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总是在路上(1 / 2)

经过了一夜的奔波,我睡的很沉,我做了一个神奇的梦。我身处于一个巨大的森林中,树木浓密的惊人,各种植物相互依靠,紧紧依偎,形成了一片绿色的海洋,在光的反射下产生了耀眼的绿光。我慢慢往里走去,发现一个硕大的山洞,我刚探头进去,就发现一只墨绿色的蛇冲出了洞,我撒腿就跑,但最后还是被她缠住了腿,很奇怪的是,这条蛇并没有咬我,而是一直在问我什么问题,我听不清什么,只是一直说着对不起,她就一直用尾巴打我的脸,打了好一会,我醒了,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原来是吴晓东在轻轻拍我的脸。

“臭小子,终于醒了!”

我依旧睡眼朦胧,还是很困,我翻了个身,又闭上了眼睛,问道:

“你要干嘛…”

“嘿,你怎么又睡了!不是说好今天咱们和李耀宗去买灯吗?快起来,都九点多了。”

人生最快乐的事,就是某件困扰着你的事突然消失,就好像突然取消的考试,又或者是因公取消的加班,而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本来空闲的时间,被一项突如其来的任务占满,而此时的极度需要休息的我,就遭遇了后者,我很痛苦。

我抱着最后一丝微薄的希望,用祈求的眼神望着吴晓东:

“晓东哥哥,能不能…不去…”

吴晓东笑笑,一把掀起我的被子道:

“不行!”

我就这样在迷迷糊糊之中,刷牙洗脸穿衣服,然后被吴晓东连拉带推的揪出了宿舍,把我塞进了一辆白色面包车里后,他自己也跳上了车。车里总共三排座位,我坐在第二排,第三排没人,我探头看了看第一排,主驾驶空空如也,司机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副驾驶坐着一位中年男子,正当我看着他的后脑勺时,他忽的回过了头,那张脸我一见便识,是李耀宗,只是当时的他还比较年轻,跟我在红楼访谈里老成持重的他不同,此时的他散发着一股活力与朝气,他的表情很严肃,问我道:

“要买什么灯,你想好了吗?”

“啊,这…”我根本不知道要干嘛,一时语塞。

“没想好也没关系,一会到地方看看他们有什么,再决定也不迟。”李耀宗说完,回过头去,望着远方若有所思,吴晓东看了看表,又从车里走了出去,我还是很累,见没人理我,直接把头歪在一边继续打盹儿。

没一会,我又感觉有人在拍我的脸,又是吴晓东,他叫醒我后,拿着一大兜包子让我挑,我随手拿了两个,没几口就吃完了,又喝了他给我的矿泉水,这么一来,我倒也精神了不少,我转头看了看四周,车里又上来了好几位男性,两个年轻一点,看起来跟我差不多,还有一个年长一点,好像比李耀宗还大些,见我回头,两个年轻人不约而同地喊了声:

“李哥!”

年长一点的先生也跟我挥了挥手,我有些惊异,但还是跟他们客客气气的打了招呼,没想到我在这里的地位还挺高,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位端庄大方的女士坐在我身边,看起来比我略大些,她的穿着很时尚,头发盘成了一个圆髻,看着干净利索,她见我盯着她,转头冲着我笑笑,我才认出,是饰演李纨的孙梦泉,我见状也不好再看,只得冲她摆摆手歉意一笑,再次扭过头,望向窗外。

“人齐了吧,那咱们走吧。”司机问了一声,得到李耀宗肯定的回答后,车子忽的启动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下启动急促而有力,面包车就像被什么东西踢了一脚,直接弹出去了,车里的人都像被一双大手突然按在了座位上,不约而同的紧靠在椅背。

车子运行了一会开始趋于平稳,大家开始聊起了天,只是没人跟我说话,摇摇晃晃的车体使人更加容易入睡,况且我素有晕车的毛病,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长途乘车中我基本上都会尽快入睡,这样就可以避免晕车的痛苦,我再次把头靠在一侧,闭上了眼睛。

一路上我都没有真正睡着,但大家见我倒着,也都心照不宣的降低了音量,着实让我感动不已,旅程很短,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车开进了某个单位的后院,墙上什么标志都没有,显得光秃秃的,令人无法分辨身处何地,我的身体还有些发僵,我下车运动了几下,感觉血液才又流进了血管里,我扭了扭脖子,问道:

“晓东哥,这是什么地方?”

吴晓东看起来有些疑惑,弹了弹我的脑门道:

“傻小子,睡糊涂了?八一厂都忘了?以前去那么多回,现在倒不记得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