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张 争执与保护(1 / 2)

“等他醒了再问问他怎么回事。”

“先让他歇歇吧,奇兄弟在这水里趟了半天,也够他受的了,等他明天好些,我带着他给你们解释。”

“我现在就去找王导,直接把他开除!咱们剧组不能养一个流氓!”

“先别跟王导说,等咱们问清楚了再找也不迟,没准是他和晓旭闹着玩呢,别因为这点小事打扰王导了。”

“闹着玩?亮哥,你比我大,我敬你一声亮哥,也没有你这么护犊子的吧,哪有闹着玩直接上去抱人家的?晓旭还是大姑娘,传出去让人怎么办?必须开除!”

“开不开除,这不是咱们说的算的,人走人留,还要听大家的意见。”

“晓东哥?你怎么也向着他说话!”

“别吵了!”

……

嘈杂的人声令我无法继续安睡,我吃力地睁开眼睛,发现床前围满了人,高宏亮、陈洪海、吴晓东、马广儒、侯长荣还有杨俊勇,后面还有两三个人看不清容貌,我想跟大家挨个打声招呼,想撑起自己的躯干,身体却不争气,手臂发软,还没起来就又倒下了。

“奇兄弟,你醒了?感觉怎么样?”高宏亮见我醒了,风风火火的跑到我旁边,关切地问我,陈洪海和吴晓东见了我也往前凑了几步。

“高大哥,我没事,谢谢你。”我用虚弱的手臂拍了拍他的肩膀,想向这个世界里第一个对我表示关心的人致以敬意。

“他醒了吧,审他!看他能说出什么东西来!”

“放屁!审什么?他是犯人吗!”高宏亮霍的站起来,怒视着马广儒,他背对着我,遮住了我的全部视线,那一天,瘦瘦高高的他却给我留下了一个极其雄壮而宽广的背影。

“亮哥!你这是在犯错误!你千万不要和这种人同流合污!他就是个臭流氓!”

“你再骂一句?他是我兄弟,你骂他就是在骂我。”

“亮哥!”

我不知道这具躯体在我到来之前,究竟为眼前这个为我挡下一切的男人做过什么,此时此刻,我的眼眶湿润了,我的内心只有对这个男人的无限尊重和景仰,我拽着他的手,用力的晃了两下道:

“高大哥,是我做错了,你别跟他们吵了…”

高宏亮头都没回:“你是做错了,但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来说你!”

马广儒被高宏亮这一通夹枪带棒的讽刺激怒了,他扬起手指着高宏亮的鼻子道:

“高宏亮你什么意思,我这也是为了剧组好,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剑拔弩张,气氛瞬时变得焦灼起来,吴晓东看高宏亮怒气冲冲的撸起袖子,感觉再拖下去大事不好,和侯长荣一人一边拉开了高马二人,吴晓东紧紧的抱住高宏亮,一边让侯长荣赶紧把马广儒拉出去,旁边的几个人也都去帮忙,这一伙人出去后,吴晓东顺势把门一锁,除我之外,屋里只剩下他和高,陈三人,高宏亮见人都散了,叹了一口气,拿了一根烟去角落里抽去了,洪海和晓东一人拿了个马扎坐在我的床边。

“就剩下自己人了,说说怎么想的吧。”吴晓东先发了话,陈洪海在一边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这个…”我想说些什么,却感到语塞,马广儒其实说的不错,按照我刚才做的事,我其实就是个流氓。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啊,你是喜欢晓旭吗?”

“洪海哥,我不仅是喜欢她,我爱她,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我一字一顿的说着,一本正经的样子把三个人都逗笑了,高宏亮撇撇嘴,继续抽着烟,陈洪海吸了吸鼻子,问道:

“佳奇啊,我记得你以前也没这想法啊,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剑月和沈琳那样成熟的吗,怎么突然就喜欢了?”

