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山上一小修(1 / 2)

青萍 月关 1014 字 18天前

大雍承天地之运,亡前朝暴政,有万民景从,遂承天祚,称帝立国,都曰中京,封建天下。以中央之国,驭四海九洲七十二路诸侯,今享国已四百四十四年,物阜民丰,国泰人安。

大雍极西之地,有一诸侯,受封于姬。姬国之西,便是无尽之海,世人谓之天涯。天涯处有一山,名曰青萍。

青萍下临苍海,上指青天,海天一色间,便是一柱青峰,白云环绕,如托菡萏,荷叶为白,花苞为青。山中林泉相依,寂静欢喜。隐仙宗便立山门于此。

隐仙宗创派祖师名曰邬赐仁,今开宗立派已二十七载,因不常在人间走动,故而声名不显。隐仙宗也从不大开山门广收门徒,都是邬道人随兴下山、随缘收徒,所以宗门并不兴旺,这些年来,一共也只五个徒弟。

这一日,邬道人闭关一年期满,出关之后照例要考核一下弟子们一年来的修为进境,是以邬道人闭关的草庐前,冠如伞盖的老槐树下,五个蒲团一字排开,弟子们早就在此等候师父出关。

大弟子巫马有熊。穿着一件无袖汗衫,盘膝坐在蒲团之上,气定神闲,有厚重如山之感,气息绵绵悠长,几不可闻。

第二张蒲团上,坐着一个鹅黄衫子的少女,乃是二弟子满清音。满清音坐得无聊,便施法在空中划出一个“水镜”,对着水镜,正在她胶原蛋白满满的脸蛋儿上寻找着并不存在的痘痘。

第三张蒲团空着,似乎有人尚未赶来。

第四张蒲团上坐着一个卓尔不群的少年。少年之美,甚至会叫人忽略了他旁边孤芳自赏的清音姑娘。

少年身穿一袭麻衣,懒懒地盘膝而坐,以肘支腿,以掌托腮,长发披散于肩头,一阵风来,撩起他的长发,便露出悬胆一般的鼻子、菱角儿般线条分明的唇,那醉人的桃花眼更有一种媚眼如丝的效果,着实令人惊艳。

少年名叫陈玄丘,乃是邬道人的第四弟子。陈玄丘一想到今天师父要考校同门的修为进境,就满腹的郁闷,因为他的修为本领和诸同门全然不同。每想至此,陈玄丘就黯然神伤。

陈玄丘其实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来自发展科技文明的地球,本是一个很普通的公司职员。正常来说,他的人生轨迹就是娶妻生子、奉养老人,安度一生。

直到有一天,他追求已久的心中女神宫丽同意与他利用周末郊游度假……

只有两个人出游,且是孤男寡女,要一起在外面度过周五周六两个夜晚,姑娘既能答应,其中意味是个男人都会明白了,除非她太绿茶。为此,他可是做了充分的准备,可好死不死,当晚有流星经空,而他的心中女神想看流星。

“啊!小丽,这儿看的清楚。快过来,流星来了!我要许愿,我让流星带走……,我去,怎么奔我来了?”

轰隆一声巨响,他就被“带走”了,高温之下,连点渣儿都没剩下。再醒来时,他就成了时年七岁的陈玄丘。陈玄丘时当时正在瀑布下练体,力竭昏厥,醒来,就成了他。

他并没有融合这个本体的什么记忆,不过一个二十六岁的老男人,想要冒充一个七岁的孩子,还是很容易蒙混过关的。

花落花开,春去春来。

又是十一个年头过去了,现在的他,已经把自己彻底当成了陈玄丘,接受了身在异世的命运。只是偶尔梦回,还会感伤亲人的永别,遗憾于他为小丽精心准备的,再无机会打开的那盒冈本001。

这个世界发展的是修真文明。第一次看到师父御剑而行,如长虹经空时,陈玄丘惊愕莫名。上天入地,呼风唤雨,这种神仙世界,想不到竟能亲眼得见,而且师父身后没有“绿幕!”。

很快,陈玄丘又发现一个大惊喜:他太漂亮了,漂亮的简直不是人,只要淡扫蛾眉,薄施脂粉,绝对横扫伪娘界的无数女装大佬,登顶永恒的传奇。只靠这颜值,也不愁吃饭的吧?

陈玄丘抚摸着被两位师姐“蹂躏”的红彤彤的小脸蛋,偷笑地想。

八岁那年,师尊邬道人把他带进了草庐,郑重地传给他一部《造化不死经》,陈玄丘再度又惊又喜。

大师兄巫马有熊练的是《大衍天仙诀》、二师姐满清音修的是《洞玄上清术》、三师姐叶离学的是《离火焚木经》,这些修仙之法,和《造化不死经》这个名字比起来,被甩八条街啊。

结果,一打开《造化不死经》,陈玄丘就哭了。

《造化不死经》共有八卷,师父说此经包罗万相,博大精深。第一卷讲的是如何蒙昧天机,防范推演。第二卷讲的是如何遁隐身形,隐匿气息。

陈玄丘看到这里,还是觉得有些道理的。未虑胜,先虑败,才能活得久。以前看的小说里那些修真者动辄就活个几千万上亿年的,不稳如老狗,如何得证大道?

可是接下来的东西就有些不知所谓了。如何伪造路引、路条、腰牌等诸般证件,野外生存技巧、求职就业技能、职场生存技巧、不可不知的八项官场潜规则……

陈玄生的心态当时就崩了,这部《造化不死经》究竟是谁编纂的?这位仁兄究竟是干什么的啊?

然而,陈玄丘没得选,眼看着同门道行日益精进,而他只能练那见鬼的《造化不死经》,陈玄丘那颗向往修仙的心,都快要寂灭了。

……

“当”

一声罄响,声音不大,悠悠然却有直上九宵之势,悠悠延延,经久不息。

草庐的柴门无风自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拐着一根藜杖,飘然而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