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山上一小修(2 / 2)

青萍 月关 1014 字 2个月前

就只是一件极普通的玉青色道衣,发髻上插一根枣木簪子,周身上下无一长物,却有道韵隐隐流转,宝相庄严,这便是“隐仙宗“创派祖师,邬道人。

众弟子起身,施礼如仪。

“巫马有熊见过恩师。”

邬道人的目光往大汉身上一定,欣然点头:“为师记得,一年前你还是心动初期,如今就已结了金丹,进境神速啊。一入金丹,要结元婴便指日可待了。”

身穿鹅黄衫子的满清音早在罄声响起时,便一指戳破了空中的水镜,扮出一副乖巧样儿来站着,这时便甜甜地叫道:“清音恭喜师父出关。”

邬道人抚须一笑,赞许地道:“清音的境界虽然仍是融合期,不过真气却是更显圆润凝实了,再有半年光景,当可生出气海,不错。”

清音开心地道:“多谢师父夸奖!”

邬道人走到第三个蒲团前,白眉一皱,藜杖向蒲团上一敲,喝道:“越来越没规矩,叶离去哪了!”

“师父父,人家在这里呢!”

后边老槐树的树干上,突然显出一个少女模样,娇憨地说了一句,那少女便向前一涌,一道半透明的身影就从树身里走出来,待她款款走到邬道人面前抱拳行礼时,已然凝实成一个穿绿裙的可爱少女。

少女施礼道:“叶离见过师尊。”

陈玄丘看了三师姐的功法,眼中露出一抹羡慕,要他一头撞爆了这棵古树容易,可这等神奇的遁术,他却是一窍不通的。

练气士四大境界,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聚虚合道。每一个大境界又分三个小境界。每一个小境界又分四个阶段,陈玄丘已经把第一大境界炼精化气的十二个阶段都练至大圆满境界了。

可是,他也止步于炼精化气了。一直以来,他只能练那听名字很唬人,内容却不知所谓的《造化不死经》。而一个炼气士,只有度过练气化神的第二个小境界金丹境,才算是修真呢。

满清音笑道:“师妹的木行遁术愈发精进了。”

邬道人乜了她一眼,冷哼道:“少替她打马虎眼,这丫头的境界一年来毫无提升。”

木离撒娇道:“人家不是入门晚么,要不师父父再去闭关一年好啦,等你下次出关,弟子的境界就会提升了。”

邬道人摇头叹息道:“你呀,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可怠慢了。”

木离扁了扁嘴巴,敷衍地道:“谨遵师父教诲!”

邬道人又走到陈玄丘面前,陈玄丘如玉树临风,背负双手,乜视着邬道人,神色不善。

邬道人满脸惊喜地道:“呀,玄丘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姿容既好,神情亦佳。龙章凤姿,气质天然,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这才一年光景,就出落的愈发俊俏了。”

陈玄丘的嘴唇哆嗦了一下,幽幽地道:“师父,你不觉得我的才华配不上我的颜值么!”

叶离掩着唇儿,吃吃地笑:“师弟,要什么才华啊,好看就行了。”

陈玄丘怒道:“三师姐你又说风凉话,我不出金丹,不成元婴,这副肉身几年也就衰老了,百年之后还不是黄土一坯,你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邬道人板起脸道:“为师传你的《造化不死经》么,可练成了么?”

陈玄丘一梗脖子,很叛逆地道:“六七八卷我没学!”

清音赶紧帮腔道:“师父别当真,玄丘师弟说的只是气话。其实第六卷他还是学了一些的。你看弟子这身衣衫,就是玄丘师弟亲手裁的,徒儿的身材衬托的多好。玄丘师弟炒的菜也好,你看叶离师妹都吃胖了。”

叶离:……

邬道人冷哼道:“既然不曾学全,那就继续学。”

邬道人从陈玄丘身前走过去,却忽又站住,扭过头来,讶然道:“你刚才说什么?你上山……已经十八年了么?”

陈玄丘悲愤地道:“是啊师父,足足十八年了。”

邬道人感慨道:“哎!这就十八年啦,往事依稀,仿佛昨日。你随我来,为师有话,要交代于你!”

邬道人说完,转身就向草庐走去。

陈玄丘一听大喜,听师父这话音儿,我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呐!莫非之前种种,都是师父在磨练我,我的传奇,这才开始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