还没等我说话,吴晓东瞪大了眼睛道:

“你小子还打过沈琳的主意?”我突然想起来,吴晓东最后是和沈琳结了婚的,我赶紧改口道:

“洪海哥记错了,记错了!我说的是邓婕!我喜欢剑月和邓婕那样的,不是琳姐,哈哈…”

我尴尬地笑着,陈洪海此时有点犯糊涂,但也附和着我不住的点着头。

“行了,别扯淡了,事已经出了,听张莉说,晓旭哭了半天,估计心里也挺难受的,你想怎么办。”

我低下头一言不发,倒不是我在逃避,而是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小子能不能像个男人似的!干了就别怕!天塌下来,也得扛起来。”半天不语的高宏亮用力的把烟拧熄在烟灰缸里,大步流星的走到我跟前继续说道:

“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理由,事情已经发生,找再多的借口都没用,听我的,拿着这些钱,去给晓旭买点吃的用的,跟她道个歉,好好说说,她要是能原谅你,啥都好说,她要是也不依不饶的,谁也救不了你,我也得跟着沾包,我一会就去找邓婕,让她帮你说几句好话,就这么着吧。”

高宏亮的声音是那么中气十足,字字铿锵,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毋庸置疑,他边说着边点给我两张蓝色的十元大票,还没等我喊一声谢谢,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屋子,屋外的侯长荣见门开了,走进屋想听听情况,走到高宏亮刚才抽烟的地方坐下了。

“就照亮子说的办吧,你现在病还没好,再躺一天,等明天我跟你一起去,今天你躺着没事,好好想想怎么跟晓旭说,起码得编点合适的理由,大不了你就说你喝醉了,酒后乱性,可千万别跟她说你是因为喜欢她,如何如何的,你自己掂量着办,我走了,洪海你看着他点吧。”

陈洪海点点头,把钱叠好塞进我的枕头下,吴晓东说完了拿起外套准备出去。

“谢了晓东哥。”我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

“没事,休息吧你。”

吴晓东走了,侯长荣放下手里的那本《人生》走到我床前刚想问问情况,就被陈洪海一把拉走了,他转身回去,摸了摸我的头道:

“你还有点发烧,我一会给你买点退烧药,现在天也不早了,我去小吃部给你弄点好吃的,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不用了洪海哥,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我拍了拍他的手,他轻轻地点点头道:

“桌上茶缸有泡好的茶水,喝完睡一觉吧,等我回来叫你。”说完便抄起一个银色的饭盒和一个军绿色的挎包,拉着侯长荣一起走了出去,还替我关了灯。

屋子里拉上了窗帘,在没有照明的情况下暗得惊人,我睁着眼睛却没有感受到睁着眼睛的任何效果,但我还是不愿意闭上眼睛,因为我感觉一闭上眼睛,人就仿佛进入了睡眠状态,而睁着眼睛,无论你眼前是多么黑暗,你总是清醒的。

我不知道时间,但却有夜深人静的感觉,我的身体疲惫衰弱,我的大脑却精力旺盛,我开始思考今天的一切,我深深地感觉到,80年代的人们似乎携带着一种时代的光芒和气息,他们的灵魂里蕴含着一股纯净的善意与奉献精神,朋友之间的感情也比现代社会更加的纯粹,宏亮哥和洪海哥,甚至晓东哥对我的保护都让我感动不已,在那一刻,我便下定决心,在他们有需要的那天,一定也要帮助他们一次,尤其是宏亮哥,这次是真的为我操劳太多,想到这,我又想到了晓旭。

到底该跟她怎么说,我完全没有头绪,我甚至想跟她说明一切,但仔细想想,这种不着边际的话,再浪漫的人也不会相信,何况我和她只有一面之缘,说的话更是没什么分量,心里很乱,想了很多,身体感觉好了不少,思想却又变得沉重,我突然感觉一阵疲倦,闭上了眼睛。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