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小家碧玉之柔情(1 / 1)

一副山水画成,惊叹之余,皆是震惊,张成低叹这就是我们家的宝藏姑娘,张薇在一旁嘲讽偏是低声叹息偏偏就是姑娘坑你最惨,张成笑着说这个有什么办法,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张薇低声说既然如此,那我有什么好说的,张成笑着说确实,张凤画完画以后走到张成身边,不好意思的说哥我好像是把某些人的风头给抢了,张成佯作不懂问此话怎讲,张凤笑着说别人不清楚我还不清楚,这个画展是为谁准备的,哥哥又想让谁出风头我又不是不知道,还需要我明说。张成说既然如此你还抢那个人的风头,真的是任性啊。

张凤挠头说任性是一天两天了吗?半晌,袁萍第二个画完,与张凤的洒脱自然而比,格局和洒脱程度输了一分,但是细腻和笔墨线条的构造更胜一筹,孰优孰劣二人心中,张成张薇心中已有答案,毕竟二人对于书法画作都有几分鉴赏能力的,张成出于心理作用,本来想让袁萍出风头的,可是不知不觉的让张凤抢了风头,原本千辛万苦让袁萍参加,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结局,张成的心里有几分愧疚,其实张凤原本不想参加这次画展的,她的实力本来就不需要这次画展证明,可是看到张成对于袁萍那眼神,不同寻常,不自然的笑了一声,又邪又妖,可是这邪魅的眼神她没有让张成发觉。

张成走到袁萍身旁由衷的赞叹画的不错,不比张凤差,张凤在一旁低笑你妹妹的话就那么差,带着些许挑衅的语气,袁萍摸了摸半干的画卷,挑眉笑到哥哥不用安慰我,再者说来你这么说你不违心吗?在这里的都是懂画的人,这两幅画孰优孰劣明眼人一眼都看得出来。张成没料想落了个两头不讨好的名声,低声说我看来这两幅画各有千秋,张凤的画赢在格局和洒脱,你的画细腻和线条不是小凤能比的,张凤笑着说你的话倒是可以接受,袁萍点点头说我也可以接受了这话。张凤挑眉说给你这个面子,张成刚刚顾着安慰袁萍了,现在突然静下心来看着袁萍的画卷,充满了羡慕和敬佩,她的画艺纵使和天赋超群的张凤无法比拟,可是在同龄人眼中绝对是佼佼者了,袁萍看了看张凤的话却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那副画卷,似乎不太满意。张成自然能够明白袁萍的心思,微笑着说丫头不要太较真了,你要知道张凤可是我用大把大把的人力物力财力堆积出来的,她比别人有天赋不错,但是她的机遇和平台也不是你们能比的,袁萍被张成这样一说心里平衡了一分,她何尝不知道这个小丫头事事压自己一头,现在想想张家所有的资源聚集之下张凤的可怕便可以想想了,想到张凤袁萍又想到了一个让自己颤抖的名字,那个比张凤恐怖几分的刘琴,那个几乎凭借自己一己之力覆灭整个张家的刘琴。

张成看袁萍想什么想的出神,拍了拍袁萍的肩膀说想什么呢那么入迷,袁萍愣了一下点头说没有什么事情,技不如人我为什么好说的,何况输给张凤也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张凤这时候适当的走了过来,拿起袁萍的画,低声说萍萍姐你不必心理不舒服,我的每一件小事基本上都有名家精心指导,所以纵使你天赋更高一筹那有如何比得过我,袁萍笑了笑说你不用安慰我,最为天下公认天赋最高的女孩,能和你相提并论,我也觉得荣幸,真心话。张凤平淡的开口我信了,适时拿起袁萍的画卷,问这个我们张家能不能收藏一下,袁萍点点头有几分不太好意思的开口,这个好像不能算是精品,你不嫌弃吗?张凤笑着说我怎么会嫌弃你,主要是那个人喜欢啊,张凤挑眉看了一眼张成,袁萍会心一笑说既然如此那我就谢谢少主人了,张凤拍了袁萍的肩膀一下说客气,这动作有几分粗鲁,袁萍不自觉的想到那个刚入江南,聪明机敏,调皮可爱却又手段隐忍的张凤,不由得有几分物是人非的感觉。

此时张衡和欧阳墨轩和画也画完了,张衡和欧阳墨轩的画艺在张家就是佼佼者,但是二人都是明事理的人,知道张家张成是为了让谁出风头,自然收敛了几分。袁萍看了一眼二人的画有几分不开心的说你们俩这么放水好吗,就算是你们俩光明正大的和我比一场也不一定能赢我。袁萍从小受过光明正大的培养,从线条图案基本功非常扎实,看这两个人的画别人可能看不出来,袁萍却一眼看的出来,张薇跑过来有几分不太好意思的解释,画画这东西毕竟不是专业的她俩,有时候发挥失常也是可以理解的。

袁萍低笑说姐你能不能找个信服力大一点的借口,两个人同时发挥失常,你骗鬼呢?心里却对张家有几分感激,露出了平淡的微笑。张薇叹气说你有点难为我大小姐,能想的起好的借口,我能用这个借口。

张成拍了拍袁萍的肩膀说走带你去个好地方,去看看我们张家的画作收藏馆,然后委屈巴巴的跟张凤要钥匙,张凤笑了笑说正常表情就好,不用这么可以,说完把钥匙递给了张成。张成拉着袁萍去了楼上,袁萍乖巧的跟着张成,开门一看,袁萍叹了口气,震惊了一下,这里的话分门别类的放好,一侧张家张凤张衡的画占了一大部分,另一侧李政儒刘琴杨萍徐俊的话都有,更令袁萍惊喜的是,自己的几幅画放到了显眼的位置,张成不太好意思的开口,抱歉啊,没有和你商量,袁萍平淡的开口没事,袁萍抬了抬画卷问我的放哪,张成更加平淡的开口你说了算,袁萍放到了一侧张家一个位置,回来问你介意吗?张成摇摇头说你本来就是我们张家人吗?介意什么,袁萍突然想到了什么问你为什没有这里钥匙,按理说你不是张家领袖吗?张成笑了笑说这些地方都是张家的机密场所,机密场所的钥匙只有张凤有,我大姐和张薇都没有,袁萍点点头再一次明白了张凤在张家的地位,随之对那个女孩更加的欣赏与敬佩。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