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笑容(上)(1 / 2)

题记:我只希望,我是哭着降生,但可以笑着死亡。

每个人一生都要经历很多次生死离别和不堪回首,仿佛人间走一遭,就是为了历经这一次次的跌落地狱,有时觉得,坚强和责任也不过是铺天盖地的痛苦后给自己的一个活下去的借口。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舍得的、舍不得的人终究有一天都是同一个结局,想起这个,反而觉得有些许安慰。

这个故事,经历过太多生死离别和还在仰望深渊的人,我希望你跳过去,因为把你拽回地狱,强制你回顾爬过来的鲜血淋漓的路太过残忍,我不会安慰你,因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同样,你被刺痛时没有人会为你哭,我也不会。

瑶瑶是我的朋友,她在天堂,俯视我很多年。有时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莫名地羡慕她,可以永远停留在16岁。

我们的故事,开始于切割皮肉时鲜血淋漓的解脱感。她是我的领路人,但她有勇气面对死亡,我被她的死亡吓懵了,丧失了去死的勇气,所以,苟延残喘到今天。

已经忘记了她为什么压抑,我只记得我的原因。

因为我的父母都是老师,还故意兼任了我的班主任,初一开始我就失去了交朋友的权利,失去了懵懂心动的权利,甚至失去了说话和表达的权利。这个感觉可能没几个人能理解,我深深地依恋着我的父母,但她们剥夺了那个年龄的我的所有憧憬和美好,我觉得,他们想要的优秀孩子我永远也做不到。生性自由和奔放的我,被日复一日积攒起来的委屈和绝望充斥,在堆积的书本里,扭曲、混合出一个随时能毁天灭地的灵魂。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