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危险异端处理局(88w加更)(1 / 2)

背后婴儿房里的小婴儿的哭声尖利地响起,季安的脸色一变,然后很快变得更加绝望和崩溃。

“有小孩儿?”刘佳仪微微侧了一下头,她听声辨位的能力一直都很强,很快她就下了判断,“在屋子的最后一个房间里,应该是苏恙的孩子。”

季安大脑一片空白,她来不及仔细思考,转身就跌跌撞撞地疯跑进了婴儿房里。

她颤抖着手锁住了房,转身抱起了婴儿,呼吸急促地在房间里左走右走,眼角溢出惊惧的眼泪。

她推开窗户,对着空无一人的街道撕心裂肺地大吼:“有人吗!救命啊!有人吗!求求你们了!”

没有任何人回应季安。

她歇斯底里地把脸埋进婴儿的襁褓里痛哭,手却捂住了婴儿的耳朵,不断地亲吻安抚被吓到的小婴儿:“没事,宝安心睡,妈妈在,妈妈不会让你有事的。”

背后被她抵住反锁住的咔嚓一声,发出了锁被钥匙插入的声音,然后缓慢转动了起来。

季安呼吸停滞住了,她抖着手摸进了自己的睡衣口袋,婴儿房的钥匙她也放在了里面。

现在就和手机一样,消失不了,被那两个人人偷走了。

季安长长地抽噎一声,满脸是泪,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婴儿房的缓缓地打开了。

里面空无一人,只有婴儿床的铃还在叮铃叮铃地响。

牧四诚奇怪地咦了一声,他环视房间一圈,又弯下腰看了一下床底:“人呢?我明明看到她跑进了这个房间里。”

刘佳仪抬手止住了牧四诚往前走的步子:“呼吸声还在。”

她半阖着眼“巡视”听了一圈,然后抬头“看”向窗外,“人在窗户外面。”

“窗户外面?!”牧四诚惊了。

他上前拉开窗户往外面看去,转头就看到抱住婴儿跪在空调外接热器上的季安和她死死抱在怀里的小婴儿。

夜又冷又烈,把季安的白色妇睡衣吹得鼓胀摇晃,她看起来就像是随时都要被吹落的一朵蒲公英死死地抓住自己的籽,眼泪从她眼角大滴大滴地滚落。

季安眼眶通红地和牧四诚对视着,她咬牙,就像是一头要被抢走幼崽的母兽一样龇牙威胁牧四诚:“就算是我抱着孩子跳下去,我也不会被你们抓住用来威胁苏恙的!!”

牧四诚一个头顿时两个大:“大姐,我们暂时还没有这个意思!当然我们不否认可能后续有这样的安排,但我们主要是想找苏……”

正说着,季安摇着头警觉地往后跪退了两步,老旧的空调热机的螺丝生锈拧转,在季安往后退的时候就突然往一边倾斜倒塌,她惊慌失措地往楼下跌落。

但刚刚还说要抱着孩子往下跳的季安在生死一线的时候,下意识的反应却是想要把自己怀里的婴儿包裹往牧四诚那边送。

她眼神绝望又充满乞求,声音哽咽:“求你!救下我的孩子!”

牧四诚瞳孔一缩,他运动神经反射极快地一只脚勾在窗户上,目光凌厉地伸出另一只脚稳稳勾住往下塌陷的空调架子避免砸到孩子和季安。

压在脚踝上沉重的重量让牧四诚额头的筋蹦出,他贴在外墙上,一只手抓住窗边,一只手圈住了往下落的季安的腰部。

“靠!”牧四诚满脸涨红了,颈动脉都因为用力过度在快搏动,“你好重啊大姐!!”

季安怀里的婴儿包裹在牧四诚这样一扯一拉之间已经松开了。

婴儿懵懵懂懂,还有点开心地咿呀几声,动了动小手小脚,从包裹里缓慢地滑脱下去。

”操!“牧四诚目眦欲裂看向那个缓慢往下滑脱的婴儿,但他已经没有手可以够了,“你抓稳你孩子!”

“咿呀!”婴儿从包裹里彻底滑出。

小婴儿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从半空中滑落,手脚一张一合似乎想去抓妈妈的手指,她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睁着天真的眼睛往下掉落。

“孩子!!”季安转身竭力伸手去够小婴儿,她脸上表情看起来要疯了,脸上全是泪痕,“我的孩子!!!”

刘佳仪越过牧四诚,单手撑着窗户毫不犹豫地翻了下去。

牧四诚惊道:“刘佳仪!喂!你看不到的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