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偶遇(1 / 2)

我每次遇到重要的事情都睡不好,用熬夜代替闹钟,尽管脑子浑浑噩噩,但这却会让我的时间得到保证,用黑夜换取黎明,效果显著,还没到六点,我便起了床。

我挨个看了看我的四个室友,侯长荣不知跑到哪去了,剩下三个都睡的很沉,尤其是陈洪海,呼噜打的像雷,我昨天睡得早,不知道他们几个是怎么扛过去的,本想找洪海哥跟我一起买东西,现在看来只能作罢了。

我洗漱了一下,穿好衣服,拿起高大哥留给我的二十块钱,径直走了出去,然而我刚走出了房间就直接愣在了当场,我忘了自己穿越者的身份,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完全陌生,我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也不知道该怎么走,我想着找个人问问,但由于时间太早,宿舍的走廊里空空荡荡,直到我走出去也没见一个人影,我蹲在宿舍的大门口,颇有拔剑四顾心茫然之感,刚才要是拉下点面子把洪海哥叫起来就好了,我正想着,隐约听见有人在唱歌,我循着声音走了半天,才听清唱的是潘越云的《野百合也有春天》,我静静的听着,这人嗓音甜美,音准也还不错,就是气息不太够用,等她一曲唱罢,我从墙边走出来,边鼓掌边说道:

“唱的真好听。”

那人被吓了一跳,立刻回了头,长长的辫子在空中甩出了一个优美的弧线,我定睛一看,竟然是张静林,她手里拿着一卷书稿,上身穿着一件绿色的体恤,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紧身裤,将身材的曲线勾勒出了极致,显得婀娜而性感。

“你这人,干嘛偷听人家唱歌!”张静林不仅没有因为我的赞美而感到快乐,反倒是生了气,我看她这样子,只觉得可爱,便笑道:

“唱的这么好听,干嘛不让人听?”

“就是不想给你听,哼。”张静林嘟着嘴,看起来气鼓鼓的,飞快的从我身侧穿了过去,我也没有阻拦,只是微笑着,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的唱功还不错,只是…”

听到这,张静林顿了一步,转过身,一脸不服气的看着我道:

“只是什么?”

“你的节奏、音准、表现力都还不错,音色也很甜美,但你的气息不稳定。”

张静林听了,露出了一副将信将疑的神情,可能是觉得我说的挺对,但却又觉得我在忽悠她,双手交叉在胸前,慢悠悠的走近我旁边问道:

“你是干什么的?”

我冲她扬了扬眉道:

“我是个歌手。”

她见我副得意忘形的样子,眉眼弯弯,笑道:

“你是歌手?那你唱过什么歌?”

“我什么都能唱。”

“你有原唱的歌吗。”

“当然有,我不仅有原唱的歌,还有自己写的歌。”

“你还会写歌?”

“你不信?在这等我一下,我去寝室拿吉他去,千万别走,等我哦!”

我说完,飞也似的往回跑,我清楚的记得,昨天吃饭的时候瞥见房间里有一把吉他,张静林见我跑的起了烟尘,在后面喊我:“你慢点!”

时间已经过了六点,宿舍走廊里也多了一些拿着脸盆和毛巾去水房洗漱的人,我径直跑回宿舍,蹑手蹑脚地打开门,屋子里的几人还是没醒,没有开灯的室内很黑,为了使我能看清东西,我轻轻的掀开窗帘的一角让阳光透进来,借着微薄的光线找到了那个躺在角落的吉他,我轻轻的摩挲着那把闪着棕色光芒的云杉木吉他,漆面略有阻力的触感是那样的熟悉,我轻轻吻了吻它,像老朋友相见一般,我竟然流下了泪。

我背上吉他,跑出了宿舍楼,去了刚才的地方,张静林靠着墙根儿,在看着自己的指甲,我跑过去对她说:

“久等了,我回来了。”

“你来的还挺快的。”

我把吉他横在胸前,调了调音,声音意外的正,我随手弹了一段《水手》的前奏找了找感觉,刚想问她想听什么曲子的时候,她先问我道:

“这首曲子是你自己写的吗?”

