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寻药(1 / 2)

灵珠传奇之灵蛇 琂谞 1599 字 1个月前

此时正值处暑节气,南越国内早已繁花锦簇。从绿柳垂荫的河畔到热闹繁华的街市,一切都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在京城以南有一寺庙,虽然此处相对偏僻,但来往人群络绎不绝,寺内香火不断。

一女子正跪拜于佛像前,双手合十,微闭双目,朱唇微启,似乎很虔诚地在祈祷着什么。那女子衣着华丽,体态端庄,看着不是平凡人家,而是王宫贵胄。

不一会儿,那女子睁开双眼,缓缓起身。旁边的姑娘急忙去搀扶她的手,原是她的侍女。

虽已起身,但女子并未立刻离去,而是站在原地,抬头望着神像。她双眉微皱,似有烦心事。

“好了,公主,你心地虔诚,菩萨定能听到你的祷告,皇上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一旁的侍女安慰她道。

“但愿如此吧!”女子的目光看起来依旧有些忧伤。她生的一双桃花眼,眉目含情,一蹙眉更是显得楚楚可怜。

“那我们走吧,公主!”

女子点了点头,那姑娘便扶着她出了庙门。

轿子就停在门外,旁边一队侍从守在轿边。侍女走了过去,拭起轿门的帘布。

“公主,上轿吧!”侍女道。

女子走了过去,却道:“我想走走,你让他们自己回去吧。”

“公主,这怎么行,您身份尊贵,万一那些粗鄙之人冲撞了您可怎么办?”侍女劝说道。

然而女子却有些坚定地说道:“我就想走走,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就别劝我了,再说,这里离京城这么近,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侍女有些无奈,但也不能再说些什么,只好道:“好吧,公主,那奴婢陪您走走。”又转过头,对着那些侍从说到:“你们就先回去吧!”说完便掺着女子离去了。

京城繁华,街市上贩卖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还有艺伎杂耍,甚是热闹。

虽是一国公主,但她却很少有机会出宫,就算是有机会出来,也总是闷在轿子里,很少亲身感受这些平凡人的快乐。

本是因为父王的病一直没有好转,她便一直郁郁寡欢,又因为宫里的一些琐事,心情更加的不好了。便找了机会出宫为父皇祈福,顺道散散心。

这民间的一切让她感到新奇,心情也微微好转,此刻她正站在人群中看着那卖艺之人,吞火吐气,独立悬丝。围观的群众连连叫好,她也笑着拍手叫好,旁边的侍女见主子笑了,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突然见一队士兵从街上走来,中间有一辆马轿,前面一人骑着高头大马,神采昂然。还有士兵将群众往两边赶到:“让一让,让一让!”

“那不是四王爷的手下石狄吗?”那侍女看着马上的人说到。

这时轿子里的人掀开了帘子往这边望了望。

“四哥!?”那女子有些惊讶。

“四王爷不是在边关吗,怎么回来了?”侍女也惊讶地说到。

“那是四皇子吗?”旁边的几人也在小声议论着。

“好像是……”

“这四皇子怎么突然回来了”

“明日便是乐宁公主的十六岁生辰,难不成是专程赶回来给公主庆生的?”

“应该是吧”

“说起这乐宁公主,可真是……”一个老汉摆了摆手,叹了口气!

“乐宁公主怎么了,你为何叹气?”一小伙子不解地问到。

“你不知道吗,当年,公主出生,便有一道白光降世,此乃不祥之兆啊。随即便起了大火,烧死了皇后。自此以后,圣上也一病不起,你说邪门不邪门?”那老汉小声道,旁边的几人也跟着叹气摇头。

原来,这女子就是当年和昭若在同一个晚上出生的那个孩子,昭若被带去了灵蛇国,而她则被当成了皇后的孩子,成了当朝的公主,叫做白瑾璃,号乐宁。而那些人口中的‘四皇子’乃现任皇后所生,叫做白黎轩。与瑾璃从小一起长大,兄妹关系十分要好。

“真是放肆,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那侍女听着便要冲过去。

“诶,算了”那女子拉住冲动的侍女。

“公主!”侍女有些气愤,那女子却只是摇了摇头,眼里充满忧伤。

“走吧,回宫。”那女子心情低落地说到。

正转身欲走,却见四皇子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周围的群众也都散开了。

“璃儿!”四皇子叫住了她。

眼前的男子,虽久经沙场,却生的几分清秀,身材高大挺拔。尤其是脱下戎装,换上朝服后的他更是玉树临风,潇洒恣意。

待他走了过来,侍女行了个礼,他只挥了挥手,以示免礼。

“四哥!”女子稍显兴奋道。

“你怎么在这大街上?”

“我是去寺里为父皇祈福的,想走走,就……”

“你呀,还淘气呢?”四皇子有些宠溺道。

“别说我了,四哥你怎么回来了?”

“为你庆生啊!”他笑到。

“我看,不只是为我庆生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