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意外(1 / 2)

愉悦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我们边吃边聊,一顿饭足足吃了三个小时,从黄昏吃到夜深,八点多才离席,结了帐,只花了3元钱,相当于这顿饭都是张静林帮我从书店老板嘴里抠出来的,我想着,以后有机会再请她来这吃一次。

饭庄离宿舍不算太远,虽然天黑了,但有我这个大男人陪着,三个姑娘还是有说有笑的,一点也不担心,年轻人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跟她们聊着谭咏麟、周润发、张国荣的各种奇闻轶事让我深深的感受到了那个时代的脉搏,我生来就是个怀旧的人,活在21世纪的我,时常感觉和身边的同龄人缺少共同语言,我穿越三十余年的光阴来到这里,却与这个时代的丝毫没有代沟,这种感觉就像是在雨夜相逢一个情投意合的知己,幸福而美妙。

我将三个姑娘送到宿舍后,跟她们道了别,刚转回身准备回去,却突然被人一声叫住,我回头望去,是晓旭。

“你这就走了?”

“今天太晚了吧。”我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但已经八点多了,我觉得再出去不太好。

晓旭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道:

“那你走吧,不过你这算欠我一次人情噢。”

“嘿,这倒成我的不是了,我是怕你害怕,你要去,我就陪你。”

“哼,一言为定,等我去给你拿吉他。”

晓旭说完蹦蹦跳跳的和袁玫张莉跑了回去,我在门口等她,心里却直打鼓,这么晚了,且不说大晚上,该去哪唱还不能打扰别人,就是被人撞见也不好啊,我知道红楼梦剧组禁止谈恋爱的规定,晓旭此时还没选上黛玉,要是因为这点小事打乱了她演黛玉的计划,我可成了千古罪人。

没多久,晓旭便跑出了门,瘦削的身子后背着一个硕大的棕色吉他,显得特别有喜感,她左手还拿着一个墨绿色的小本子,右手拿着一个长长的金属手电筒,我见了赶忙站起身,接过吉他背在了自己的悲伤,和她并排站在一起。

“走吧!东西都给你拿好了。”

“去哪啊?”

晓旭东张西望了一会,又看看我道:

“我也不知道。”

“那你就叫我出去?”

“要不…要不你去我们宿舍吧,我们宿舍的人都喜欢听你唱歌!我走的时候她们还叫我学会了教她们唱呢!”

“不行不行,这么晚了,我一个大男人呆在你们女生宿舍算怎么回事,再说,也扰民不是,隔壁给咱俩举报了,咱们俩都吃不了,兜着走,绝对不行。”

“那…怎么办啊。”

晓旭咬了咬嘴唇,低下了头,双手握在了一起,显得局促而又无助。

“我真是很喜欢那首歌…我希望早点能学会…就…”

我看着她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思考了半晌,突然想到今早和张静林去的那个小亭子,早晨去的时候就没人在,估计晚上更没人在。

“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带着️她,借着我残存的记忆追溯我曾走的路,路上很黑,老式手电筒的照明效果极为有限,路上覆盖着大小不一,密密麻麻的鹅卵石,白天还好,晚上光线不足,一路上磕磕绊绊,虽能依稀看得清路,不至于摔倒,但还是大大拖慢了效率,本来五分钟的路,我们俩互相帮衬着还是走了十几分钟。

“马上到了,就是那!”

“嗳。”晓旭轻轻应了一声,跟我一同穿越最后的小径,她不自觉的小跑起来,我也不由得跟住她的步伐,就在我们即将到达凉亭时,突然听到了有人交谈的声音,我俩急忙关掉了手电筒,不约而同的蹲了下去,循声望去,亭子里果然有两个人,我们俩相视一笑,悄悄地蹲下,慢慢的蹭了过去,两个人还没发现我们的存在,还在自顾自的聊着天:

“今天的事情,我听宏亮说了,谢谢你了。”一阵男声传来,这声音非常熟悉。

“没什么,你特意嘱咐我的事,我怎么能忘呢?而且你说巧不巧,我们寝室四个,好像都不约而同的受了别人的委托,今天都莫名其妙的帮佳奇说话,我们四个一开始都想着怎么把剩下三个人拉拢过去,结果最后发现,谁也不用拉,大家想的都一样。”

我的室友只有四个,而在这个阶段就和女孩子约会的不是吴晓东就是侯长荣。

“这怎么回事?邓婕我是知道的,高宏亮去找过她,可是沈琳和张静林是怎么被策反的?”

