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就是黛玉(1 / 2)

听见有人说到了,我把视线从晓旭身上移到了那栋屋子,建筑整体呈复式结构,分为上下两层,屋顶刷着一层鲜艳的红漆,薄薄的窗户上贴着红纸粘成的三个大字—活动室。

高宏亮走在最前面,拿着吴晓东给的钥匙打开了那扇对半开的棕红色门,走进去才知道,虽然大家都管这个地方叫排练室,但真正用于排练的场地其实只占室内大约三分之一的面积,剩下的三分之二分为乒乓球室、图书室和棋类活动室,只是红楼梦剧组来后,取得了这里的使用权,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排练剧目了,其他的活动室也经常客串为演员们相互对戏的场地,叫排练室也并不过分。

专用来排练的房间叫练功房,面积不断小,大约有两个教室那么大,靠窗户的一侧有一排用来练腿的长横木,墙上贴着保持卫生,人人有责的标语,最前头的墙上莫名其妙的挂着一块黑板,要不是屋里没几张桌子,还真像是个教室了。

大家陆陆续续走进了房间,不约而同的分成了一帮帮的小群体,高宏亮和邓婕,沈琳一组,陈洪海和徐丽霞没人一起,都自己找了个角落坐下了,估计是在等和自己搭戏的人,晓旭拉着我和袁玫张莉坐在了一起,一人拿着一个小本子,我坐在晓旭的身后,探头看去,上面密密麻麻的记着各种各样的台词,晓旭的大多都是黛玉的词,此时的她正看着刘姥姥二逛大观园,黛玉无意间说出《会真记》里的“良辰美景奈何天”,被宝钗留意,继而调侃黛玉的章节,这场戏我很熟悉,晓旭和张莉的表演自然而可爱,是我最喜欢的一场戏之一。

她们一人一句对的来劲,我也不好插话,只能在旁边静静的听着,听了一会发现有些奇怪,这一场黛玉和宝钗的戏,但和晓旭对戏的人却是袁玫而不是张莉,我又跑到袁玫和张莉的身后看了看她们的剧本,发现袁玫的本上写的都是宝钗的戏,张莉写的都是紫鹃,转念一想,红楼剧组初期的角色分配确实还不明朗,看着袁玫演的宝钗,倒也别有一般风味。

我饶有兴味地看着晓旭和袁玫,晓旭边说着好姐姐,边投向袁玫怀里去的情景让我忍俊不禁,台词虽然说的都是正经的,但总感觉黛玉是在找袭人撒娇一般。

晓旭和袁玫对戏对的正起劲,没注意到我的表情,可旁边没戏可对的张莉倒是发现了,她凑到我身边问道:

“你笑什么?”

“我笑袁玫姐不像宝钗。”

“那谁像?”

“你像。”

张莉歪着头,瞪大了眼睛,看起来呆萌得很,问道:

“为什么?你觉得我哪里像宝钗?”

“你哪都像。”

张莉撇了撇嘴道:

“你哄我罢了,没意思。”

“哎,这你可就说错了,咱们首先说宝钗的外貌,书里写的是‘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这脸若银盆指的就是脸部圆润,皮肤光滑细腻,眼如水杏就是指眼波温柔似水,这两点你都符合吧?再说宝钗的性格,通情达理,恭顺贤良,温柔敦厚,恪礼守教,你平时待晓旭她们都当亲姐妹,感情那么好,以小见大,说明你也是个善良的人,那前三点你肯定符合吧,再说第四条,守规矩,你自己本就是成都军区的文职,你每天训练的刻苦,守时,大家都看在眼里,这也符合吧,最后说宝钗富学多才,博览群书,你平时就喜欢看书学习,知识水平也不差,你说,你是不是适合薛宝钗?”

听我说完,张莉的眼神突然间迷离了起来,半天没说话,我看她有些奇怪,忙拍了拍她的肩,问道:

“你怎么了?”

张莉仿佛从一次冥想中惊醒,突然尖叫了一声,音量虽然不大,但临近的晓旭和袁玫还是听得真切,都回过身来望着我俩,晓旭快步走了过来问道:

“张莉你怎么了?”她一转头见我在她旁边,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满脸怒容的看着我,厉声呵斥道:

“李佳奇!你是不是又干那种事了!”

“啊?哪种啊?我什么也没干啊!”

张莉见晓旭冤枉了我,赶紧替我辩白道:

“晓旭你误会了,佳奇没做什么,只是我刚才分神了,被吓了一跳,没事的。”

晓旭听了,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温和了,她略带一丝歉意地跟对我说道:

“对不起呀,冤枉你了,我还以为你…”

“小事情,不要放在心上。”晓旭对我的怀疑是有理由的,昨天还抱了她,张莉这么一叫,也难免她多想。

袁玫刚才一直没说话,见没发生什么,说和了两句,宽慰了我一通,便又拉着晓旭去对戏了,又把我和张莉留在一起了,张莉摇了摇我的手,对我说道:

“对不起,害你被晓旭误会了。”

“没关系的,不用放在心上。”

张莉看起来有些踌躇,冲着我欲言又止,我见她这样,问道:

“你有什么事吗?还是有什么话想说?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帮你的,我一定帮。”

张莉笑着摇摇头道:

“倒也不是想让你帮什么忙,只是…”

张莉特意拉长了声音,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盯得我有些紧张,我问道:

“只是什么?”

