒水拿热水的路。

花姑姑将魏远知拉到门边上,催促道:“老爷快想想法子,夫人支撑不了多久了!”

魏远知把心一横,罢了罢了,眼下还有什么比夏雪柔的性命更要紧的呢?

“我去求平阳公主帮忙,你去里面守着!有什么事派人去公主府找我。”魏远知叮嘱道。

听到平阳公主四个字,花姑姑的脸色登时古怪起来。她是夏雪柔的心腹,哪里会不知道夏雪柔心中的芥蒂。

魏远知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又有一副丰神俊逸的皮囊,加之儒雅的举止,能让不少女人倾倒。

夏雪柔和他是年少的两情相悦,对他一直都有信心。可不知何时,魏远知常常把平阳公主挂在嘴上,让她生出警惕之心。

眼下是夏雪柔生死攸关之际,魏远知却要去求平阳公主,花姑姑总觉得不甚舒坦。

两人心思各异,但两人皆没有出言驳了魏远知这主意。

“啊——”一声女子尖锐的叫声划破夜幕,随之响起的是小孩的啼哭声。

“生了,生了”魏远知瞪大眸子,藏不住满脸的喜悦,当下也顾不得什么公主,提起脚就往产房跑去,花姑姑也小跑着跟在后头。

门口的奴仆拦住魏远知,不让他进去。魏远知也是经历过的,探着脑袋往里头张望了几眼,便到了隔壁厢房里等候。

花姑姑没有阻拦的进了产房,听着接生婆的话,眼泪再也挡不住了。接生婆说,就算华佗在世,也救不了夏雪柔了。

夏雪柔失血过多,嘴唇苍白,她使尽的睁开眼皮子,虚弱地说:“老爷老爷”

花姑姑听清楚了,连声说:“老爷就在隔壁,奴婢去把老爷喊过来。”

“姑姑,产房不干净,怎好让老爷过来?”一丫鬟多嘴的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