既然提到了沈琳,那这两人必定是侯长荣和陈剑月。

沈琳估计是吴晓东安排的,唯有张静林,是完全自发为我造势,想到这,心里再次感谢她。

“这我也不太清楚,可能佳奇也托人找过她们吧。”

晓旭突然掐了我胳膊一下,我疼的差点没叫出来,她低声对我说道:

“敢情那些人都是你找来忽悠我的?”

“她们都是假的,只有我是真的,这就够了。”我说完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再听听他们是谁。

男人继续说道:

“可能是吧,反正最后结果是好的,皆大欢喜。”

“佳奇准备了那么多,特意买了晓旭喜欢的东西,还写了那么好的一首歌,女孩想不感动感动都难,他唱歌的时候,别说晓旭了,我都有点激动。”

“是吗?他今天还唱歌了,我记得他平常都只弹吉他而已,很少在寝室唱歌,很好听吗?”

“他没给你们唱过吗?这歌不仅好听,他唱的也非常棒,而且这歌的词曲都是他自己做的,写的都是晓旭的经历,他说这歌他作了半年之久,看来他真的很喜欢晓旭。”

听到这,我有些紧张,回头偷偷望了望晓旭,借着月色,我仿佛看见她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我冲着她摆摆手,想退回去,我怕他们在说些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晓旭一动不动,还用手把我的头扭了回去,不让我看她,我只得继续望着阴影中的两个人。

“是吗?我不记得他有这种想法,我还以为他那天是见色起意,但其实他本来很老实的,哎呀,说实话,自从那天他掉进水里之后,我感觉他就像变了一个人,很多地方都不太一样了。”

“人确实是会变的,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不,还是有的。”

“是什么呢?”

“我对你的爱。”

“唔。”

我真切的听见一个女孩的嘤咛,同时看见两个人影缠绵在了一起,我一惊,赶忙回头看着晓旭的反应,她大大的眼睛在月光下闪闪发光,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两个影子,我赶忙捂住她的眼睛,没想到这一下用力过大,晓旭直接失去了重心,一下子坐倒在了地上,轻轻的喊了一声哎呀,声音很小,但在寂静的夜晚还是显得无比刺耳。

“谁!?”

侯长荣大喝一声,飞快的冲出了凉亭,我见状想拉起晓旭逃跑,结果她连叫着不行不行,这一耽搁的功夫,侯长荣和陈剑月已经站在了我俩的面前。

“李佳奇?陈晓旭?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哈哈哈,长荣啊,好久不见啊,今天天气不错啊。”我边扶着晓旭,边说了一通不着边的话,结果晓旭依旧不敢动,场面也更加尴尬。

“我崴脚了…”陈剑月听了,从侯长荣身后闪身而出,蹲在了晓旭旁边,轻轻的把她的裤腿拉了上去,鞋子也脱了下来,我赶忙打开电筒给她照亮,她仔细的看了看后说道:

“没什么大碍,稍微扭了一下,回去抹点药膏或者贴个膏药,明天估计就好了。”

“好,谢谢你了,剑月,那我现在就带她去上药,你们继续吧,抱歉了。”

陈剑月的脸嗖的一下红的像苹果,转过脸去不说话,侯长荣走了过来,把我的吉他接了过来,又把晓旭的本子整理好道:

“我们跟你一起去,把晓旭送回去,也有个照应。”

我点了点头,拎起了晓旭的鞋子,陈剑月走到我身边接过鞋子和手电,帮我们打着光,我把右手伸到了晓旭的颈后,还没等我伸左手,晓旭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继而用手不断的拍打着我的胳膊,嘴里直喊着不行,我一时困惑不解,只好停下了动作。

剑月看见了,赶忙对我说道:

“你背着她就好了。”

我一下子明白了,飞快的蹲到了晓旭的面前,侯长荣和陈剑月一人驾着一边,把晓旭抬了起来,放到了我的背上,她的体重非常轻,根本感觉不到什么重量,我慢慢地站了起来,和晓旭一齐向他俩道了谢,四个人一同往回走。一路上我们向他俩解释了来这里的原因,侯陈二人也和我们讲了他们的感情,深受感动的我和晓旭对他俩作了保证,绝对不告诉任何人。过了男寝,侯长荣帮我把东西拿了回去,我和剑月一起把晓旭送到了女寝门口,跟看门的阿姨通报了一声,我走了进去,把晓旭送到了屋里,开门的是胡泽红,见我背着晓旭,她急忙让出一条路,嘴里大声喊道:

“晓旭这是怎么了!”

这一嗓子震的我耳膜生疼,我顾不上别的,赶紧往屋里走,几个室友七手八脚的替她收拾被子和床,我慢慢的把晓旭放到了床上,袁玫替她盖好了被子,还找了一个枕头把她的腿垫了起来,晓旭白皙的足部裸露在外边,修长而圆润,极具美感。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