“你跟我说实话,不许撒谎,你刚才跟我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不是真心话?”

我还以为什么事,原来只是因为这个,女孩子问这种话,无论真的假的,肯定要说是真的,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何况我刚才对她所说也确实是肺腑之言,我用力的点点头道:

“当然,吾之真心,可昭日月。”

张莉喜上眉梢,脸上泛起一抹绯红,仿佛绽出一朵美丽的桃花,笑着对我说道:

“反正我就当真的听。”

“什么话,就是真的。”

晓旭和袁玫已经对完了戏,两人都凑了过来,晓旭叉着腰,脸上带着一丝得意,问我道:

“我演的怎么样?”

“你还用演,你不就是黛玉?”

晓旭听了,嘴角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但瞬间又回复到平静如水的状态对我说道:

“呵呵,说的比唱的都好听,阿谀奉承。”

“那你可是冤枉我了,我从来不撒谎的。”

晓旭笑眼弯弯,嘴里却冷哼一声,拉着张莉走过去对戏了,留下我和袁玫在一边休息,我趴在椅子上,盯着晓旭纤细的背影发呆。

“看什么呢?”

一阵干净的女声从我耳边极近的距离传来,惊得我躲了一下,原来是袁玫不知什么时候把脸贴到我身边,她悄无声息,着实吓了我一跳。

“袁玫姐,你吓我一跳!我没看什么啊,就看看她俩对戏呗,反正我也没什么干的。”

袁玫不好意思的笑笑道:

“哎呀,抱歉,看你在这出了神,我寻思问你一句。”她说完还摸了摸我的头,弄得我有点害羞,赶忙躲开道:

“姐,你这是把我当小孩子啦。”

袁玫笑的很慈祥,我仿佛看到了她背后闪耀着的母性的光辉,她拉出一把椅子坐在我身边道:

“你今年不到二十岁吧,我肯定比你大,我弟弟跟你差不多大,跟你还有几分像,现在还在上学,我一见你就想起他了,我小时候带着他玩的时候,吓到他了就摸摸他的头,今天见到你,不知怎么的,像条件反射似的,就这样了。”

听到这,我心里莫名的欢喜起来,只呆呆的傻笑着,心里突然萌生出一个念头,我握着袁玫的手道:

“袁玫姐姐,既然我像你弟弟,那我就认你做姐姐好了,我家里没有兄弟姐妹,一直想有个姐姐,你要答应我,从今个起你就是我姐姐,好吗?”

袁玫抿着嘴笑着,不说话,在来到这之前,我们家族人丁还算得上兴旺,哥哥弟弟妹妹都不缺,但我唯独缺一个姐姐,在各类影视剧里看到姐弟情深的时候总感觉心里酸酸的,我急的摇了摇她的手,道:

“好姐姐,你就答应我吧。”

袁玫终于笑着点了点头,还没等我高兴完,就感觉耳朵被人从后面揪住了,晓旭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这混蛋,放开她的手!”

我听了,急忙放开袁玫,晓旭才松开了手,袁玫轻轻摸了摸我的耳朵,被晓旭揪的通红,还发着阵阵微热,袁玫见我变成这样,冲晓旭抱怨道:

“晓旭,你下手怎么这么重啊,你想拧掉他耳朵吗?”

“哼,他色心不死,活该。”晓旭边说着,又在我后脑勺打了一下,扭过头气呼呼的走了出去,张莉回头看了一眼,也追了出去,我见她们走了,也想跟上去,刚站起来,却被袁玫一下按到了椅子上。

“晓旭在气头上,你说什么也没用,过去肯定碰一鼻子灰,她过会就好了。”

“可是…”

“别可是了,你就老实坐在这好了,你要不放心,我也去看看,我最了解晓旭了,她从来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袁枚说完,也走到外面去了,我冲她喊了声谢谢,声音在嘈杂的排练室毫不起眼,我甚至不知道她是否听得见。

三个姑娘都走了,巨大的空虚感像一双握住灵魂的大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心,我嗖的站了起来,环视着四周,我看见了许许多多的人:高宏亮、邓婕、陈洪海、张蕾、沈琳、金莉莉、孙梦泉、杨俊勇、张玉屏、徐丽霞、张静林、李楠、罗立平…我望着千百个面孔,却惟独看不见我最想见到的她,我的身体再次颤抖起来,摇晃的让我无法稳住身体,我用手撑着桌子,勉强维持住我的躯体,几分钟过去了,我已经无法站立,伏在桌子上,大口地喘着气,不知什么时候,我感觉一只手覆在了我的背后,轻轻的揉着我的脊梁,那双手像有魔力一般,在这只手的抚摸下,我就像个无助的孩子得到母亲的爱抚一般,内心感到无限的沉静,喷薄而出的安全感占据了我的内心,我的身体慢慢的恢复了正常,我慢慢直起了身,找到了那手的主人。

张静林静静地看着我,明亮的眼里带着些许哀怨与担忧。

“好点了么?”

“好了,太谢谢你了。”

“你这是什么毛病,怎么突然就趴在这不动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