“没错,是我写的。”她既然都这么问了,我只能昧着良心这么说了,但心里还是念叨了一句:化哥,对不起。

“那你把这首歌完整的唱给我听吧,好吗?”她看起来很惊喜,我本来想为她唱一首《大海》或者《海阔天空》之类的高难度歌曲来展示一下我的唱功,但看见她这么殷切,我点点头,弹唱起来: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

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第一段唱罢,直接一手扫弦结尾,我露出洋洋得意的坏笑,问道:

“张小姐,觉得怎么样?”

张静林的眼睛里闪着光芒,瞳孔里跳动着崇拜与喜悦,她兴奋的拍着手,甚至在原地跳了起来:

“太好听了!你太厉害了!曲子也好听,词也写得棒,都是你自己写的吗?”

我不知道我当时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但估计是嘴咧到到了耳朵根,我再次背叛了对偶像化哥的爱,对她抱抱拳,说道:

“张小姐过誉了,词曲确实出自鄙人之手,能让姑娘喜欢,李某荣幸之至。”

“走走走,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天。”她边说着边拉着来到了一个小亭子里,亭子靠着一个不大的人工湖,景色宜人。

我和她相对而坐,对视一眼后我俩都笑了,她蹦蹦跳跳的坐到我旁边问道:

“你在哪里学的音乐啊,太棒了,又能写又会唱。”

我笑着挠挠头道:

“上大学的时候跟系里的音乐老师学了几年,学了点音乐方面的皮毛。”

“你还上过大学那?是音乐学院吗?”

“不是,我上的是浙江传…”刚说一半,突然想起1984年我的学校还不叫这个名字,赶忙改了口道:“是浙江广播电视学校,又叫浙广,里面也有音乐专业。”我也不知道那个年代浙传到底有没有音乐学院,只能硬着头皮讲。

张静林听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感叹道:

“你好厉害啊,你把音乐当成爱好,也能有这种水平,我和你差的太多了,人和人真是比不了。”

“哎~你这话就不对了,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每个人都有擅长的领域,我刚才听你唱歌,嗓音通透明亮,别有一番风味,你应该有不错戏曲功底吧?”

张静林听到这,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一跳一跳的:

“这你都能猜得到?真的!我十岁就跟张君秋老师学京剧,学了好多年呢!你就听了那么几句就能猜到,你真神了!”

我伸出手示意她低调一点,她乖乖的点了点头,我继续说道:

“你的条件也非常不错,加以时日,再配上几首好歌,你也能当歌手。”

张静林听到这,笑的合不拢嘴,刚想说些什么,眼神却又黯淡下来,低下了头,我急忙问她怎么了,她咬咬嘴唇,踌躇了好一会才对我说道:

“你说我条件好我挺开心的,可是你也说要有好作品才行,我一没专业学过,二也没门路,我自己又不会写,连谱都看不懂,谁。会把歌给我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小丫头唱呢?”

听到这我大笑起来,张静林见了,以为我在嘲笑她,嗖地站了起来,气呼呼的说道:

“你再笑!我不理你了!”边说着边转过头去要走,我急忙拉住她,把她安抚到椅子上坐好,对她说道:

“我不是在嘲笑你,我是笑你太没自信了,你说你没学过,这有什么关系呢?我觉得你唱的很好听,这就足够了,我不也不是专业的吗?你觉得我唱的好听吗?你看,那不就是了吗。第二,你说没门路,没人给你歌唱。”我用力的拍了拍胸脯:“不是有我吗?”1984到2020三十多年,经典金曲浩如烟海,想到这,我心里踏实的很。

张静林的情绪仿佛一辆过山车,洋溢的热情再次绽放:

“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会为我写歌吗?”

