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港市的彻骨寒意(1 / 1)

刘琴平淡的站在机场,出生入死无往不胜的刘琴第一次有几分紧张,深秋时节的彻骨寒意,穿着单薄的藏青衣服,不敢露出丝毫的张扬,不敢表现点滴的锋芒,刘琴平淡的叹了口气,去提了一辆车到吕清雪别墅开去,距离吕清雪家还有一公里的时候,刘琴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快步走向吕家,刘琴的身体素质一向不错,到吕家的时候,身体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在别墅门口站了一会儿,额头上不仅渗出了一层冷汗,刘琴按了一下门铃,没多会一个人走了出来一脸冰冷的看着刘琴,平淡的说莫非是刘总。

刘琴平淡又恭敬的说请转告吕少主山西刘琴求见,来人知道刘琴的身份,不好得罪刘琴有几分不太情愿的回答,老总容禀,我家主人许久不见客,可否告知刘总此行缘由,刘琴的声音更加恭敬说家族生死大事,请不辞辛劳,转告少主。来人知道刘琴不得目的誓不罢休,于是回答请刘总稍等,在下这便去询问恩师,如若恩师不见,请不要为难在下,刘琴微微弯腰依旧不露任何的情绪,温和的说麻烦了,来人点头有礼节的告辞。刘琴平静的等在外面,心跳的声音听的非常的清晰,好多年驰骋天下无往不胜的刘总没这么紧张过了。

吕清雪静静的坐在客厅,听着徒弟陈述完,平淡的说让客人在外面等着,不符合礼节,星儿你去请刘老总去副客,吕清雪旁边一人恭敬的去门外,吕清雪迟疑了片刻说就说吕家主有事难以脱身,请刘总稍等。陈星点头恭敬的到门外,和刘琴说,老总外面天寒,请刘老总进屋等候,然后引领刘琴走到客厅,刘琴点头说叨唠了,没有多余的话没有任何的表情,眼神甚至不敢环视四方,陈星拉开一把椅子请刘琴坐下,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端来了一杯茶,刘琴点头道谢。陈星恭敬的开口,老师正有急事处理,暂时无限分身会晔刘总,请刘总见谅,刘琴依旧平淡的开口,不敢,刘琴冒昧来访,还望吕家主恕罪,陈星依旧恭敬的开口,不敢当,陈星琐事缠身,不宜久留,先行退下,刘总有何事,敬请吩咐,刘琴开口请便,刘琴浅浅的喝了一口茶,静静的等着,眉毛里有一股说不出的英气和坚毅。

吕家议事厅,吕清雪旁边站着的便是林家三家中的二姐林洁,吕清雪平淡的开口说你说刘琴来是为了什么事情,林洁小心开口应该是刘琴遇到麻烦了,我了解刘琴的为人,她不会轻易求人,更不会轻易求我们,吕清雪点头说能给刘琴完成麻烦的恐怕只有张家了,林洁点头说张成哥哥接手张家以后,张家不退反进给陈家造成了一定的麻烦,吕清雪点头意味深长的说看来刘琴此行是来求援的,林洁更加平静的开口八成,吕清雪随之有了主意说刘总地位非比寻常,不好让刘老总等太长的时间,你去让小肆陪我去见见刘琴吧,林洁恭敬的点头退下,林芒林洁林肆三姐弟便是吕清雪手下名震天下的林家三杰,三个人的能力也是按照年龄分高低的,据说他们的能力才能可以和张衡陈静等人比肩,五分钟以后林肆恭敬的站在吕清雪旁边说老师,吕清雪点头在林肆的陪同下走向副客,议事厅距离副客有一段距离,这段时间里,刘琴如履薄冰,一个声音都显得小心翼翼,半个小时以后,一个清瘦而又刚毅的声音进入刘琴的视线之中。

一米七的身高,十七八岁的年纪,梳着随意的马尾,穿着一身白色的羽绒服,此人便是张家都忌惮三分的吕清雪,刘琴立刻起身恭敬的喊了一声吕少主,吕清雪点头,仿佛嗯了一声,似有似无的回应,随意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若有若无的开口刘老总请坐,眼神里透露着一股霸气与锋利,刘琴恭敬的坐在吕清雪的对面,十四岁的林肆站在吕清雪的一旁,吕清雪脸色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平静的开口,老总见谅,老总不远万里而来,清雪却怠慢了老总,实在有失礼数,还请老总莫怪。

刘琴更加谦逊的回答,吕家主严重了,吕家主日理万机肯见刘琴,刘琴也觉万分荣幸,吕清雪笑着说日理万机谈不上,林家这三个小孩帮了我不少忙,十四岁的林肆眼神里充满了杀气,让看透世间万事的刘琴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吕清雪笑着说真正日理万机的还是刘老总啊,清雪知道老总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情开口便可,刘总可能不知道,清雪一向不喜欢拐弯抹角。刘琴点头说,颖润确实有一点事情叨扰吕家主。

吕清雪的表情有了些许变化平淡的说请讲,刘琴说吕家主知道,这几年虽然外界盛传四大家族,其实本质上还是张陈两家之争,近几年在张凤张薇的主持下,张家气盛,与陈家的差距日益拉大,陈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还请吕家主出手挽留陈家。吕清雪邪魅一笑说老总卖惨对我没用,张家实力虽强,但不至于一击之下覆灭陈家。刘琴的语气依然平缓的说不然,张成张凤张薇张清与刘琴张茜陈静不相上下,可是陈珂陈红陈铭等陈家嫡系如何与张衡张婷王萍相比,何况李家的李政儒,杨家的杨萍,徐家的徐媚哪一个都可以为张家出生入死。

吕清雪笑着说老总不会觉得我会出手对抗张家吗?我和张成的感情你也知道,刘琴平淡的说颖润知道吕家主和张成关系匪浅,刘琴何尝不是,张成是刘琴恩师,对刘琴有再造之恩,但是请家主细想,张家真的能是张成做主吗?何况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陈家如若覆灭,张家再无对手,张凤张清之流会让吕家安然无恙,吕清雪笑着说刘琴你太小看我吕清雪了吧,你认为一个反间计就会让我和张成哥哥反目成仇,刘琴头上冒出了一阵冷汗,冷着语气说刘琴不敢,此行刘琴首位陈家次为吕家,还请家主三思,吕清雪笑了笑说你的意思是我出手对付张家,刘琴适时说刘琴不敢,吕家主不宜出手世人皆知,刘琴斗胆请林家三雄一人助刘琴一臂之力。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