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懂事(下)(1 / 2)

小许说她很早就猜到了我和小曦的结局。小曦曾经跟她聊起过我,她说小曦其实曾经很努力想爱上我,但到最后都做不到,止步于喜欢,但喜欢,并不是爱。小曦曾经问过她,为什么他那么好,那么让人温暖安心,自己却怎么也做不到卸下心防去坦露心事,去贴近他,去依赖他?我悲哀地想,也许她离开是因为找到了另一个可以依赖的人。

再后来,我也换了工作准备带着仔仔离开这个城市。搬家那天,从来都不护食的仔仔突然一改往日温顺的性子,只因为我准备端走只剩几颗狗粮的盆子,它突然不断威胁式地龇牙,喉咙里翻滚着低吼声,一次次发疯一样地扑过来想要撕咬我。我随手拎起打包了衣服地一个尼龙袋,一次次打退它。最终,我坐在床边,膝盖留着血,仔仔趴在房间一个角落怵怵地看着我。

人有时会突然崩溃,我就是在那个瞬间,生活里那些难过的碎片如同落叶一样哗哗全部倾倒在这个房间里,我觉得自己就是北风里一株老树干,连根须都冷得颤抖不已。我不理解,小曦为什么会离开,我不理解,仔仔为什么会发疯,我爱错了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的整个世界都在瓦解。

拿出牵引绳,仔仔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又开心得摇着尾巴跑过来让我挂在项圈上,急急忙忙催促我带它出门。

我带它出了门,去了宠物医院,把牵引绳交给小许,转头离开,没有回头。

最终是,小曦离开了,我也离开了,仔仔回到了宠物医院小黑屋,谁都没有在一起,似乎是我和小曦的故事也不曾发生过一样。

后来,在新的城市里,我又抱养了一只边牧取名叫诺诺,出生23天就抱回家,我陪着诺诺长大,从喝羊奶到吃狗粮,从糯糯的小毛球变成上房揭瓦的小恶棍。爱诺诺的同事很多,常有人来看它。有次聊天就提到了仔仔,一个女同事问我有没有想过仔仔为什么会发疯,我说仔仔不是我从小带大的,可能像一只养不熟的狼,早晚会有露出獠牙的那天,幸好没带过来。她说,狗其实都通人性,狗老了大多都自己找片远离家的地方死,不愿主人看到伤心。她问,仔仔被抛弃过一次,是不是那时觉得你收拾东西又要抛弃它?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