“当然,我说话算话,刚才那首《水手》你不是很喜欢吗?那就送给你唱好了,等有空了找个懂行的编一下曲,找个音乐公司营销一下,就能出版了,那时你就成了名副其实的歌手了。”

张静林的眼眸里充满了希冀,想了许久还是摇摇头:

“这歌的曲子和词都好,你肯定花了很多心思,我们素昧平生,你白白的把这首歌送给了我,我拿什么报答你,何况这首歌你唱的那么好听,给我都浪费了。”

这一番话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我的小偷行为与她光辉的人格相撞,我顿时感觉有点自惭形秽,但我还是厚着脸皮说道:

“你要是想报答我,你唱我的歌赚的钱给我分红就好了嘛,就相当于咱们是生意伙伴一样,我出歌,你出你的好嗓子,我的这首《水手》确实不太适合你,但我还有很多歌,也有一部分不适合我的,你听这首你喜不喜欢,我觉得这首给女孩子唱很合适。”

我调好姿势,再次弹唱起来: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一朵雨做的云。

云的心里全都是雨,

滴滴全都是你。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一朵雨做的云。

云在风里伤透了心,

不知又将吹向那儿去。

吹啊吹吹落花满地,

找不到一丝丝怜惜。

飘啊飘飘过千万里,

苦苦守候你的归期。

每当天空又下起了雨,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每当心中又想起了你,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这首《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着实为时代金曲,弹唱的时候我不禁陶醉的闭上了双眼,等我睁开眼想问问她的感受时,却发现眼前这个绝美的姑娘已经哭的不成样子。

“你怎么了?”我生平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何况是她这么美的女人。

她抽抽嗒嗒了好一会才断断续续地说道:

“你的…呜呜…这首歌…呜…实在是太好听,太感人了…”

听她这么说,我才舒了一口气,我本能的掏掏口袋想拿出纸巾给她拭泪,倒还真掏出来一个墨绿色的手帕,我递给她问道:

“那你喜欢这首歌吗?”

张静林揩了揩眼角,抽抽嗒嗒的不说话,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也不说话,她美丽的侧脸让我丝毫不觉得时间漫长。

“你哭好了没?”

她还是不说话,只是点点头,依旧不时的吸吸鼻子。

“我想把这首歌送给你,如果你觉得这首歌好听,你就点点头。”

她听了,点了点头,却又突然摇了摇头。

“你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

“我很喜欢,很喜欢…但是我…我不能要…”

“为什么?”

“这首歌给我唱肯定不如你自己唱的好,我会毁了这首歌的,何况我不能接受你这么重的礼物,这叫我怎么还呢?”

我急了,直接抓住张静林柔软的肩头道:

“你又说这话!什么还不还的,不是说好我给你写歌你来唱吗?你现在这么说,是觉得我的歌不好?还是觉得我这个人不行?你这么说,我这掏心窝子的话真是白说了!”

她见我情绪激动,赶紧摆摆手道:

“不是这样的,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那我把这首歌送你,你接受吗?你要是不要,就是看不起我!”

张静林还是犹豫了几秒,但还是点头答应了,我见她同意了,轻松的笑笑:

“那好,等我一会回寝室,我就谱子抄给你,对了,我还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张静林笑笑,歪着头对我说道:

“你这个人,刚送出东西就想要回报吗?好好好,我都依你,你给我这么好的一首歌,除了本姑娘,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哈哈,没那么严重,我想去买点东西,但我是个路痴,想让你给我当个导游。”

“嗨,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包在我身上,哎~等一下,现在就去吗?”

“可以,你有事情吗?”

“我跟沈琳约好吃早饭来着,但你这么说了,我先跟你去好了,中午跟她好好说说,她应该不会怪我的。”

“那好,我把吉他放回去,你在我们宿舍门口等我好了,我请你吃早餐!”我先回去,你慢慢走就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